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另一邊。

顏筱雯來到了一家高檔的私人會所,進入了其中一個包間。

“筱雯,快來,我有件事和你說。”

戴著眼鏡,十分乾練的祝蘭,麵染薄怒的朝顏筱雯招了招手。

顏筱雯坐了下來,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祝蘭姐,怎麼了?”

祝蘭姐是她的秘書,負責處理她暗中的那些事,她倆也是好朋友。

祝蘭把手機遞給顏筱雯看,冷笑連連,“還不是顏詩詩。”

“這女人,暗中用顏家威脅那些醫院診所,不準任何醫院診所招收你,說什麼要讓你找不到工作,你說她怎麼這麼惡毒?”

當初,她第一眼看到顏詩詩,就知道她是個什麼樣的玩意兒了。

顏筱雯毫不意外,神情寡淡的哦了聲,“她更惡毒的事都做得出來,祝蘭姐用不著憤怒。”

她歪了下頭,唇角勾起一抹凜冽的弧度,“祝蘭姐安排下,我明天到艾爾利私人醫院上班,你幫我安排一下。”

顏詩詩想她找不到工作,她就偏偏要去聞名世界的艾爾利私人醫院上班。

“艾爾利私人醫院的院長會高興瘋的。”說著,祝蘭給樓院長打了個電話,說了下顏筱雯要到艾爾利私人醫院上班的事。

“樓院長高興壞了,聽他那聲音,恨不得能放無數的鞭炮慶祝。”她笑眯眯的說道,“這下,顏詩詩得氣死了吧?”

最好氣死顏詩詩那惡毒女人,免得她整天作妖針對筱雯。

顏筱雯的眸中浮現出厲光,要不是顏詩詩一而再的針對她,她是懶得和顏詩詩計較什麼的。

“祝蘭姐,你查查顏家找回顏詩詩這件事,我總覺得這件事不簡單。”

祝蘭聽得思維發散了,眼裡燃起了憤怒的小火苗,“你的意思是,有人設了局,還是顏詩詩不是顏家的女兒?”

“顏家做了親子鑒定的,顏詩詩確確實實是顏家的女兒,我是懷疑,顏詩詩和顏太太的相遇過於巧合。”

當時,媽到醫院做常規檢查,跟做親子鑒定的一箇中年男人的血液搞混,證實了顏詩詩是媽的親女兒。

據顏詩詩說,那時她是想找到自己親生父母,就和那人去做親子鑒定,誰知道會好巧不巧的找到了自己真正的親生父母。

一切的一切,顯得過於巧合了。

祝蘭一想也對,連連說著會查清楚的,“我會查查顏詩詩這個名字,是不是她本來的名字,說不定她中途換過名字的。”

據顏詩詩自己說,她這個名字是孤兒院的院長取的,她一直很喜歡。

但那家孤兒院,還有顏詩詩的朋友全部找不到,這就很奇怪了。

顏筱雯點了下頭,眉頭皺在了一起,希望是她想多了。

這時,手機**響了起來。

是父親顏玉打來的,他的語氣不是太好,“筱雯,你是怎麼回事?詩詩好心給你找了一份醫院實習醫生的工作,你卻甩臉子給詩詩看,還罵她。”

他的詩詩遭了這麼多罪,筱雯心安理得的享受了二十幾年的好日子,現在還敢這樣對詩詩,真的是太可氣了。

顏筱雯一聽就知道,是顏詩詩在自己養父麵前挑撥離間,心尖一痛,語氣如常,“顏董事長,我隻說一次,我今天冇有見顏詩詩,也冇有接到她的電話。”

“要是你冇其他事,我就要掛電話了。”

顏玉聞言,怒火高漲,“你又撒謊,你這個撒謊精!你以為,你這樣說,就能回來了嗎?我顏家的女兒,隻有詩詩一個人。”

自從詩詩回到家裡,筱雯就不停的撒謊,用儘辦法要把詩詩趕出去,還害得詩詩受了好幾次的傷。

他真後悔,當年冇有查清楚,讓自己的親女兒被掉包,受了這麼多年的苦。

顏筱雯聽到這話,心尖蔓延開一股傷痛,令她的眼眶一熱,可她的語氣冇有絲毫的變化,“顏董事長,我倆話不投機半句多。”

“顏家二十幾年的養育之恩,我很感激,但請你轉告顏詩詩,要是她再這樣,我是不會客氣的。”

話落,她掛斷了電話。

“筱雯,你還好嗎?”祝蘭十分擔心她,更多的是惱恨顏家。

好一個顏家,偏聽偏信顏詩詩的,這樣對待筱雯,早晚有顏家好看的。

顏筱雯擺了擺手,表示自己冇事,她撥出一口氣,“再苦再難都過去了,以後我隻是顏筱雯,和顏家冇有一丁點兒的關係。”

“那給顏家的那些好處和利益,要收回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