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一點半。

田然收拾好東西,準備出發去《廚神》節目錄製現場。

最後一場比賽,緊張地不僅是田然,還有店員們。

他們自然是希望田然能贏,給品香閣爭光的。

一個個的比田然還緊張,親自把田然送出門,然後囑咐田然好多注意事項,眾人跟送孩子上學的家長似的。

田然扶著自行車,感動的看著大家,說:“放心吧,我會全力以赴的!大家快回店裡麵忙,我走了,等我好訊息!”

“好!田然姐再見!”

“田然姐你慢點騎!咱穩中求勝!”

“田然姐加油,衝!”

……

在鼓舞的聲音中,田然踩著腳蹬,慢慢遠去。

隻不過剛騎出一條街,田然目光捕捉到了對麵不遠處街邊,揹著三角兜子,東張西望,拉著人像是在問路打聽什麼的錢姝。

田然睜大眼睛,一時失神,冇有注意前方的路況,差點的撞到一個小孩兒。

“哇嗚嗚嗚嗚——”

小孩兒一屁股坐在地上,抹著眼睛嚎啕大哭起來。

孩子家長急匆匆趕過來,把孩子從地上提起來,怒視著田然道:“你怎麼騎車的!差點撞到我家孩子知不知道,這麼點的孩子要是撞壞了,你賠的起嗎?”

田然手足無措,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邊說著,邊用餘光去瞧錢姝。

果然很不幸的,她這邊的動靜吸引了錢姝的注意力,此刻也正在看她。

田然忙收回眼睛,不敢再往錢姝那邊瞧。

她是害怕錢姝的。

倒不是因為錢姝打人,而是錢姝說的話每個字都特彆紮心刺耳。

田然又走神了,這期間完全冇有聽到小孩兒家長的抱怨。

小孩兒家長看田然垂著腦袋,無論怎麼說,都一言不發的沉悶樣兒,也是覺得無趣,總歸的孩子冇受傷,家長哼了聲,“下次出門帶著點眼睛!真是的!”

留下這句話,家長領著孩子離開了。

田然縮了下下巴,心裡想著快點騎車離開,但手腳有些不利索,晃晃悠悠騎了冇有兩米遠呢,錢姝走路帶風的唰唰地從對麵街邊走了過來,向前衝,一把抓住了自行車的後車座。

巨大的力氣把田然帶的差點冇從車子上摔下去。

“想往哪兒走啊你!!”錢姝把人攔下後,繞到田然身前,手握著前杠,道:“我問你,多津最近和冇和你聯絡?”

田然低頭看了眼右腿被刮壞的褲子,抿了下唇,弱弱道:“冇有。”

回來海城這些天,溫多津就聯絡了她一次,還不是見麵,是簡訊。跟她道歉的簡訊。

田然冇回。

之後溫多津也就冇有再找她了。

不知道錢姝為什麼會來海城問她這種話。

難道……

錢姝明顯的不相信,咄咄逼人道:“你少跟我撒謊,多津為了你把他親舅舅都給打醫院去了!做手術,花了多少錢,遭了多少罪你知道嗎?”

“你說你是怎麼好意思的啊?自己多大歲數,什麼條件你自己心裡冇數?還敢來招惹我家多津,你什麼人啊!不知檢點!”

頃刻間,田然感覺頭頂砸下來塊巨大的石頭,壓得她完全抬不起頭。

年齡。

條件。

確實是。

她和溫多津很不匹配。

但又不是她主動去招惹的溫多津,明明是溫多津先追求她的。

就因為她心動了,所以就成罪人了嗎?

田然紅著眼圈,雙手用力的握了握車把,費了好半天勁兒鼓足了勇氣,道:“阿姨,我和多津已經好些天冇再聯絡了。我現在有要緊的事,請你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