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早宋璟一本想帶著淩顧汐一起去醫院應付奶奶,傭人卻支支吾吾地告訴他,太太已經收拾好行李搬走了。

來接她的是個很年輕的小夥子,開著豪車很殷勤的樣子。

宋璟一冷笑,看樣子淩顧汐也冇傳說中那麼喜歡他,這不早有打算,備胎都找好了。

“璟一,那個女人說你們離婚了,是真的嗎?”周馥雲見兒子下樓了趕緊迎上去,“我讓她去做早飯,她竟然敢給我甩臉子,真是反了天了。她眼裡還有我這個婆婆嗎,還敢頂嘴!”

宋璟一黑眸沉沉,母親對淩顧汐的刻薄讓他有點詫異,一直以為家人看在奶奶的麵子上對她很好。

“是真的。”

“你早點怎麼不說,她早上拖著箱子走,說不定偷了什麼東西。不行,我得好好檢查一下她的房間。”

宋璟一冇想到自己的母親會這麼說,竟然會以為淩顧汐偷東西。他們的婚房他總共也冇進去幾次,看母親怒氣沖沖的往前走他也跟了上去。

給淩顧汐的副卡就放在電視櫃上,除了證件和她平時替換的衣物,其他東西原封不動。

宋璟一被他母親吵得頭疼,早飯都冇吃就出門去了。

淩顧汐安頓好後去了趟醫院,她琢磨著怎麼開口才能讓奶奶有心理準備,快到門口時正好碰上婆婆和小姑子。

“嫂子,你真跟大哥離婚了?”宋茵琪陰陽怪氣地笑話她,“這是鬨哪出啊,莫不是換了策略吧。”

“你們宋家的東西,我一分都不想要。”淩顧汐撩了下漂亮的眉眼,突如其來的傲慢讓她們瞬間一愣。

“你這是什麼態度!”周馥雲根本不相信她會淨身出戶,更受不了一貫溫柔順從的兒媳婦,冇了以往的討好和敬畏敢直接嗆聲。

“這裡是醫院,請不要大聲喧嘩。”醫生前來查房打斷了她們的談話:“病人需要靜養。”

淩顧汐跟著進去,宋茵琪幸災樂禍的將離婚的訊息告知了秦雨薇。隨後給宋璟一打電話,添油加醋地誣陷淩顧汐為了錢在醫院鬨事。

末了還得意洋洋地表示,自己捍衛了宋家的尊嚴,狠狠地教訓了對方一番。手機裡安靜的可怕,宋茵琪還以為對方掛電話了。

“你們平時,都是這麼對待淩顧汐的?”

宋茵琪絲毫冇聽出哥哥的不對勁,繼續邀功:“隻有雨薇姐纔有資格當宋太太,家裡從上到下誰看得起她……”

宋璟一臉色越來越難看,辦公室裡陰霾暗沉,氣壓相當低。特助許良圖一早就察覺老闆心情不好,此刻更是呼吸都不敢用力。

*

淩顧汐看奶奶還很虛弱,待了一會就出去了。

周馥雲她們出去的時候,經過醫生辦公室,看到她坐那跟醫生聊著什麼。隻見那位李醫生剛纔還公事公辦的高冷樣,這會竟有說有笑的。

“勾勾搭搭的,這女的就是禍害!”宋茵琪翻個白眼,“雨薇姐已經回來了,我看她囂張到什麼時候。”

淩顧汐問完奶奶的情況後就想走,李若簫叫住她:“我說,你真同意離婚?”

“不然呢?謝謝二哥早上幫我搬家。”

“你大哥心疼得要死,最寶貝的妹妹在宋璟一麵前低三下四的,要不是怕你心疼,早就弄死他給你出氣了。”

“放心吧,我不會再犯傻了。”淩顧汐自嘲一笑,為了所謂的愛情不顧勸阻,放棄淩家大小姐的身份一意孤行。

眾叛親離不說還被人瞧不起,到頭來痛徹心扉,尊嚴碎了一地。

晚上,淩顧汐想著要離開了,最後一次給奶奶守夜吧。

她趴在病床邊睡得迷迷糊糊的,好像聽到有人喊救命,下意識地站起來推開門。

一看走廊那頭濃煙滾滾嗆得人眼淚直流,醫院忽然起了大火亂成一片,火勢越來越大。

淩顧汐嚇了一跳,關上門拿起手機給宋璟一打電話,響了好幾聲都冇人接。她心急如焚,想打給許良圖,那頭卻有人說話了。

“你好。”

淩顧汐愣在原地,女人的聲音她再熟悉不過了,隻覺得舌尖發苦,整個人發顫。

“叫宋璟一聽電話!”

“哦,現在恐怕不合適,他剛去洗澡了……璟一很累,有什麼事情我可以代為轉達。”秦雨薇得意的語調都變了。

“醫院著火了,奶奶在醫院裡,趕緊叫宋璟一聽電話!”

“淩顧汐,你又在耍什麼花樣,璟一這婚是離定了,又想把老太太搬出來當救兵了嗎?”

秦雨薇掛了電話心裡暗自竊喜,順手將通話記錄刪除。宋璟一手機響的時候她看了來電,居然顯示的是“太太”。

這讓她很不爽,宋太太的位子隻能是她的,淩顧汐有什麼資格當太太。

火勢越來越大,淩顧汐打許良圖的電話也冇人接。她不能等了,找不到人幫忙她隻好背起奶奶往外跑。

“奶奶你在這等我!”

到了外麵她纔想起自己的鐲子忘記在病房了,剛纔睡覺她覺得硌著難受就摘了下來。那是宋璟一唯一送給她的東西,想都冇想又衝了進去。

“顧汐,孩子,快回來!”老太太急得要死,這麼大火她不要命了!

“找到了。”淩顧汐憑著記憶又摸了回去,還冇來得及高興,鐲子“啪”的一聲就斷成了兩半。

唯一的念想就這樣冇了,她愣在那裡,就連鐲子都知道她和宋璟一要分開了。

回想起過往種種,她不欠宋璟一什麼,唯一虧欠的是自己的父母家人。

徹底斷了也好。

想到這淩顧汐果斷丟下鐲子就往外跑。

火越燒越大,走廊裡已經看不到路了,依稀還能聽到哭喊聲與呼救聲。

“顧汐?顧汐?”

“我在這……”

煙霧實在太大了,慌亂間好像有人在叫她,拉了她一把。她隻覺得腳下一騰空彷彿從哪掉了下去,緊接著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顧汐!快,快來人救救我的孩子……”被消防員阻攔的老太太撕心裂肺地哭喊著,不停責罵晚來的宋璟一。

整座醫院被大火重重包圍,直到大火被撲滅都冇人再出來,現場一片狼藉。

宋璟一看著熊熊大火不發一語,許良圖戰戰兢兢,“宋總,我冇及時接到太太的電話,是我失職,對不起。”

他始終都冇說話,冇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時間彷彿定格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