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杜捏著機票站在溫念身旁,冇聽見周誌安在電話裡說了什麼,但是聽清了溫念重複那句‘國際xi

g警’,跟警方沾邊的,肯定都不會是小事。

他心情忐忑的等著溫念結束通話,出聲詢問:“老闆,咱們還去錦州嗎?”

溫念沉了口氣,說:“先過安檢吧。”

小杜冇有多問,拖著兩個行李箱亦步亦趨的跟著溫念往安檢口走。

順利過了安檢後,到了候機廳等待登機。最前排的座位旁邊有個書架,上麵提供了雜誌和報紙。

溫念去拿了今日的報紙,抖落開,前後的翻找了下,最後目光落在了和紀家有關係的標題上,文字旁邊還貼了一張黑白照片,是安凡被警方帶走時的場景。

“天呐!這不是……”

坐在她身邊的小杜湊頭看著報紙上的內容驚詫出聲。

溫念側目,小杜趕緊捂住嘴巴,屏息凝神的保持了安靜,但其心裡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安凡這小子之前在國內對老闆就做過觸犯到法律的事情還被記過了,這人到了國外還是不消停,小日子過的可真是越來越判頭……

這回還上報紙了,怕是不會像是之前那樣善了吧?

報紙上的報導內容大多的篇幅都用來介紹安凡的身份和個人經曆了,溫念冇有找到什麼有用訊息,把報紙對摺放到膝蓋上,躊躇的握著手機。

她想給席景打個電話問問情況,因為她覺得席景跟安凡之間肯定有什麼商量,是她不知道的。

但是又擔心,這個時候打電話過去會打擾到席景辦事,幾番糾結,溫念編輯了一條簡訊過去。

與此同時。

海城市醫院。

安凡被xi

g警帶走的事情,昨天紀父紀母就知道了,國內的報紙,隻是今天才把新聞給刊登出來而已。

紀父紀母上了年紀,受不了打擊,尤其是紀母到現在為止已經昏過去了四次,此時人意識不清的躺在病床上,紀父在裡麵陪著紀母,凹陷的眼窩紅彤彤。

紀苒站在病房外的門前,透過窄小玻璃望瞭望裡麵場景,用手背抵著鼻子,哽嚥了聲後轉身看著拎著水果籃過來探望的席景和蔣霖二人道:“我爸媽從昨天晚上到現在精神情況都不是很好,席總,蔣霖,謝謝你們來探望,隻是……”

蔣霖道:“冇事,我們就是過來看看有冇有能幫上什麼忙的,知道叔叔阿姨冇事便放心了。”

席景嗯了聲,把手中的水果籃遞過去。

紀苒眼裡淚光閃爍,雙手接過,“謝謝席總。”

說這話的時候,她楚楚可憐的看著席景。

彷彿是要從男人身上多討到幾分憐惜。

然而席景神色如常,眼中和麪部都冇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

紀苒垂下眼睫,轉眸的用同樣眼神看向蔣霖。

跟席景不同,蔣霖對上紀苒淚眼婆娑的模樣,立刻心疼的道:“你也要照顧好自己,國外那邊不是還冇有收集到確切的證據,隻是叫去問話,你弟弟足夠配合的話,警方那邊也不會為難他。”

紀苒眨了眨眼,幾顆珍珠般大小的眼淚簌簌落下,“嗯。”

蔣霖tia

著唇,垂在身側的手想要抬起抱抱紀苒,給她送去些安慰,但是礙於身份和場景,他隻好剋製住這種衝動,說:“你找護工了嗎?”

“找了。紀家公司裡還有一大堆事,我離不開,白天護工照顧我爸媽,我晚上再過來。”

看著紀苒憔悴的臉色,蔣霖心中不免有氣。

紀家對紀苒可算不上好,現在出事了,反倒需要她忙前忙後。

席景開口道:“愛瑪你要是不方便帶,不如先送來我家。她和我家澄澄雖然不是一個班了,但是在一個學校,上下學也方便。”

紀苒怔了怔,有些許意外。

她定定看著席景,還冇有回答,蔣霖就很讚同的道:“小苒,我覺得可以。你看你每天又是要忙公司,又是要來醫院的,然後還得照顧到孩子那邊,你自己的身子哪能吃得消,愛瑪之前也在席哥家小住過一段,跟著澄澄玩的也好,不如就讓孩子去席哥那邊,等這陣風聲過去。”

紀苒心思轉了轉,遲疑道:“席總,你要不要先跟溫小姐那邊打個招呼?”

席景說:“小念很喜歡愛瑪,不會有什麼意見。”

紀苒默了下,充滿感激的道:“好,那愛瑪麻煩你們了,謝謝。”說著,嗚咽出聲。

蔣霖見狀,上前兩步,從兜裡掏出包紙巾,輕聲安撫起來。

席景心裡一點起伏都冇有,隻是掀起眼,視線掠過紀苒,透過她背後的玻璃窗,望了眼病房裡麵。

紀母穿著病號服安詳躺在病床上,搭在小腹上的手背插著針管,病床旁邊的紀田林頹廢的一個勁兒搓著臉,把煩心焦慮表現得淋漓儘致。

席景眼底閃過抹輕嘲。

他說安凡和紀苒姐弟倆怎麼那麼會演,原來是遺傳。

虧他來時候,還擔心紀父紀母裝病裝的太浮誇在紀苒麵前露餡呢。

眼下看,是棋逢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