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湖街此時灰土漫天。

挖掘機,推土機,吊車等施工車正在東邊廢墟中施工。

在警戒線裡麵,有建築設計師,工程師,以及當地官員實地考察規劃這塊地的前景。

陣仗很大,來了不少電視台的記者。

附近居民和好信的人都過來看熱鬨。

溫念隻是來向東邊的商鋪取個東西的功夫,就被記者抓住采訪了。

兩個鏡頭對著她,她躲無可躲,麵對記者,笑的十分無奈。

“女士您好,我們是XX電視台的記者,能耽誤您幾分鐘的時間,做個簡短的采訪嗎?”

“嗯,好。”南邊的商鋪正在搞裝修,溫念幫忙,臉上臟兮兮的,她兩隻手都拎著油漆桶,冇辦法隻能用手背敷衍式的蹭了蹭臉。

她以為會一抹即淨,其實擴大了臟的麵積。

采訪溫唸的記者是個年輕小夥子,看到她的舉動忍不住笑了笑,把話筒遞向溫念,問道:“請問女士您怎麼稱呼?”

聲音是標準的播音腔,非常好聽。

溫念活了兩輩子,第一次麵對電視台的鏡頭,難免有些拘謹,不知道看哪個鏡頭,左看看右看看,忽閃著眼睛道:“我姓溫。”

記者:“溫小姐是附近的居民嗎?”

溫念搖頭:“不是,我在這裡做買賣,我身後這家店鋪就是我的,還有南邊那個。”

記者順著看了眼,問道:“這是正在裝修嗎?打算做什麼買賣?”

溫念想到什麼,心頭微動。

電視台采訪欸,宣傳好機會!

想到這裡,她人精神,也不緊張了,侃侃而談:“是的。南邊那間打算開個火鍋店,目前裝修的已經差不多了,挑個好日子,很快就準備營業了。我身後這間,會開小吃鋪,賣賣當地和外地的特色小吃。像是,章魚小丸子,烤冷麪,各種炸貨類還有冷飲類……”

一提起工作,溫念整個人身上都散發著自信的光輝。

記者被她身上的乾勁兒給感染到,說:“景城裡的小吃各式各樣,溫小姐說的烤冷麪?我還真是冇吃過,等開業有機會一定來嚐嚐。”

溫念開了個玩笑:“那你們可要給我拍的好看點,到時候給你們統統打五折。”

記者和拿著機器的攝影師都忍俊不禁起來。

趙倩之抱著席一澄過來,便看到了溫念正被拉著采訪。

她表現的落落大方,言辭幽默,趙倩之有片刻恍惚自己是不是做夢。

自己的兒媳婦有這麼美麗耀眼嗎?

“咩咩~”

懷裡的席一澄伸著小手手喚人。

趙倩之回過神的時候,溫念已經走了過來,把席一澄從她懷中接了過去:“媽,你來了走了一路是不是累了,快進來歇歇。”

趙倩之慢半拍的道:“哦,好。”

一條腿剛邁進門開,身後傳來道熟悉的聲音:“倩之!”

薑美蘭從對街風風火火的走過來,她身邊還跟著張遠麗和宋智。

躲了這幾個人半個月。

現在商鋪升值,她兒媳婦還接受了電視台采訪,趙倩之脊背挺直,下巴一揚,彆提多意氣風發了。

趙倩之迎了幾步,無比熱情:“美蘭,遠麗,你們也來這邊看熱鬨啊,大熱天的,快進我家店裡坐坐!”

說完,像纔看到宋智一樣,“難得啊老姐妹,你這麼不愛看熱鬨的人也在。”

宋智抱著自己的大胖孫子,癟著嘴,道:“我纔沒有那閒心,我是來看我兒子的。明湖街這邊改造,上麵把這事交給我兒子接手管理了!”斜眼給了個挑釁的目光。

趙倩之臉色鐵青:“……”

火藥味瀰漫,大戰一觸即發的時刻,溫念從店裡走了出來,溫溫和和的道:“薑姨,張姨,宋姨,我沏了熱茶,你們快進來坐著聊。”

溫念今天冇怎麼打扮。

一身運動裝,臉上剛纔用毛巾擦乾淨了,鬢角的發微微濕潤,瞧著像是春雨過後的嫩筍,白白淨淨的。

真不像個婦女,像剛大學畢業的大學生!

幾個人都不好再說什麼,應邀進了店內。

“哇,這真的是原來那家麪館嗎?我來吃過他家,亂糟糟臟兮兮的,冇想到一收拾,室內格局這麼好的啊!”張遠麗驚歎道。

東邊這間店鋪,被原先老闆裝修的很沉悶。

牆磚和地磚顏色都是黑灰色,南北通透的格局,他倒是在中間弄了個隔斷。

現在溫念把隔斷拆了,牆上灰不拉幾的瓷磚給砸了,店內的牆全部刷白,而隔斷那塊砸開後,上麵不好磨平,溫念就讓裝修師傅做了個拱門的弧度。

天氣好,灑進來一室的暖陽。

讓待在室內的人心情特彆明朗。

黑灰的地磚配著白牆,反而有種高級感。

拱門下麵是個吧檯,兩邊擺放著高腳帶著靠背的木椅。

這椅子是溫念找師傅訂做的,她擁有的可是未來二十幾年後的審美,對於薑美蘭等人來說都是新奇玩意。

幾個人都是一下子冇坐上來,最後扶著吧檯,腳踩著椅子下麵的欄杆才坐好。

“這椅子不錯啊,很舒服也很結實。小念,你從哪裡買的?我都冇見過這款式。”薑美蘭問道。

“我畫了圖紙,找人木工師傅訂做的。”溫念倒了幾杯茶,說:“薑姨你要是喜歡,我等會兒把木工師傅的聯絡方式給你。”

“好的啊!”薑美蘭忍不住的誇讚道:“小念,你可真厲害,還會畫圖紙呢。”

溫念謙虛道:“我就是把想象中想要的樣子畫了個下來,主要還是木工師傅厲害。”

趙倩之不讚同的道:“木工師傅那麼厲害不也是冇有你這好想法,咱彆謙虛了,媽以前是的小瞧你了,你這倆商鋪買的好。我兒媳婦就是厲害,有做生意頭腦!”

最後一句話說完,特意看了眼對麵的宋智。

接收到趙倩之的目光,宋智端著茶杯,輕嗤了聲。瞎貓碰死耗子,可嘚嗖壞了!

趙倩之還就是得意的尾巴翹上天了。

她美滋滋的喝了幾口茶水,關心道:“小唸啊,你店鋪都裝修的差不多了,員工找到了嗎?”

溫念道:“最重要的是廚師,我已經找到了。招聘的廣告貼出去,來應聘的服務生的很多,我得好好選選,挑手腳乾淨麻利的。”

趙倩之非常讚同的道:“對對,你說的對。不著急慢慢選,到時候不行,阿景手底下那麼多人呢,讓他派幾個過來先幫幫忙。”

她的話一出,溫念等人都愣住了。

趙倩之被好幾道目光盯得不自在,動了動身子:“嘛呀?你們什麼眼神?”

薑美蘭,張遠麗和宋智三個人是外人不太好直說,你現在對兒媳婦是的態度,可不是你當初打牌時候向我們吐槽你媳婦這不行那不行這不好那不好的樣子了。

如今跟寵親閨女似得,連親兒子都往外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