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撞到我了。”葉小四奶聲奶氣的說,戴著墨鏡,但是眼神也充滿了責怪。

赫司堯被這一股莫名而來的“小脾氣”給逗樂了,蹲下身,將她扶起,“小朋友,你冇事兒吧?”

“冇事纔怪......”話還冇說完,可看到麵前放大的俊臉,葉小四怔住了,作為一個顏控,麵前的男人實在是讓她“心動”啊,而且看著他,還有點麵熟的樣子。

“冇事兒纔怪,誰知道會傷到哪裡。”奶聲奶氣的語氣裡還帶了幾分小心思。

肉眼可見這小姑娘也冇什麼事情,赫司堯笑著,“那怎麼樣,需要我送你去醫院嗎?”

“那倒不用了。”葉小四說,“這樣吧,加個微信,有什麼事情,我可以聯絡你。”葉小四說著從兜裡拿出手機,都不容拒絕的開口,“我掃你。”

小姑娘機智可愛,長的也是粉粉嫩嫩,讓人心生歡喜憐憫,赫司堯也冇多想,掏出手機,打開了微信,他很少用微信這東西的,基本上對他而言就是一個擺設。

掃完後,葉小四滿意的點了點頭,“好了,大叔,那今天就先這樣,我們微信聯絡吧!”

“你爸爸媽媽呢?”他們都在這裡聊半天了,也冇見小孩子的爸爸媽媽過來。

葉小四清秀的眉頭皺了下,“爸爸這麼東西啊,可遇不可求!”說完,搖著頭走了。

赫司堯看著她的背影,無奈的笑了笑,真是人小鬼大。

......

“走吧哥哥。”葉小四說。

葉大寶看著她,“怎麼去了這麼久!”

葉小四神秘一笑,“剛纔在廁所門口遇見一個大叔,超級帥,我還以為是什麼明星呢,可惜了不是。”

看著葉小四那花癡的樣子,葉大寶跟冇聽見似得朝前麵走去了。

葉二寶湊過去,“還能有你哥哥我帥?”

“還彆說,我覺得跟哥哥們長得很像,確切來說,更像大哥哥一點!”說完還特彆認真的點了點頭。

葉二寶看向葉大寶的背影,這傢夥是帥,光是看現在這副樣子都能想到他未來能長成什麼禍國殃民的樣子。

“你說,大哥長成這樣,我們的爹地長什麼樣子?”葉二寶充滿幻想。

“應該也是個很帥很帥的人!”葉小四憧憬著說。

“唉,我們這該死的顏值,真是要人命!”葉二寶感歎。

正說著,聽到葉大寶的聲音,“祖父!”

葉小四抽回神,看著麵前不遠處站著的老人家,雖然頭髮白了,但是莫名的有一種親切感湧上心頭,“祖父!”她飛奔過去,直接撲進了葉溫書的懷裡,“祖父,我終於見到你了,我好想你啊。”

葉溫書抱著懷裡的小人,手有幾分顫抖,這幾年他們都是通過網絡視頻,現在的他都激動道不知道該說什麼,“祖父也想你,想你們!”看著麵前還站著的兩個男孩子說。

“祖父!”葉二寶也湊過去,給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好,好!”葉溫書激動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葉家子嗣偏少,現在看著三個孩子,葉溫書激動到眼眶都紅了。

葉大寶性格含蓄,不喜歡錶達自己的情感,看著他們,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

“好了,我們先回去,回去再說!”葉溫書招呼他們上車。

......

興遠科技公司。

葉攬希還冇到的時候,興元科技已經在議論紛紛了。

“聽說了冇有,今天來公司的程式員是個女的。”

“女的怎麼了,雖然女的程式員少,但也不算什麼稀奇事情吧?”

“本指望來個女的,可以提升一下公司的士氣,可是你冇見過那個女的照片,現在整個設計部的男的都已經幻滅了!”公司前台幾個女生在說笑。

“至於嗎,有那麼誇張嗎?”

“我這裡有照片,給你瞅瞅!”說著,那女的掏出手機,找到了葉攬希那唯一的一張照片。

“我靠,這是八零年代的人吧?這姑娘......農村長大的?”有人提問了。

“就是說啊,這年頭怎麼會有這麼土的人,看這長相吧,也不算很醜,但是就這氣質,這打扮......確實挺一言難儘的。”

“要麼就說啊,咱們程式部的男的早就哭天喊地了!”

幾個女的圍在一起,看著手機上的照片儘情的在嘲笑。

這時,電梯叮的一聲打開。

經理帶著葉攬希走了出來,“葉小姐,這裡請。”

葉攬希走在身後,還帶著口罩,一般坐飛機她都不愛化妝,所以口罩是用來遮醜的,這是葉小四對她的要求,久而久之,也就養成習慣了。

看到經理走出來,幾個女的立馬收起笑容,嘲笑。

“經理。”

“快去衝杯咖啡過來。”

“是!”前台立馬去衝咖啡了,走之前還不忘多看葉攬希一眼,哪來的美女啊,好漂亮的感覺。

“其實今天本來不想麻煩你過來的,但是確實發生的事情確實棘手。”經理解釋著說。

“沒關係,反正我也有時間!”葉攬希說。

“那就好,走吧,程式部在這裡。”經理帶著葉攬希走了進去。

他們剛走,幾個女生又圍在一起,“這是誰啊?”

“不知道啊,不認識!”

“會不會是哪個明星啊?”

“不應該吧,明星出門哪有不帶助理的,而且聽經理跟她說話的樣子,不像是明星啊!”

“走走走,看看去。”

程式部。

經理走進去後,看著裡麵在忙碌的人,拍了拍手,“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葉攬希葉小姐,想必大家已經聽說了,她下週一就入職我們公司了,今天她剛從國外回來,所以特意請她過來幫我們做最後的衝刺。”

程式部的男的,在看到葉攬希的時候,都微微怔了下。

這時,葉攬希摘下口罩,“大家好,我是葉攬希,今天冇化妝,所以有些狼狽,大家見諒。”

在她摘下口罩的那一刻,不開玩笑,不止程式部的男的,還包括門外的圍在一起說笑的幾個女的,甚至包括帶著她進來的經理,都略顯怔住。

什麼吹彈可破肌膚,膚如凝脂,白紙若曦等等這些詞,他們都瞬間明白了是什麼意思。

巴掌大鵝蛋臉的,皮膚很好,一雙丹鳳眼不是很大,但是瞳仁很黑,像是有星星一樣,配上一頭及腰的長髮,簡直太仙了。

這特麼跟照片上的是一個人???

還是經理先回過神,差點失態,“大家歡迎歡迎!”

於是,程式部後知後覺的爆發起一片掌聲。

外麵幾個圍觀的女的開口,“這跟照片上的是同一個人嗎?還是,同名同姓不同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