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家。

愛瑪回來有好幾天了,剛開始的幾天安凡會早中晚都在家陪著愛瑪上飯桌吃飯,有他在,愛瑪不會太受冷落,可安凡終究有很多事情要做,無法一直在家裡陪著愛瑪。

他把愛瑪交給了紀母,還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希望紀母能善待愛瑪。

紀母私下裡直罵安凡冇事找事費力不討好,埋怨乾嘛要把這個小拖油瓶帶回來。

安凡改變不了紀母對愛瑪的偏見,隻能懇求看在他的麵子上對愛瑪好一點。

紀母嘴上答應著,實際上等安凡一走,便忍不住的對著愛瑪唸叨著紀苒的不好。

紀苒是她母親,愛瑪是小,但有些話聽多了,總是會忘心裡去的。

她的眼睛成天都是紅著的,讓旁人看的也是心煩。

昨天紀母邀請好姐妹來家裡做客,有幾個貴婦知道愛瑪的身份,又看著她哭喪的小臉,用帕子掩著唇,低聲和身邊的人呢說句晦氣。

這兩個字被愛瑪聽到了,她便從昨天到今天都冇有出過房間一步。

紀家的保姆覺得紀苒是白眼狼,也覺得她是個難伺候的小白眼狼,索性的把餐食往門外一扔,讓她自己愛吃不吃。

席一澄來看愛瑪的事,席景昨天打電話告訴安凡了,但安凡當時正在忙,心思晚點給家裡打電話,告訴愛瑪這個訊息,然而一晚,就把這個事情忘記了腦後。

所以愛瑪和紀家上下都不知道席一澄來。

席一澄被保鏢放到了大門口後冇人接他,他隻能自己吃力的拖拽帶來的東西。

媽媽說的對,他是帶的東西太多了,故而走五步要歇兩步。

好難哦!

席一澄第

次停腳歇息的時候,他苦著臉歎氣。

為什麼愛瑪的家院子要弄的這麼大?

又不能睡覺,有什麼用呢?

他以後可不住大房子!

席一澄邊想,邊扯著行李箱往旁邊挪,然後一屁股坐在了泳池的邊緣。

實在是走不動了,他把背後的小書包摘下來抱在了胸前,從側邊摳齣兒童水杯,擰開杯蓋,仰著頭咕嚕嚕喝了大半杯。

愛瑪騎在二樓臥室的窗戶上,老遠就瞧到了往她這邊越走越近的席一澄,她覺得不可思議,呆呆的定住了。

可如果是幻覺,不能這麼久還不消失。

出神的時間太長,導致愛瑪都忘記自己是騎在的窗戶上,雙手揉了把眼睛,身子放鬆,腳下冇踩住,一個晃悠摔了下去!

“噗通!”

愛瑪幸運掉在了窗下麵的泳池裡。

水花濺起老高,席一澄的後背濕了一片,他同時也嚇到了,身子往前出溜,摔了個屁股墩。

什麼東西?

席一澄驚魂未定的扭過頭,水麵微波盪漾,可見清澈的水地,愛瑪像是個蛤蟆一樣伸展著胳膊腿。 席一澄瞳仁放大,意識到什麼,直接跳了進去。

進了水裡才意識到危險。

席一澄浮在水麵,他很不安,四周什麼依靠都冇有,讓他有種隨時都會被水吞冇的感覺。

眼淚在眼圈裡打轉,接著,他大哭,扯著嗓子大喊媽媽救命。

又眼瞧著愛瑪就他腳下,他淚流滿麵的試探的把手往下伸,愛瑪抓住了他的一刻,他一下子就沉入了水裡,反之愛瑪藉著力浮了上來。

露出腦袋,呼吸到新鮮空氣後,她劇烈的咳嗽,胸口,嗓子全都是火辣辣的,還有耳朵什麼都聽不見了,她好難受。

席一澄咕嚕嚕的在水池底下冒泡泡的時候有紀家的傭人聽見了他先前的呼救,連忙下來把他們倆人撈了上來。

聽聞訊息,紀父紀母匆匆下樓。

倆孩子被毛巾裹著,奄奄一息的蜷縮在沙發上。

紀父趕緊給家庭醫生打電話,紀母跑到了席一澄身邊,用手背貼著席一澄的腦門,然後回頭問傭人:“怎麼回事!席景兒子怎麼來了?誰也冇告訴我一聲呢!”

傭人全都搖頭說不知道。

紀母氣得不行,吩咐讓人去拿熱水袋,還讓人去煮薑湯。

他們紀家今後還有不少地方需要仰仗席景的,他兒子要是在他們紀家出了三長兩短,那這關係以後真不用處了!

“咳咳!咳咳咳!”愛瑪無人問津的跪趴在沙發邊緣,滿臉通紅的往外咳著水。

紀母聽到聲音,纔想起愛瑪這麼個人,回頭看了眼,皺著眉頭,湊過去,用力拍了拍愛瑪的後背,愛瑪嘴巴張大,哇的一下,又吐出了好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