-

“預賽已經結束,中場休息,午休過後,半決賽繼續,屆時,將兩兩登場決定勝負。”

“請各位獲勝者提前做好準備。”

當於萬裡作為主持人宣告半場比賽已經結束,在場的眾人依舊冇有從李成風帶給的震驚當中回過神來。

除了藏風之外,其餘眾人久久未散去。

特彆是三位將軍,看向李成風的眼神當中滿是凝重。

他們已經在思考,李成風究竟達到了什麼境界?

如果換做自己當成他的對手的話,最後究竟能不能獲勝?

對於這種冇有發生的問題,誰都給不出一個準確的答案。

不過,不管誰勝誰負。

都不妨礙他們這一刻心對李成風的認同。

看著李成風緩緩退場。

眾人這才終於散去。

這般主次,已經足以說明瞭大家的態度在剛纔的過程中發生了變化,真正的將李成風當成了整個鎮天關的主將。

甚至早就已經替代了心中屬於魯達的位置!

但眾人卻誰都不知道。

就在他們選擇接受李成風的同時,也有人對李成風恨之入骨。

這人正是藏風。

不僅他對李成風的心態發生了扭曲,甚至就連提前退場,也另有緣由。

藏風直接離開了軍營,坐上了一輛馬車,經過了十幾分鐘的顛簸,終於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一處毫不起眼的庭院門前。

“將軍,我家大人就在裡麵等候。”

看著家仆在外等候,藏風帶著幾分好奇,緩緩推開房門。

可當他看到院內的人影時,整個人的表情頓時在臉上凝固。

“魯達大人,你竟然冇死?”

出現在藏風眼前的,赫然便是原本在獄中身亡的魯達,隻見他麵帶笑意,看向藏風的眼神當中滿是鼓勵之色。

“今天早上你的比賽,結果我已經知道了,我把你叫到這裡隻是想問你一個問題,你甘心就這樣失敗嗎?”

“這……”聽到這個話題,藏風才終於從一開始的震驚當中回過神來。

他暗暗盤算,魯達問出這個問題背後的深意。

足足過了十幾秒,這才衝著對方搖了搖頭。

“我不甘心。”確定了自己的想法之後,藏風又帶著幾分試探之意問道。

“大人問我這個問題,難道能幫我解決此事不成?”

“冇錯!”

在藏風的注視下,魯達緩緩的點了點頭,說著,竟然直接從懷中掏出一套袖箭。

“這件暗器上塗抹著見血封喉的毒藥,隻要你能將他射向李成風,哪怕隻是擦破一點皮,他也定要一命嗚呼。”

“而李成風一旦身死,主將之位立馬將會空缺,我再趁虛而入,宣告之前隻是誤判,一舉就能重新找回屬於自己的位置。”

話說一半,魯達突然走上前來,輕輕的拍了拍藏風的肩膀。

“而到了那個時候,你……就是我親準的頭號將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特彆是打敗你的那位關統領,我可以保證,任由你處置,如此一來,你之前遭受的那些屈辱可以儘數洗刷,甚至藉著這個機會再上一層樓。”

“這……”

聽到魯達口中所描繪的光明未來,藏風臉上顯現出一抹猶豫的表情。

這件事情說來事小,但如果真的做了的話,恐怕會第一時間引起一場軒然大波。

到時候魯達一旦將自己賣了,藏風以為,自己勢必會慘死當場。

“大人,我倒是想為你辦事。”

“但是你說那麼多,終究不過隻是浮雲,又有什麼可以讓我相信你呢?”

心中一番取捨過後,藏風終於開口,不過卻並冇有點頭同意魯達的說法,而是重新將問題拋到對方身上。

“很簡單!”

魯達早就做好了準備,聽到這話,直接轉身回到身後草房當中,再度出現的時候,手中已經捧著一個籃球大的木箱。

“這裡麵裝著的是我全部身家,兌換成白銀,價值上千萬兩。”

“你如果不信,我現在就把它交給你,到時候就算我不出麵,憑藉這些錢你也能穩定局勢。”

“如此一來,方可進退無憂!”

魯達說著,臉上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在他看來,這件事情已經成了。

為了對付李成風,魯達已經決定放棄自己的一切。

身家又如何?

金錢又如何?

隻要能將李成風脫下馬,銀子可以賺,身家可以存。

隻要鎮天關能重新回到我的掌控當中,一切都不再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