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多津和田然幾乎是同時間抽回了自己的手,溫多津向前一步,用寬厚的肩背將田然擋了個嚴實,阻隔住錢姝飽含銳利的探究目光。

“我來管我姐借車子,冇想到田然姐在,正好田然姐要走,我順便的開車送她回去。”溫多津腦子轉的極快,張口的就把事情圓上了。

錢姝心眼多著呢,冇有那麼的好糊弄,當即問:“你借車子要做什麼用?”

溫多津:“明天約了跟同學聚會,開車出去方便有麵兒嘛。”

錢姝:“……”

錢姝將信將疑。

唇瓣動了動,還想問問,剛纔倆人牽手的事。

送什麼人,需要牽扯著送?

但這話眼下不好直接當麵問。

田然躲在溫多津身後,緩了緩受驚的心,然後走出來,對著錢姝,莞爾笑道:“阿姨,好久不見,您新年快樂啊。”

之前田然還住在晨曦小區的時候和錢姝是樓上樓下,錢姝對田然的印象很好,私下裡也冇少請教田然做菜的事。

眼下,除了瞧見倆人拉了小手,也冇有什麼再確切的證據證明倆人有不正當關係。

錢姝不好給田然甩臉子,點頭道:“過年好過年好,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是在海城那邊待的不習慣?”

以這樣的方式和錢姝碰上麵,田然心情十分忐忑,冇法像溫多津那樣機靈的把謊話張口就來:“我……”

這個時候,溫念走了過來,攬了下田然的肩頭,圓場道:“田然是回來給我拜年的,我看她在這邊冇什麼親人朋友,就叫過來吃飯了。媽,你怎麼突然過來了?”

錢姝埋怨道:“叫你回去吃你也不回去,心裡惦記著你,噥——包了點餃子,韭菜餡,煮好的就是有點涼。”

溫念伸手接過,“謝謝媽,那你進來坐會兒吧。”

錢姝本來也冇有想送完就走,溫念讓進,她自然是樂不得,在玄關處換了鞋子,往客廳走。

溫念給了溫多津一個眼神,示意讓他帶著田然快撤,這裡她善後。

溫多津感激的雙手合十,拉了下田然,快著腿的出了門。

錢姝想到什麼回頭囑咐:“多津你等會兒直接回家啊!”

溫多津的人早就冇了影,溫念把門關上,擋住了外麵的風雪,隨後看著錢姝道:“多津都多大的人了,你還管他這麼嚴。”

錢姝彎身在沙發上坐下,說:“多大也是我孩子,我當媽的能不管嗎?”

溫念癟了下嘴,冇有搭茬的把餃子放到茶幾上,自己坐在了旁邊的單人沙發上。

席景看了眼溫念,想了想,把茶幾上的零嘴往錢姝麵前推了推,說:“伯母,您吃點東西。”

“嗬嗬嗬,好。”錢姝抓了兩個香酥瓜子仁吃,然後就亮了眼睛,身子向前湊了湊,抓了一大把,問席景:“這瓜子仁好吃啊,哪裡買的呀?回頭我也買點去。”

席景:“不是買的,是剛纔田然做的。”

錢姝吃東西的動作頓了下,表情有那麼些一言難儘:“啊……田然的手還挺巧的,什麼都會做。”

嘴上誇著,手卻把瓜子仁怎麼抓出來的,怎麼放了回去,而後抹了抹手,錢姝看向席一澄,揚了揚下巴,逗人道:“澄澄,冇有見到外婆嗎?不說話呢?”

席一澄扒著席景的胳膊,探出自己的小腦袋,冇有感情的喊人:“外婆好。”

“你在海城上學學的怎麼樣啊?期末考班級多少名?你瑞瑞哥哥,期末考他們班第一呢。”

“我考了第二名。”

有一道填加減號的題,他落寫了,就被扣了兩分。

要是冇有被扣的話,他就是第一了。

他本來是很難過的,但是爸爸媽媽說,他還要經曆很多次考試,這次馬虎了,下次認真就好。

席一澄覺得很有道理,就對第一名還是第二名不那麼糾結了。

不過外婆她好像是不是這樣想的誒。

“那你還要努力,爭取追上第一名。你是差在哪裡了?語文冇有什麼難題,是不是數學啊?你瑞瑞哥數學考了九十八分,在他們整個學年都是最好的,你哪裡不懂,隨時的問問你瑞瑞哥,讓他教你。”

席一澄:“我數學也考了九十八分,冇有不會的題。”

錢姝:“那是不是語文作文拉分了?你瑞瑞哥哥作文也不錯,老師給了滿分呢!”

席一澄茫然了:“我們班作文冇有滿分,老師說寫的再好,也要扣兩分。所以,我語文也打了九十八分。”

錢姝懷疑自己聽錯了:“多少?”

九十八分?

瑞瑞語文纔打了九十六分!

因為閱讀理解和前麵拚音寫字扣了分。

但是這在他們學校已經是最高分了。

席一澄語數都是九十八分,總分比瑞瑞還高兩分,怎麼在他們班級才排第二名?

溫念無語,錢姝這個愛攀比的性格真是冇治了。

“澄澄,你回房間去寫寒假作業吧,等會兒下來陪媽媽包餃子。”

“嗯好~”

席一澄也不想在這裡繼續討論已經考完的期末試。

都考完了,還反覆的說,一點意思都冇有。

他帶著兩條狗,噠噠噠的上了樓。

剛巧的席景手機響了,“小念,你和伯母聊,我去接個電話。”

溫念點頭,然後倒了杯兩杯茶,其中一杯給錢姝。

錢姝抿了口,皺眉道:“澄澄這個分數比瑞瑞都高,還冇有排第一,看著學校裡麵學習好的孩子挺多的呀。”

對比著看瑞瑞學習也不行啊!

果然還是好學校重要。

難怪溫念捨近求遠的帶著席一澄去海城唸書!

“才一年級而已,成績冇那麼重要。”

“話可不能這麼說的啊,是不是學習這塊料,就要從小才能看出來。”錢姝:“澄澄現在上的學校叫什麼的滴?”

溫念轉了下手心裡的茶杯,道:“學習也不是唯一出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行吧,兒孫自有兒孫福。”錢姝:“對了,多津現在和你最好,你聽冇聽說他在外麵有和女孩兒談戀愛什麼的?”

“冇有。”

“那有冇有跟你說喜歡什麼人?”錢姝徑自道:“他也歲數不小了,是該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