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月份的風悶熱,吹的溫唸的臉頰像是著了火一般,滾燙滾燙的。

她緩緩的把手遞過去。

席景眉目舒展,露出個歡喜的笑,隨手握住溫唸的手,把戒指套在她的無名指上。

整枚戒指上麵隻有一顆兩克拉的主鑽,但戒托部分工藝複雜,所以瞧著不像是市麵上的款式,像是訂做的。

尺寸剛好。

日光下鑽石折射出五彩斑斕的光芒,頗為耀眼。

“哇~”席一澄抱著溫唸的大腿,被驚豔到的發出歎聲。

戒指盒裡麵還有一枚同款的男戒,溫念拿了出來,垂目幫著男人戴上。

席景看著自己無名指上的戒指,有種心被填滿的感覺,他用手指摩挲了下,彎著唇角問她:“你剛剛,說也有東西給我?”

“啊……”溫念不太好意思的從包裡拿出個純白色的戒指盒,什麼也冇說的給男人。

席景瞳仁微微放大。

溫念尬笑:“還以為能給你個驚喜,冇想到和你撞禮物了。”

席景說不出來話,用兩個字形容就是——開心。

他打開盒子,裡麵是兩枚一大一小的純銀戒指,簡約精緻。

“要不戴你這一對吧?”

溫念忙道:“不用,我很喜歡你送我這個。再說,這個戒指戴上後,若是冇必要我不想再摘了。”

這句話說在了席景的心坎上。

但是溫念用心準備了戒指,總不好讓著回去當壓箱底。

想了想,席景把兩枚戒指拿出來:“那戴在另一隻手上吧。”

溫念眼睛亮了下:“好。”

兩隻手,雖然是相同手指,但尺寸還是稍有些差異。

男人戴著稍有些鬆,不過並不會掉。

有幾對情侶進進出出,溫念被看的不好意思,順勢的和男人五指交扣,然後拉著兒子往車前走,“餓了,去吃點東西。”

“等等。”

“嗯?”

席景牽著她從車頭繞到車尾,打開後備箱,拿出一大束粉色的鬱金香送給她。

溫念血液翻湧的同時鼻子一酸。

以前挺不理解,為什麼女人看到驚喜就會激動落淚,現在好像是知道那種衝動源自於何種情緒了。

若是真的把你放在心上,再俗套的事情對方也會為你做到,而你也會為這個俗套,心動千萬遍。

……

這個年代手機冇有微信朋友圈功能,溫念和席景複婚的事情是靠著打電話告訴身邊親朋的。

席景是想著大辦,這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辦一下婚宴怎麼了?

但溫念不同意,說招呼上各自的好朋友吃上一頓就行了。等女兒生下來,到時候的滿月酒可以好好辦一場。

席景琢磨了下,覺得也行,便冇有再張羅。

請朋友吃飯的日子定在八月十號,溫念這邊的朋友有韓笑,周誌安,宋洲三個人,席景朋友可多了去,但是他冇請像是蔣霖,崔澤那些和溫念不熟的,而是隻叫了褚瀾和夢淑清倆個人。

當天的包間裡熱鬨非凡,全都是勸酒的聲音,慶祝席景轉正。

席景心裡高興,對於推過來的酒杯,那叫個來者不拒,喝到最後,不免有些失態。

倒不是撒酒瘋,而是抱著溫念不肯撒手。

大家紛紛掩麵,直呼冇眼看!

也不怪大家如此大的反應,主要是席景在外麵太殺伐果斷,私下裡是個黏老婆的,擱誰誰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