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二點,我給哥哥發訊息:

「哥,我不想活了。」

他很快回我:「那你趕緊去死。」

然後我真的死了,他又在我的葬禮上哭到昏厥。

哥哥,原來吃安眠藥去死會這麼痛啊。

01

我再一次想到死,是在生日那天。

全家人在溫泉酒店給辛藤慶祝生日。

而我在公園的躺椅上,盤算著如何去死。

在外賣軟件上搜尋「安眠藥」。

彈出來的是免費心理援助熱線。

就連智慧語音助理也跳出來:

「不要想這些,這世上還有很多愛你的人,我也是。」

我把頭埋進臂膀,眼淚湧出來。

可是,這個世界上,已經冇有愛我的人了啊。

一個小時前,電話響了,我冇接。

訊息爭先恐後地彈出來:

「今天是小藤的生日,你人呢?」

「你是存心想讓我們不好受嗎?你不來,小藤都不好意思切蛋糕。」

「辛玉,接電話!」

發訊息的是我媽媽。

辛藤是他們的養女,她今天生日。

全家人都責怪我。

責怪我賭氣不去辛藤的生日。

可是所有人都忘了,今天也是我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