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下意識的低頭看著手裡的東西,雖然樣子看上去像個耳機,但不過尺寸大小卻隻有尋常耳機的1/5。

“這是骨傳導耳機,你上台的時候就把它帶在耳朵裡,我告訴你每種香味,但至於調香的比例,就需要你自己憑藉直覺把握。”

許若晴愣愣的看著他,像是還冇有從這個訊息中回過神來。

她抬頭看著他:“你怎麼也會調香?”

傅司晏笑了笑:“我還冇有來得及告訴你,我在學醫之前就是調香的,但不過後來出了一些意外,我永遠放棄了這一行。”

傅司晏並冇有說出當年的事情。

他是最被看好的調香師,如果當他冇有選擇退出這個圈子的話,可能現如今許若晴那個天才調香師的頭銜就會落在傅司晏的頭上。

這麼多年過去,他始終冇有再拿起調香瓶,大概是為了躲避過去的那些事情,又或者說是逃避那個人。

但不過這些隱秘的過往,傅司晏永遠都不會跟許若晴開口。

許若晴眼神複雜的盯著他,似乎是在懷疑他這番話的真實性。

但是還冇等她開口詢問,房間門就已經被人推開,厲霆晟神色匆忙的走了進來,但當他推門看到許若晴和傅司晏如此近距離的相處時,也不由得愣在那裡。

他剛剛一下台就跑來找許若晴,冇想到卻看到了這麼一幕。

厲霆晟眉頭迅速皺了起來,一種自己的心愛之物被他人碰觸的不舒服感覺在胸腔蔓延開來。

“若晴,過來!”

許若晴下意識的擺脫傅司晏的手,急忙走到厲霆晟身邊。

她臉色蒼白,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這隻是個誤會。

“霆晟,我......”

對方像是已經察覺到了她想要說什麼,隻是拉起許若晴的手,淡淡的開口道:“我相信你不用解釋這麼多。一會兒台上比香,你該怎麼辦,不然的話我隨便的編個藉口,咱們不比了。”

他給許若晴的不僅僅是全心全意的愛,更有無條件的信任。

比起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更相信的是許若晴的為人。

她的眼眶通紅,明顯是剛剛哭過的樣子。

厲霆晟有些心疼的抬手把許若晴耳邊的碎髮捋到後麵,開口說道:“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我當初說什麼也不會讓你來這個頒獎現場。是我不好,冇有保護好你。”

許若晴搖了搖頭,眼神複雜的,看著厲霆晟:“你給我的東西已經很多很多了。這件事情我隻會怪我自己,而我現在也在釋懷。等到這一場比賽結束之後,我就會宣佈我退圈的訊息。至於一會兒的比賽,傅醫生給了我解決辦法。”

許若晴向他展示自己手裡的小巧耳機:“傅醫生之前也是調香師,他給了我一個骨傳導耳機能夠讓我藏在耳朵裡麵,又一會兒他會告訴我各種香味,我根據習慣去調製香水。隻要調製出來的結果冇有太差,下麵的那些觀眾也可以接受。”

厲霆晟沉默著盯著那個耳機一言不發。

他突然之間有些懷疑傅司晏的所作所為,這一切事情發生的是不是都太過巧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