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念和席景同時間蹙起了眉頭。

“爸爸,你們騙澄澄嗎?”席一澄聲音已經染了鼻音,帶著若有若無的哭腔,可憐兒的讓人心都揪起來了。

席景壓著怒意,先安撫著兒子道:“冇有的,爸爸媽媽並不是不愛澄澄纔給澄澄生弟弟妹妹的,而是因為爸爸媽媽想再要個孩子,澄澄你也想要個弟弟妹妹,不是嗎?”

席一澄猶豫了下。

他想要妹妹,但並不是很想要弟弟……

席景輕聲細語的和席一澄講完話,抬頭看向對方,墨色的眸子裡結了冰,淩冽銳利,“你和我兒子胡說什麼?在這麼點小孩子麵前嚼舌根,有意思嗎?”

男人有被席景的眼神震懾到,但總不好的在女朋友麵前失了麵子!

“嗬,你這人可真有意思,我說什麼你還管著了?你家孩子愛哭而已,再說我也冇說錯什麼話吧,大人哄騙小孩子的慣用伎倆,小孩子不懂,我這個大人還不懂嘛,嗐,行了,我看工作人員來了,懶得和你計較這些。”

說著,男人伸著脖子,往前麵的門口張望了兩眼。

工作人員打開門後並未直接讓大家進去,而是讓在門口稍等幾分鐘。

男人咂了下舌,“這墨跡呢!”

席景:“惡意編排屬於誹謗,請你現在跟我兒子道歉。”

男人:“嘿,有完冇完了?我就隨便說說,你還抓著我不放了啊?”

席景:“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不道歉,這個事情冇完。”

男人:“你……”

“行了行了,”男人身邊的女朋友見席景穿著打扮不像是普通人,一瞧就是惹不起的,不想多生事端,小聲勸著男人:“少說兩句吧,本來也是咱們多嘴,道個歉完事了。”

男人要麵子的扒開女人的手,“道什麼歉啊!我就開個玩笑,這孩子不經逗,還賴上我了?”

女人:“少說兩句,今天這麼大喜的日子,彆找晦氣。”

男人牛氣哄哄的道:“晦氣也是他們自己找的!”

這時,溫念鹹不淡的開口道:“有的玩笑都不過是自己的真心話。你看到彆人一胎是男孩兒第一感覺就是再生冇用,那你將來老婆一胎生的是女孩兒,是不是還得讓老婆繼續生?”

“那當然!我家就我一個獨苗,哪能在我這裡斷了香火!”男人理直氣壯。

女人聽了臉色微變。

溫念平靜道:“女人生孩子屬於一隻腳往鬼門關裡踏,稍有不慎就會有生病危險。你隻想要兒子,就不顧自己妻子的健康了嗎?”

男人:“你少在這裡危言聳聽,生個孩子而已,哪有那麼矯情!我二嬸生了五個孩子,人家好著呢!”

溫念譏諷道:“這個社會就應該讓你們這種男人也有子宮。”

前麵工作人員放了行,大家陸陸續續的往裡麵走,溫念拉了下席景,也往前走。

身後的男人卻大呼了聲,叫著女人的小名,追出了隊伍。

動靜不小,引起排隊的人全都看了過去。

“你乾嘛呀,好不容易等到了七夕,起了個大早過來的,今天民政局就開半天,咱們快點過去,人這麼多,可彆趕不上登記了!”

“要結你自己結去。”

“說什麼呢,我自己怎麼結,你好好的鬨什麼脾氣?”

“我鬨脾氣?你剛說的都是什麼話?我嫁給你就非得給你生兒子啊?我是機器嗎?生男生女是天註定的,我要是生不出來,你是不是還得逼死我?”

“哪的話,你彆聽那個女人說了幾句,影響到你,咱們哪能那麼背,肯定第一胎就是男孩兒。”

“要是女孩呢?”

“那就再生一個……我就要個男孩兒怎麼了,誰家不想要個男孩兒!再說,就算我同意要女孩兒,我爸媽還不同意,哎!回來!”

到了裡麵,溫念和席景在工作人員的引領下順順利利的把複婚手續給辦了。

辦完後,也冇有在大廳裡見到過方纔那對情侶的身影。

不僅如此,好像是受剛纔那對情侶的影響,大廳裡很多等候辦理的情侶全都討論起了結婚後生兒子生女兒的問題。

男人們也都是怕了,統一口徑的說男孩兒女孩兒都行。

席一澄被爸爸媽媽牽著,一走一過間聽到彆人的討論聲,腦子裡產生一種想法——如果媽媽不小心生了弟弟,他還是要好好對弟弟的。因為生孩子不是件輕鬆的事,媽媽那麼努力才生下來的,他當哥哥的要好好保護!

出了大門口,席景駐足,笑著道:“我有個東西要給你。”

溫念:“剛好,我也有東西要給你。”

席景怔了下,禮讓道:“什麼?”

溫念:“你先給我。不然我的一拿出來,怕你就不好意思拿出來了。”

席景心中存著好奇的掏了下褲兜,拿出個暗紅色的絲絨盒子,對著溫念打開,裡麵靜靜放著兩枚婚戒。

溫念呆住,完全冇想到席景會有這一手。

她以為男人是要送她花,或者是工資卡…之類的。畢竟席景先前送的東西要麼直男,要麼就充滿暴發戶的味道。

席景目光直直的看著她,有些緊張的說:“我幫你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