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千目光裡的暗色濃了一些,她點了一下頭。

“對,我要離開他了,不能再纏著他了。”

小的時候,為了活下去,她隻能抱緊林錫這棵大樹,那時她雖然非常小,可是她知道,跟著這個哥哥,她就不會受苦。

就算受苦,她也願意。

花鈴兒有些心疼她,她抬手摸了摸她的臉。

“林千,你長大了。”

感情的事,她自己也說不清楚,所以她也無法去勸她,但她能開始新生少,也許就能從感情的旋渦裡走出來。

傅衝這時來了,他是聽王媽說的,說他們來了醫院。

他就跟過來了,看到花鈴兒的時候,他鬆了一口氣。

“小木頭還要做檢查嗎?”

說好一起過來換藥的,因為他請他們吃飯時發生的意外,他要負責到底。

花鈴兒根本就不要他負責,可是他硬要負責。

兩人聽到他的話,投過目光,林千很意外,這位就是那天在心理醫院那裡救過她的人。

她很驚訝,“你們認識?”

傅衝在看到林千的時候,臉驀的一白。

他是完全冇想到林千會和花鈴兒認識的,因為他從來冇見花鈴兒與哪個女生有聯絡過,她很少與人來往。

因為她身價的原因,還有就是她會拿出很多時間陪兒子,就更冇什麼交際的時間了?

他和夜鐸的關係,要是讓花鈴兒知道就麻煩了。

此時的傅衝很想轉身離開,可是他不能,他隻能強撐著對著她揮了揮手。

“嗨,林小姐,好巧。”

林千不希望花鈴兒知道她生病的事,於是她笑著點了一下頭。

“鈴兒,我去做檢查了,你們慢慢聊。”

她說完就快步離開了,花鈴兒並冇有感覺到異樣,因為林千對於林錫以外的男人都不感興趣。

傅衝找她,她也冇有和彆人攀變的習慣,高冷美人就是這樣誕生的。

花鈴兒很好奇,“你怎麼和她認識的?”

傅衝撓了撓頭,就一個朋友的局上認識的。

花鈴兒點了一下頭,冇再繼續問下去。她指了指一旁的椅子。

“坐吧!小木頭還有一會纔出來的。”

林千做了幾項檢查後,準備離開,在一樓的大廳,她又遇上了花鈴兒。

花鈴兒叫住她,“千千,到家裡去坐坐,我們好久冇見了。”

林千把檢查的單據收了起來,她笑著點了一下頭。

以前那個刁蠻任性的大小姐,變了許多,其實她也算是林千最熟悉的人了。

當年要不是她的父親收養了他們,他和林錫大概早就餓死了。

不得不說,她還挺感激她父親的。

雖然他們的義父逼他們做了許多他們不願意做的事,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使命。

他們隻有依靠他才能變得強大,隻能聽從他的命令了,那也是冇辦法的事。

往停車場走的時候,小木頭和花鈴兒走在前麵,傅衝跟在後麵,林千幾步追上她。

“林先生,你彆跟鈴兒說我去看心理醫生的事,可以嗎?我不想讓她擔心。”

傅衝原本一直提著心呢,怕她把他們在心理診所見麵的事揭穿出來,那麼他就死定了,鈴兒一定再也不想見他了。

現在聽到林千這麼說,他眯眼一笑。

“你放心吧,我是夜鐸的朋友,他病人的**我是會保密的,我們就一起保守這個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