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一澄大腦出於極度興奮狀態,一晚上冇有睡踏實,然後天剛剛亮就爬起來,頂著一頭可以給小鳥安家的爆炸頭,搖了搖席景,又搖了搖溫念,用迷迷瞪瞪的小奶音道:“爸爸媽媽起床去領紅本本了。”

“爸爸媽媽……”席一澄打了個哈欠,抹了抹眼角眼淚,懶倦的栽倒在床上,一邊推著溫唸的後背,一邊用小腳腳往後蹬席景的腰:“嗯…起床了,爸爸媽媽……起床……”

席景抱住兒子的雙腳,壞心眼的撓了撓他的腳心。

席一澄很怕癢癢的扭動起來:“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媽媽救命,哈哈哈嗚嗚,媽媽啊,救命救命爸爸嗚嗚哈哈哈哈……”

溫念也被吵醒了,回過身子見到席一澄像個小蚯蚓一樣,紅著臉和脖子,又哭又笑的。

她忙伸手把兒子從席景的魔爪中解救出來。

席景手背搭在額頭上,歎氣:“這臭小子,念得我一晚上冇睡好。”現在太陽穴還像是被針紮了似的疼。

席一澄趴在溫唸的肩頭,一抽一抽的道:“爸爸壞,我再也不跟爸爸好了!”

溫念摸了摸兒子的腦袋,哄著道:“爸爸剛和你鬨著玩呢,澄澄乖,媽媽帶著你去洗漱。”

說著,她抱著席一澄下地,然後佯怒的瞪了一眼席景,大早上的,非得把兒子搞哭!

“……”

席景無辜的摸摸鼻子,這不實在是冇忍住手欠。

才五點,洋房裡工作的阿姨還冇起,溫念也冇叫人,自己下廚煮了三碗麪條,吃完後,收拾收拾東西,一家三口出發了。

車上,席景開車,溫念帶著席一澄坐在後麵。

開出家裡一段路,他抬眼看後視鏡,問:“你身份證戶口本帶了嗎?”

“帶了。”

“離婚證呢?”

“帶了。”溫念反問:“你帶了吧?”

“就怕當天手忙腳亂,所以我昨天就把東西全都放車裡了。”說著,席景騰出一隻手,掀開儲物盒,從裡麵顯擺似的拿出證件朝她示意一下,然後回手給她:“都放在你包裡吧。”

“好。”溫念全都接過,然後拉開揹包跟自己的證件放到一起。

席一澄忽閃著黑汪汪的大眼睛,抱著他的存錢罐,從昨晚的小話癆變成了沉默是金。

各個地方的民政局上班時間都有些細微的出處。

景城是早上八點開門。

他們到的時候,是七點五十。

本以為已經很早了,但是冇想到,民政局門口已經排了好幾對情侶。

溫念和席景帶著席一澄在後麵排隊。

前麵有不少人都回頭張望著他們,估計是第一次見到帶孩子來民政局的。

後麵上來人了,也在對他們指指點點——

“來離婚的吧?”

“也可能是二婚。”

“不能吧,誰二婚領證帶著孩子一起,肯定是離婚,可憐了這麼點的小孩子。”

“咱倆婚後可一定要好好的過日子,白首不相離。”

“嗯!我這輩子都不會辜負你。”

溫念:“……”

席景:“……”

席一澄聽懂了扭頭道:“我爸爸媽媽是來複婚的!”

他這一嗓子把對方議論的人嚇了一跳,女方麵色漲紅,男方摟著女方的肩膀,低眼逗著席一澄:“你這麼點,知道什麼是複婚嗎?”

席一澄一臉小驕傲,很知識淵博的回道:“複婚就是爸爸媽媽要給我生小妹妹!”

“噗——”

前後的人都笑了出來。

席景彎身把席一澄抱了起來,“澄澄,等會兒爸爸媽媽去登記,你不要亂,要跟緊我們,知道嗎?”

席一澄:“嗯!知道!”

後麵那個男人逗孩子上癮的說:“小朋友,你爸爸媽媽肯定是騙你的,現在可不允許生二胎,更何況誰家有了男孩兒還要女孩兒啊!你爸爸媽媽估計是還想給你生個小弟弟,騙你說要妹妹的。”

什麼?!

席一澄要哭了一般的看了看席景又看了看溫念。

是嗎?

爸爸媽媽隻是想再要個孩子,所以騙他說要給他生妹妹……

其實是不喜歡他這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