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褚瀾通完電話後,溫念支著額角輕歎了口氣,現在外麵雖然把她傳的邪乎了點,但日後她在圈子裡混,會少很多對她見色起意之人。倒也算是件好事。

“咚,咚咚。”溫念正走神著,聽到敲門的動靜,她拉回思緒,坐直身子,抬眸望了眼過去,出聲道:“請進。”

隨著辦公室門被推開,熟悉身影映入眼簾。

溫念稍怔,而後笑著起身迎過去:“麗敏姐,你怎麼來了,快坐。”

袁麗敏人逢喜事精神爽,笑著道:“齊明威現在躺在醫院裡不方便行動,現在他公司大小事都歸我打理,你那批貨,我幫你給催回來了,這是明細單,你看看,有冇有什麼缺漏。”

“嗬嗬嗬,好。”

溫念接過檔案的同時,給袁麗敏遞了一杯茶過去。

袁麗敏靠在沙發背上,一手端著茶,一手理了理裙襬,說:“要是冇什麼問題呢,這批貨的尾款,我給你打個九八折,咱們以後有事冇事的多來往。”

她挺喜歡溫念這姑孃的,機靈懂事,最重要的是幫了她大忙!

溫念翻開檔案,瀏覽了下上麵商品——

儲油罐3個;

臥式攪拌罐1個;

內袋包裝機2個;

皮帶輸送機1個;

給袋式包裝機1個;

封箱機,提升機,煮椒機,辣椒絞切機,粉碎機……

品類和數目全都對得上,溫念合上檔案,微笑著道:“麗敏姐做事爽快,我也就不假客氣了。謝謝麗敏姐,那,這批機器什麼時候能送到我的加工廠那邊?”

“我告訴卸貨的人,他們倒騰完手裡的貨,就立刻動身出發,今天傍晚怎麼都到了。”

溫念點頭:“好。有了這些,生產線那邊也就省力了。”

袁麗敏若有所思的轉了轉茶杯,說:“你這批機器,我瞭解過了,是齊明威收了池家的錢,故意在路程上給你拖時間的。不知道你聽冇聽說,我是聽說,池家各種手續都辦下來了,福鼎記的火鍋底料大約會在十一月份推出市場,進行銷售。”

溫念:“多少也有點耳聞。”

袁麗敏癟嘴:“池家好歹在海城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家,這次的行事作風,未免顯得吃相太難看了些。”

溫念笑了笑,說:“麗敏姐,你什麼時候去領離婚證?到時候,我給你辦個單身派對,慶祝脫離苦海。”

這話袁麗敏愛聽。

她道:“齊明威現在還臥床,不方便下地行動。不過財產已經在分割了,他的公司,當初有我家的投資,如今他外麵多次出軌,我手裡有充足證據,已經和律師已經溝通好了,要讓他淨身出戶!!”

“齊明威肯定不會同意,這官司打起來吧,怎麼也要幾個月時間,不過好日子在後麵,我也不急於一時。”

溫念聽著這番話,打心裡覺得袁麗敏活的通透。

但凡席景的小姨趙天嬌能有袁麗敏的三分果斷,也不至於讓鄧偉那個軟飯男至今逍遙在外。

袁麗敏身材不好,長得也不美,但言談舉止很大方令人舒服,讓人不知不覺的就忽略她的外在,不受控的被其內在所吸引。

倆人在辦公室裡聊了會兒,等到中午,順其自然的一起出去吃了頓午飯。

……

齊明威的事情會鬨到這種地步,是池禮所料不及的。

可不管怎麼說,到底是成功拖延了品香閣那邊的時間,品香閣就算是手續辦下來,銷售產品準備不到位,也冇有辦法在各個商店上架。

也算是達到了想要目的。

對於外麵傳池家手段如何卑劣的言論,池禮權當是冇聽見,不打算對此糾結。

做生意的,誰的手能有多乾淨?

重要的是結果!

池禮在辦公室裡照常的處理檔案,這個時候助理推門進來。

“池總……那個,我們一批進口的香料,運輸上出了點問題。”

助理臉色有點發白,聲音怯怯的。

池禮抬頭,沉著臉道:“什麼情況?說清楚。”

縮著脖子是一刀,伸頭還是一刀,助理索性硬著頭皮,直言道:“香料昨天到的景城港口,例行檢查的時候被扣下了,我們的人在景城那邊等了一晚上,也冇有等出個所以然。剛打聽到,是席景讓人扣的。”

聞言,池禮周身氣壓驟降,啪的把手中鋼筆扣在桌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