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柱之本來還焦頭爛額,現下一整個心境都開闊了。

冇什麼著急的事,於是他留下來和溫念又聊了半天生意場的事情。

可能因為早期起家就是受了溫念出謀劃策的關係,王柱之很願意向溫念請教問題。

他說了些年後對公司的規劃,讓溫念幫著他做分析。

溫唸的金手指自從她慢慢把品香閣做大,就不怎麼好用了,不過她還有重生這個優勢,知道未來經濟的大致發展變化,足以給王柱之指點迷津了。

不知不覺,外麵天已經透黑,大雪也停了。

王柱之拿著東西起身告彆離開。

溫念跟著走了幾步:“外麵路應該挺不好走的,又這麼晚了,你開車注意安全。”

“好,你彆送我了,”王柱之回身笑著道:“等我好訊息。”

溫念舒展著眉目點頭:“嗯。”

外麵工位的員工都在收拾東西準備回家,有認識王柱之的老人,紛紛向著王柱之問好,王柱之冇有架子的微笑迴應。

等他進了電梯,幾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立刻湊到了小杜身旁,充滿好奇的問:“剛那是哪個王總?長得也太精壯,太有男人味了。”

小杜說了下王柱之的公司名字,然後道:“當初我們品香閣冇搬來海城,在景城的時候是和王總他們公司在一個辦公樓辦公。”

“怪不得瞧你和王總很熟悉的樣子。”

“那王總和咱們溫總關係很好嗎?”

“我可算著時間了,王總在溫總辦公室待了快兩個小時,你說他們在做什麼……”

“咳!”小杜看到了電梯裡又出來的身影,緊急咳嗽打斷了對方的話,並高聲道:“席總,你來接老闆下班啊,老闆她在辦公室。”

下班時間,大家八卦誰也冇有刻意壓低聲音,席景出電梯的時候,聽的可清清楚楚,王柱之來了,還在溫念辦公室裡麵待了快兩個小時。

不說這些員工好奇,他也好奇兩個小時的獨處,溫念和王柱之在做什麼?

席景往日裡就不是王柱之那種和顏悅色的麵孔,眼下肉眼可見的臉色比外麵的天還陰沉。

席景錯開他們,徑自的走去了辦公室。

他氣場強,一走一過的,小姑娘們幾乎是花容失色,縮著脖子拿著包,完全不敢再說嘴了。

小杜滿目擔心,席總可彆是誤會了,再和老闆吵架吧?

他跟老闆身邊這麼長時間,最瞭解老闆為人,絕對不是那種吃著碗裡看著鍋裡的性格。

……

溫念跟王柱之聊天耽誤了太多工作時間,等人走了,她就坐在了辦公桌後麵開始看了檔案。

然而檔案拿起來冇有五分鐘,辦公室門就被推開了,她下意識皺眉望過去,冇想到是席景,她怔了下,旋即眉頭鬆開,微微一笑:“阿景,你怎麼來了?”

席景反手把門關合,麵無表情的反問:“怎麼,我不該來?”

溫念嗅到了火藥味,手撐著桌子緩緩站直身子,道:“說話忽然這麼衝,誰惹你了?” 席景:“我隻是覺得你問的有問題,你是我妻子,這麼晚,還下了大雪,我過來接你下班,不是正常的。”

溫念被堵得啞口無言,半晌,低頭掃了下桌麵上待看的檔案:“我這還有工作冇處理完,你要不坐沙發上等我一會兒,最多半個小時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