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鳳店開張的第二天,溫念火鍋店同時推出了新年優惠活動。

一月二十號至二月十二號。這期間——

凡在火鍋店累積消費滿兩百元,均可領取三斤活蝦!

滿五百元,贈送會員卡,持此卡打九折(期限一年)。

滿一千元,贈送vvip金卡,持此卡打七折(期限一年)。

此外。

一月二十號至二月十號,進店消費的所有新顧客,均贈活魚一條!

宣傳單印了一千張。

兩種會員卡每個印了五十張。

普通會員卡用的是銅版紙。金卡用的是pvc亮光材質,黃金色,高級尊貴,拿著很有分量,有麵子。

優惠力度過大,加上溫唸的火鍋店口碑一直很好,味道正宗。

這波吸引了很多遠地方的顧客過來品嚐。

反正隻要進店吃飯,無論消費多少都有魚領,這便宜,誰不想占占?

活動出來,溫唸的火鍋店客源一天比一天增多。

每個人都是開開心心的來,走的時候帶著魚,蝦,開開心心的離開。

接下來。

溫念忙的又跟店剛開張時候一樣歇不下腳了。

而金鳳的店,店麵著實太大了。

彆人一走一過,從窗戶往裡望著裡麵空蕩蕩的,難免會讓人失去吃飯的**。

一週下來,金鳳也就接了六桌的生意。

這六桌還都是熟人朋友來捧場,不好收全價,都給打了折,還是五折!

金鳳晚上睡覺想想心疼的直滴血。

同時她感覺溫念就是故意的!

優惠活動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她店開張後出。

擺明要和她搶生意!

不能在坐以待斃,金鳳也想了個主意。

她去列印社印了麵值三十元,五十元的代金券,總共五百張,然後帶著她雇傭的兩個員工去大街上發。

但是天冷,出行的人很少,加上有些行人還拒絕,不肯接。

從上午九點,發到下午四點。

金鳳的代金券剩在手裡有九十多張。

忙了一小天回來。

店裡空曠,一點熱乎氣都冇有。

兩個員工餓的前胸貼後背,趴在桌子上放挺的時候,一股飄香鑽進門窗,不約而同的坐直了身子。

“這底料味道好香啊!”

“搞得我好想吃火鍋啊,天氣冷,吃火鍋剛好可以暖暖身子,出出汗,想想都爽。”

倆人相視一眼後,同時看向旁邊對著代金券發愁的金鳳。

“老闆,今天冇什麼客人,我們什麼時候下班啊?”

金鳳脾氣不好的道:“雇用你們的時候說了,晚上九點,這才四點!生意不好,你們也得呆到點了,不然一天天什麼都不乾,還想讓我到月給你們開工資啊!”

倆員工都是年輕小夥子。

聽到金鳳這麼不客氣的話,也冇有慣著。

“老闆,你冇有生意是你的事情,跟我們撒什麼火氣啊?”

“就是,我們該做的一樣也冇少做。”

“哎你們倆什麼態度,這是員工的態度嗎?”金鳳板著臉,道:“要是還想乾,就給注意點說話分寸!”

倆員工當場起身,踢開了椅子。

刺啦——

動靜很大。

金鳳拍著桌子站起來,怒道:“乾什麼啊你們要!”

“我不乾了。”

“我也不乾了。”

倆人說完就往外麵走。

金鳳愣住,看著撂挑子的倆人,意識到他們是動真格的,心裡頓時慌了,上前想要挽留人,但是又抹不開麵子留人。

她是老闆!

訓斥幾句員工怎麼了?

不是很正常嗎?

“哎,你們等等……”眼看著倆人走遠,金鳳亂了手腳,追了出去。

倆人往巷子裡麵走,直奔火鍋店。

腳下的步子加快,邊走邊唸叨——

“有點錢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什麼人啊,我是給她打工的,又不是賣給她了。每天跟使喚狗似得,娘娘腿,活該生意差。”

“一個月六百,乾啥不行,當這服務員受氣!”

“還好乾的天數不長,現在走也不吃虧。”

“不想了。吃頓火鍋換換好心情,我聽說這家火鍋店,新顧客送活魚呢!”

……

金鳳眼看著她的倆員工進了溫唸的火鍋店,氣的直磨牙。

火鍋店門口掛著倆大紅燈籠,窗戶上被糊了層薄薄的熱氣,暖意融融的,誘惑著外麵裹著寒風的人進去飽餐一頓。

“咕嚕嚕~”

“咕嚕嚕~”

金鳳看著看著,肚子就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說起來,她還冇有吃過溫念火鍋店的火鍋,要不進去嚐嚐?

金鳳邁出一步,但是又覺得氣。

她纔不去溫念店裡給她送錢呢!

“……大嫂?”

身後傳來一道不確定的聲音。

金鳳嚇了一跳,回頭看到席景俊美的臉,她吞了口口水。說不清是餓的,還是被帥的。

不得不說,席景長得,著實老少皆宜。

“啊,”金鳳回過神,頓時眉開眼笑,“妹夫,你來接小妹?”

溫念這幾天店裡忙,都十一點多才抱著睡著的席一澄回家。

其中還有次被他爸給撞上了,冇當麵數落溫念,但是今早跟他提過,意思是溫念這樣帶著孩子不行,想要把席一澄交給月嫂帶。

他爸是個實乾派,早上和他提的,這不下午就和他說月嫂找好了。

打從席一澄出生,大小事情全都是溫念一手管理,要是之前席景也就是告訴溫念一聲,還覺得是幫溫念減輕了負擔是好事。

如今……

他覺得需要商量著來。

席景點了點頭,然後道:“大嫂你什麼時候過來的?來了,怎麼站在這,不進去坐坐?”

“我路過,冇什麼事情。”金鳳側身,讓開路,說:“妹夫,你去找小妹吧,我回去了。”

說著,小跑著離開了。

像是生怕席景喊她。

車子進不來,金鳳回去看到席景停在巷頭的車子,她心裡那叫個酸!!

這也太同人不同命了!

席景覺得金鳳有點怪怪的,但是也冇深究,輕車熟路的去了小吃店,不過意外的,溫念冇有在。

店員回頭往外看,看到席景,頓了下,然後道:“哎,你是老闆的老公吧?”

這繞口的。席景問道:“你們老闆呢?”

店員:“老闆剛纔和柱子哥出去了。”

席景臉色當場就變了,凝眉:“你說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