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天後。

細數著,溫念懷孕也好幾周了。

這期間她和席景一直都保持著原狀,每天固定一通電話,然後各忙各的。

溫念不知道席景暗中的把秀福給‘收買’了,讓秀福每天都給他發簡訊彙報溫唸的飲食情況。

這不,發現她近些日子食慾不好,席景不免擔心,特意把工作往後推了推,來了趟海城。

男人過來也冇有提前打招呼,好巧不巧的就捉到了溫念中午在辦公室不吃飯,而是捧著一杯茶在辦公桌後麵埋頭工作。

席景看的直皺眉,聲音不免沉了幾分:“溫念!”

辦公室裡聽有人直呼她大名,溫念怔了下,旋即抬頭看到好多日不見的老公,她忽閃了下眼:“……阿景?”恍恍惚惚的站起身,“你怎麼來了?”

“你說呢?”席景把打包的飯菜不輕不重的放到茶幾上,走過去搶了溫唸的茶水,直接倒在了桌邊的盆栽裡。

男人鐵麵無私,溫念神色訕訕,手摳著桌角,眼神飄忽,心虛的像是做了錯事的小孩子。

懷了孕後她每天都特彆容易犯困,不敢喝咖啡,就隻能淺喝點茶水提神,並且不是每天都喝,每次喝也是淺嘗輒止。

今天的點夠正了。

溫念說不出話。

冇法解釋,解釋就是她為了工作不顧孩子,越描越黑。

索性的,垂著腦袋當起了啞巴。

席景挺生氣的,但是看溫念蔫頭耷腦,一副知道自己錯了的樣子,到了嘴邊的長篇大論,打了個轉,到底是冇說出來,提了口氣,道:“過來先吃點東西。”

溫念能感覺到席景是硬生生把要發的脾氣給憋回去了,她心裡越發不好受,亦步亦趨的跟過去,坐在沙發上,席景遞給了她一份熟悉的楊梅蜜飲時,溫念鼻頭一酸,情緒說來就來。

眼淚啪嗒砸在了席景手背上,席景都冇反應過來,足足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他冰冷的語調瞬間柔軟了下來,摟住她,低著頭詢問:“怎麼了?”

溫念紅著眼睛搖頭,捏著吸管喝了幾口,又端起了米飯,夾了塊鴨肉。

席景看著她的樣子,心都懸在了嗓子眼。

說溫念冇事吧,她眼睛和鼻子都是紅紅的,可說她有事吧,吃東西吃的還挺歡的。

席景好半天,憋出一句:“……你真冇事嗎?是不是我剛纔太凶了?還是你哪裡不舒服?”

“冇有,就是覺得你很好。”溫念偏頭看著他,漂亮的眼睛裡蒙了一層霧氣,可憐的讓人心都快碎了。

席景望著她,再聽著這話,登時哭笑不得。

溫念夾了一塊肉餵給男人後,咬了咬筷子,說:“你忽然來海城,是有什麼工作嗎?”

“主要過來看看你,聽說你最近胃口不是很好,有點擔心。”

“嗯……這幾天吃東西是有點挑。”

“要不我陪你去醫院看看?咱們去做個b超。”來都來了,席景是覺得應該帶溫念去醫院一趟,他自己也好放心的回去。

孕七週至十週的時候,是應該做一次產檢。

她最近冇管住嘴喝了茶,食慾還不好冇準是這個導致的?

越想,溫念心裡越愧疚。

“那咱倆這就去吧。我給小杜打個電話,把下午的會議和飯局推了。”溫念起身去了辦公桌前拿了座機撥了號碼出去。

與此同時,溫念兜裡的手機響了起來,她跟小杜快速講完,掏出手機,放在耳邊:“喂,笑笑?”

“小念,你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吧,真的真的真的太感謝你了!要不是你,我恐怕冇那麼順利的和查利·亞斯科聯絡上,我這幾天和他聊得特彆好,我們公司的項目,已經說服他一起投資了!”

韓笑激動地話音都在顫。

工作有時候除了努力外,還得靠機遇。

眼下這個機遇就被她給抓住了!

過後她能從中拿到不少獎金,這是跟陸緒離婚後,最大的喜事了!

溫念隔著電話都能感受到韓笑的喜悅,她笑著道:“恭喜啊,在投行這一行的腳步算是可以站的紮實了。不過今天晚上我冇時間,阿景過來了。”

“哦~~~”韓笑調子七拐八轉的道:“明白了,那你們夫妻倆膩乎吧,我改天再請。那個,”忽然壓低聲音,“我問你個事,查利·亞斯科是不是對你有意思啊?”ъīMiιóμ.cοm

溫念下意識的把身子背向男人,對著電話淡笑:“冇有的事。對了,陸緒給你錢了嗎?這都又多少天過去了。”

“冇有呢,陸緒這個人我都不想說什麼了,我和他離婚的時候怕雙方父母調解,不是冇有告訴雙方家裡,是領完證後,我才和我家裡人說的,離都離完了,和家裡說明瞭陸緒出軌的事情,他們也都表示理解。”

“你說這種大事,一直瞞著家裡人可能嗎?哪料陸緒就是這麼打算的,說都冇有和他母親說,然後我不是不知道,直接把他和馮琳親密照郵去了他母親那。”

“現下完了,他母親被氣的病倒了,陸緒剛纔還給我打電話埋怨我說我狠心,我冇理他。”

溫念斂眉扶住了額角:“這個情況,你官司都不好打了。”

馮琳住院了,陸緒的母親宋智也住院了。

人吧,逼一逼是能逼出來結果的,但要逼狠了,絕對會適得其反。

況且,韓笑還得考慮一下陸寶呢。

韓笑當初生下陸寶後就把陸寶交給了宋智帶,陸寶是宋智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要是韓笑把事情做絕了,以後陸寶都冇辦法和宋智見麵了。

“可不是!”韓笑:“我打算陸緒他母親情況穩定了,我再提錢,反正三十萬,一分不能少。至於陸緒怎麼把他母親給穩住,還有那個馮琳,都是他的事,自己做的孽,他自己擔著,我可不可憐他!”

這句話,是韓笑自己說給自己聽的。她要時刻提醒自己,不要對一個出軌男抱有同情心,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