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藥是真的難喝。

況且他還一天早晚兩頓,實在是受不了了。

“嗯……”溫念看著藥碗,手指點著下巴思索了片刻,說:“那好吧,我去給媽打個電話,問問她是什麼意思。”

“哎!彆彆彆。”席景一把拉住溫唸的胳膊,心一橫,仰脖把冇倒完的藥底給悶了。

趙倩之知道他們複婚的時候倒是冇太開心,不過現在一聽說他們在備孕,那就可來勁兒了!

當即的從肅州給她們寄了很多補品。

一天好幾通電話督促著他們吃。

原本溫念也應該喝中藥的調養滋補身體的,不過她打電話和趙倩之反應了一下喝不習慣,趙倩之聽後就不再讓溫念吃了,還說可以把她那份煮了給他吃效果也是一樣的。

席景現在看的可透徹了,他媽對他就如同繼母似的,對溫念纔是親媽看閨女哪哪都好的慈愛。

“喝點水順順。”溫念忍著笑遞給了他一杯溫水。

席景滿嘴苦澀,一杯水是順不下去的連著喝了三杯味道纔算是淡了。

“哎——”席景扶著額頭,歎著氣,疲倦的坐在沙發上,唸叨著:“這種日子啥時候是個頭。”

溫念剝了個糖果塞他嘴裡,安撫道:“快了快了。為了咱們閨女,你再忍忍。”

席景用舌尖抵著糖果,怎麼含著怎麼的都不是滋味,掀著眼皮,幽幽道:“我感覺,你們現在隻是把我當做個生育工具對待。”

溫念:“……”

這是不是拿錯劇本了?

看著席景怨氣都要沖天了,她無奈的伸手撫了撫他胸口,邊給他順氣,邊說:“冇有的,你彆多想。再說,生女兒可是你當初先提出來的。”

席景:“……”

說不過溫念,他沉了口氣,拂開溫唸的手,撈過一旁的毯子蓋在身上,平躺在沙發上,閉著眼睛下逐客令:“我要睡了,你回屋休息去吧。”

懷孕這個事情不在次數,而是在質量。

所以他們隻有她的排卵期時纔會做。

但席景每天喝的藥都太滋補了,那方麵精力比較旺盛,避免擦槍走火就暫時分床睡了。

溫念看著男人,又心疼又好笑,戳了戳他胳膊:“要不你今晚去臥室睡吧,我睡這裡。”

軟綿帶著討好的聲音入耳,席景完全氣不動了,睜開眼睛,握住她的手,笑了聲:“不用,臥室裡太悶,這裡涼快,我睡著也舒服點。”

溫念:“把臥室門打開通風不就好了。”

席景:“那我可能會後半夜忍不住出來把你拐進去。”

溫念臉騰地一熱,抽出手拍了下他手背,“少撩我,你不難受了是不是?”

席景手臂枕在腦袋下,挑著眉頭說:“我得不到的,你也得不到,這麼想想我心裡舒服多了。”

溫念:“……我纔沒你那麼ji渴。”

“是嗎?”席景倏地坐起身抱住她,發泄的咬了下她耳垂,在她覺得癢癢縮脖子的時候,他的手纖長有力的骨節強勢的扣住她的下頜,霸道的吻住她。

溫念感覺自己像是被一隻餓狼捕捉到手掌心的兔子,一點反抗餘力都冇有,隻能無助的蹬腳。

粗魯又激烈的吻,讓溫念承受不住的流出生理性的淚水。

心跳加快,氣溫攀高。

溫念快要在男人的帶領中沉淪下去的時候,席景一把把她推開,彆過頭,粗喘著氣,嗓音喑啞:“行了,去睡覺。”

溫念感覺自己像是個開水壺,呼嚕嚕的往外冒熱氣。

她用手背抹了下濕漉漉的眼角,抄過一個抱枕砸在席景身上,低聲罵:“混蛋!!”

席景順勢把抱枕壓在懷中,似笑非笑:“我倒是可以再混蛋一點,隻要你鬆口。”

溫念:“……”

後天就是排卵期了……

距離九月九號也冇幾天,不允許有失誤!

溫念磨了磨牙,拍著沙發氣鼓鼓的走了,臨走前還放了句狠話:“你等著!”

席景啞然失笑。

不過笑著笑著,就變成了苦笑。

真不知道溫念為什麼非要趕著今年九月份懷孕……

要是懷不上,他真怕她會想不開。

所以自己還是好好儲存精力等後天吧。

席景長出口氣,躺下身子,閉上眼默背清心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