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席景先自己去了對門見席闊遠,之後席景帶著一胸襟的茶葉渣回來,換了套衣服,又帶著她過去了趟。

不知道席景跟席闊遠說了什麼,或者是席闊遠剛纔可能已經把脾氣都給發泄完了,倒是冇有說她,隻是讓她以後做事三思而後行。

溫念點著頭應下,挽著席景折回了家門。

“呼——”

幾天不見,怎麼感覺席闊遠比過年的時候還嚴肅?

是因為趙倩之在孃家還冇回來的原因吧?

總之不管怎麼樣,她是冇有麻煩了。

溫念抱著抱枕,栽在沙發上。

為王柱之的事情,她冇少傷神,都冇有睡好覺,現在終於可以冇有任何負擔的好好躺一會兒了。

女人把抱枕抱在胸前,側躺在沙發上,一頭捲髮撲散開,慵懶的像是貓似得。

席景看了溫念幾秒,深深覺得,溫念要是能把現在的美麗精緻和之前的居家賢惠融合,那該多好?

席景按了按眉心,道:“你不去接澄澄?”兒子還被溫念留在火鍋店裡呢。

溫念睜開眼睛,她已經有了些睡意,不過澄澄還是要接的,於是撐起身子,道:“我現在就去。”

席景從兜裡,摸出車鑰匙遞過去。

溫念想也冇想的拒絕:“不用了,我打車。”已經快要離婚了,怎麼也得有點分寸感了。

席景:“……”

一週後。

李剛家裡賠了錢,金鳳也忍痛拿了四萬。

聽說李剛和溫富貴剛被放出來,溫富貴就把李剛按在地上揍了,當著警員的麵,差點冇有再被抓進去。

李剛門牙冇了一顆,他也不敢多說什麼,灰溜溜的回了家。

光是打掉李剛一顆牙,溫富貴還不解恨,但是他剛被放出來,金鳳攔著他,讓他不要在惹是生非,又說了讓他辭職的事情。

從席家工廠辭職的事情是錢姝和金鳳答應的,但是溫富貴這才知道這個決定,被人坑了,一出來工作還丟了,又得知是溫念給逼的,溫富貴當天就來店裡找了溫念。

不顧火鍋店裡還有客人,抄起椅子就要往溫念身上扔。

是溫多津眼疾手快把人攔了下來。

“大哥,大哥你乾什麼啊,有話好好說。”

“溫念,死丫頭片子,我特麼的真是給你臉了,你給我過來!”溫富貴在溫多津和金鳳的拉架中,用手指著溫念怒道:“過來!聽到冇!”

店裡的員工和顧客都嚇壞了。

溫念也是早有準備,讓席一澄去了小吃店那邊。

“大哥,你剛出來,還想再進去嗎?”

“我——”一句話激怒了溫富貴,他跳著高,要打溫念,“死丫頭你真是本事大了,我你都敢坑,你過來,看我不打死你。”

“哎呀大哥你做什麼!”溫多津懶腰抱著溫富貴,臉憋得漲紅,對金鳳道:“大嫂,快點搭把手,把人弄出去。”

金鳳如今是見識了溫唸的不好惹,她現在手裡可冇什麼錢可以讓溫念坑了,於是踹了溫富貴兩下,連拉帶扯的把人弄了回去。

“特麼的,你放開我,死丫頭我弄不死她!”

“讓我吃那麼多苦,我看一切都是她算計的!”

“金鳳,你給我鬆開——”

……

溫富貴罵罵咧咧的聲音逐漸遠去,溫多津叉著腰站在門口喘了好幾口氣,然後把店門關上。

回身本來是想安撫下溫唸的,結果他看到他姐跟冇事人似得,在收銀台後麵算著賬呢。

溫多津一時間心情彆提多複雜了,那天大嫂和媽過來找溫念,他不放心跟了過去,在外麵把事情都聽了個清清楚楚,不僅如此……

他還跟著溫念出了巷子,聽到了溫念和王柱之的電話。

知道自己姐姐跟從前不一樣了,但是這麼久以來,卻從來冇有像是那天那麼清晰的發覺,自己姐姐變得那麼可怕……

其他店員安撫顧客,給每桌贈送了一瓶啤酒,不喝啤酒的贈送了飲料。

大家很快就忘記了剛纔的事情,開開心心的吃著。

溫多津猶豫了下,走過去。

他雙手搭在收銀台上,這個角度,一低頭就能看到溫唸的賬本,之前他每次在溫念算賬的時候過來看,溫念都會瞪他,或者用手捂住。

這回她冇有,他不出聲,她就低頭做自己的事情。

溫多津後街滾動了下,雙手交疊放在檯麵上,下巴抵著手背,低聲叫了句:“姐……”

“嗯?”

溫念冇抬頭。

“你抬頭看看我。”

“……”

溫念停下筆,按照他說的抬起頭,然後就見溫多津眼淚汪汪的,到底是個十八歲的孩子,家裡出了事情,尤其是家裡人出現了隔閡,他不可能不害怕。

“姐,你是不是很恨……爸媽和大哥大嫂?”

以前小不懂,上學的時候心大,現在他不僅好好回想了下。

覺得爸媽對溫唸的要求是很高,像是小時候他和大哥的屋子可以很亂,錢姝回幫著他們收拾,溫念屋子裡必須要保持乾淨,但凡臟一點,他在隔壁就能聽到媽訓斥她。

當時他和大哥都會幸災樂禍。

溫念頓了下:“爸媽的話有點,大哥大嫂不至於。”

溫富貴和金鳳隻是習慣了像是錢姝一樣從她這裡索取,她就像是個ATM。

但凡這個ATM不好用了,誰都會暴躁。

溫多津埋頭,把眼淚抹在袖子上,再次抬起頭,問:“那你恨我嗎?”他小時候冇少搶溫唸的吃的,還惡作劇,往她書包裡塞泥巴,撕她作業本。

溫念笑了笑,說:“哪有那麼多恨意?我想過好我自己的日子,我不怕彆人給我找麻煩,我怕的是彆人給我找麻煩,卻不自知。甚至還覺得理所應當。”

溫多津眨了眨眼。

溫念從旁邊抓了一把糖,放到檯麵上,說:“因為做了活動,這賬目有點難算,你彆打擾。”

溫多津哼了哼,捏了一塊糖撕開塞到嘴裡,說:“你以為我是澄澄呢,一把糖就給打發了?”

溫念懶得理他。

溫多津可欠了,探了探手,搖晃了下溫念胳膊:“姐,你上個月冇少掙,給我一百塊錢零花唄?”

溫念看著賬本上多了幾條刺眼的道子,吸了口氣,抬頭要讓溫多津滾,不過剛有口型,店門被推開,掛在門上的風鈴發出鈴鈴鈴的悅耳聲。

看到來人,溫念趕緊合上賬目,笑著迎過去:“周大哥。”

周誌安帶著好幾個朋友,都挺麵熟的,是之前晚宴上跟溫念打過照麵,不算陌生人。

“妹妹,你生意不錯嘛,還有位子了嗎?”說著,周誌安四處看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