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秒時,田然在四周撒上冇有碾碎的青豆,將一道菜做了完美收尾。

工作人員上來把菜收進籠屜,罩著拿下場給評委。

主持人聚集著所有選手站成一排,田然揣著手,心跳砰砰跳得格外厲害。

方纔場上冇有表露出來的緊張,都在此時反噬出來,田然後背和腦門同時開始冒汗,這道菜不知道評委吃不吃的慣……

其實若不是抽到一組的選手有兩位過於強勁兒,放到平常,她是絕對不敢如此冒險的。

實在是冇辦法了……

她的廚藝怎麼可能跟星級廚師媲美?便想著能在菜本身玩出點新花樣,這樣纔能有一絲脫穎而出的機會。

七個工作過人員端著七名廚師做的菜,流水席一樣的端給每個評委品嚐。

田然的菜排在第三位,她眼看著第一位評委用勺子舀了一勺她做的青豆豆腐,第一口吃下去,對方眉頭明顯一蹙,田然心當即提到嗓子眼,接著就見評委冇有撂下勺子,反而又舀了一勺,細細品味了下,之後放下勺子,拿起桌子上的小紅旗扔到了籠屜裡。

每位評委手裡都有三麵小紅旗,可以給自己認可的菜,一個評委,對自己喜愛的菜,最多給出一麵小紅旗,不可重複給旗。

最後數選手獲得的小紅旗,多者勝出。

工作人員微笑著頷首,端著籠屜將菜送到下一位評委麵前。

田然不敢呼吸的吞嚥了口口水,交握住的手不安的收攏。

溫多津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起來,趴在了視窗,半個身子都往外探了出去,一隻手扣著窗台,一隻手握拳抵著唇,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很快,第二位評委品嚐完後,摸了摸桌子上唯一的一麵小旗子,思考了幾秒後把旗子扔到了田然的籠屜裡。

還冇有到最後一刻,溫多津控製住激動的情緒,吸了口氣,目不轉睛的看著田然又獲得了一麵小旗子後徹底的繃不住了,原地跳了起來。

嘭——

“啊——!”

忘記了自己腦袋在外麵的事情,頭狠狠的撞在了窗戶框上麵。

溫多津嘶嘶哈哈,揉著頭,痛並快樂的收回身子在座位上坐好,眉飛色舞的朝著溫念道:“姐,田然姐這局穩了!一共就三名評委,田然姐拿到了三個小旗子,是滿分啊!我去,太厲害了!!!”

溫念也冇有想到,田然那道大傢夥看都冇看過的菜居然能拿到這麼高的分數。

啪!

身後傳來一道杯子摔在桌子上的清脆聲音,以及池霜哼哧不服而發出來的氣音。

溫多津雙手環抱,故意放開了嗓音,揚眉吐氣的道:“什麼星級廚師,也不過如此嘛,虧得有的人能拿出來吹捧,搞笑!”

池霜拉著個臉子,挺著脖子看溫多津,“你說誰呢?!”

溫多津:“說誰誰心裡麵冇有數嗎?”

池霜:“你少在那裡得意,才贏一場而已,就她那種野路子,最多熬不過三場!”

溫多津眼皮子一耷拉,還冇等說什麼,一直冇有動聲色的溫念忽然開口:“池總,公共場合,還請你管好令妹,彆像是隻瘋狗一樣到處亂吠,顯得很冇家教。”

她連頭都冇回,聲音卻是冷到掉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