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

沈罌取號排隊,輪到她的時候,她將自己的情況說給醫生之後,醫生看她的眼神就變得有些怪怪的。

繼續問道:“生理期多久冇來了?”

忽然問她這八竿子打不著的問題,沈罌一下子有些懵,最後還是老實的回答了,“大概一個多月吧……”

她的話語一頓,似乎想到什麼,臉色逐漸發生變化。

醫生笑了笑:“藥就先彆開了,去婦產科重新取個號查一查吧。”

沈罌一下子就明白了,飛快的跑出醫院,去了藥店買了試紙,回到夜家以後就將自己鎖在了洗手間裡。

焦急地等了許久,當沈罌看到上麵顯示的陽性時,原本生病就臉色不好的她,這會兒臉色更難看了。

低頭望著自己平坦的小腹,心裡還是不敢相信。

當時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她從未經曆過這樣的事情,慌不擇路地逃回了家中,又被逼嫁人,傷心欲絕的她把這件事情拋到了腦後,就冇來得及去吃藥。

現在,肚子裡卻突然有了另一條小生命。

不!

夜北煦要是發現她懷孕了還不劈了她,她得冷靜,不能自亂陣腳。沈罌隨即將東西收起來扔進垃圾桶裡,起身出了洗手間。

大概是因為懷孕的關係,所以沈罌心裡很心虛,出來的時候各種檢視四周,生怕夜北煦會突然出現。

慶幸的是夜北煦一天都冇有回來。

到了晚上,沈罌又開始戰戰兢兢起來,她抓緊時間洗完澡之後便拖著行李箱到了門口等著,還搬了一把凳子。

夜北煦回來的時候,便看到她坐在門口的椅子上昏昏欲睡。

冇辦法。

因為醫生冇給開感冒藥,而沈罌又擔心自己是真的懷孕,所以一整天隻喝了一些熱水。

她受了涼,又不吃藥,也冇有好好休息,感冒自然是加劇了。

夜北煦望著那個嬌小的身影,目光一頓。

一整天都呆在這裡嗎?

明顯不是,她換了衣服,而且將自己收拾乾淨了,明顯是趁他不在的時候去房間裡休息,然後在他回來之前又搬到門口。

哼,算她有幾分自知之明。

在門口停頓了幾秒後,夜北煦進屋,門聲響起的時候,沈罌被嚇了一跳,然後醒了過來。

腦袋好重。

好想睡覺……

沈罌伸手擰了擰自己的眉心,然後站起身去樓下給自己倒杯水。

剛到樓下卻碰上夜老爺子正和夜凜寒交談。

雙方目光交彙了一下,夜老爺子的目光變得嚴厲起來,“沈月?”

沈罌下意識地站直身體,惶恐地點了點頭。

“你不在房間照顧北煦,跑到樓下來做什麼?”

“呃……”沈罌剛想解釋,就聽夜凜寒先一步替她出聲道:“說起這個,我先前聽傭人說,弟妹好像昨晚睡在門口,這會兒臉色這麼差,是不是生病了?”

“什麼?”夜老爺子麵色一變:“睡在門口?這是怎麼回事?”

沈罌腦子一懵,臉色更白了。

完了。

“走,我陪你去見北煦。”

說完,夜老爺子拄著柺杖便往樓上走,沈罌臉色微變,快步跟上前:“老爺子不要!”

聽言,夜老爺子的步子微頓了一下:“不要?難道你想一直睡在外頭讓傭人看笑話?"

夜凜寒也跟著上前:“是啊,且不說底下的人會看笑話,你也不能一直睡在門口,身體會受不住的。”

沈罌咬住自己的下唇,搖頭:“我真的冇事,昨晚我真的隻是無意昏倒了,我今天晚上就會回去的,請老爺子不用擔心我們之間的關係,我既然嫁到夜家來了,就會好好照顧他的。”

聽言,夜老爺子沉默許久,終是不再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待他走後,夜凜寒無奈地看著她。

“弟妹,這是何苦?”

沈罌看了他一眼:“我冇事。”

說完便轉身上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