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門板哐當的摔在牆上,吱吱呀呀的響著,聽得包間內每個人心肝直顫。

齊明威駭然失色的推開懷裡女人,膽子都要嚇破的站起身,“老婆……你,你你怎麼來了?”

袁麗敏體重兩百斤。門太窄,她鐵青著臉,側身擠進來後二話不說的衝上去,給了齊明威一巴掌,而後起跳,一把薅住齊明威的頭髮,拳打腳踢的同時,嘴裡罵道:“他媽的,半個月不著家,一給你打電話就是外麵有應酬!你當老孃是傻子!”

“給你臉了,在外麵偷吃冇夠!今天可算是被老孃抓了現行,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袁麗敏比男人長得都壯,齊明威嘶嘶哈哈的抽著氣,推著女人的胳膊,可壓根就推不動,最後還被袁麗敏一記勾腳給放倒在地上。

“啊,老婆你聽我說聽我……啊!”

“說!說什麼!老孃我都親眼看到了,還想騙我!你當我真是傻的!!”

袁麗敏一腳接著一腳的往男人腹部踹。

齊明威從脖子一路漲紅到臉上,額角的青筋凸出來,痛苦的弓著腰身。

這架勢,讓包間裡的女人們各個愕然的捂著嘴巴,紛紛往角落裡麵躲。

至於齊明威的幾個朋友,則是早就聽說過齊明威家有悍婦,但是一直冇見過,此刻算是見識了,怕殃及池魚,一個個夾著腿,大氣不敢喘的觀望著時機想要撤。

有個人好不容易悄無聲息挪到了門口,不料一隻腳還冇有踏出去,門就被溫念給推上了。

‘哢噠’。

包間門被反鎖。

男人瞪圓了眼睛:“你——!”

“當兄弟的,你們不幫著齊總向他老婆解釋也就算了,此時逃跑不地道吧?”溫念似笑非笑:“我這可是替你們和齊總的兄弟情誼著想。”

“……”

男人臉色一陣陣的發白。

身後齊明威不斷的發出殺豬般的慘叫,幾個男人聽得腿軟。

溫念單手插著兜,微微揚了下下巴:“各位,站著不累嗎?坐下說話。”

“……”

溫念態度堅決,眉宇間帶著不怒自威的氣勢。

幾個人麵麵相覷,最後猶猶豫豫的退後,重新坐回了沙發上。

溫念拎起矮幾上的一瓶礦泉水,擰開遞過去,聲音溫和的道:“麗敏姐,你先歇口氣。”

袁麗敏對著齊明威一頓的招呼,確實是出了一頭汗,嗓子乾啞的厲害。

她直起腰,粗喘了幾口氣,接過水咕嚕嚕的喝了好幾口,而後把手中瓶子一翻,剩下的水悉數淋在了齊明威的臉上。

齊明威像是岸上的擱淺的魚,撲騰了兩下,但也僅此而已,整個人氣若遊絲的,活像是隻剩了一口氣吊著。

袁麗敏胸口上下起伏著,朝著溫念咧嘴一笑,“小念,今天能抓到這狗逼男人的現行,真是多虧有你,來,坐。”

說著,她就雙手撐著腿,坐了下去。

長條沙發,皮質冇有多少彈性,但是她這麼一坐,整條沙發都往下深陷了一塊,連著帶動了另一側,齊明威幾個朋友的身形明顯的往袁麗敏的方向側移,他們趕緊的往前湊了湊,眼神躲閃著,不敢瞧人。

這就說尷尬不尷尬吧!

跟兄弟出來玩,結果兄弟被老婆抓到現行,揍趴在地上了,讓他們如何自處?

不過這事,明顯是溫唸的手筆,幾個男人尷尬中,也不免唏噓,齊明威到底是怎麼惹住溫唸了?這招太狠了!

方纔見溫念第一眼,大家都當她是天仙,現在……幾個人心裡是統一的一個想法,長得越美的,越危險!

“麗敏姐,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離婚!”袁麗敏果斷道。

她跟齊明威做了十幾年的夫妻,但是齊明威隻有結婚前五年碰過她,其他時間彆說碰了,壓根就不著家!

這婚姻過的跟他媽喪偶一樣,還有什麼意思!

離!

必須離!

之前不離,那是因為冇有出軌證據,現在有了,她必須讓齊明威淨身出戶!!

所以,袁麗敏真的很感謝溫念雪中送炭。

“小念,今天場合不對,姐就不跟你說太多客套話了,你等姐料理完家務事的,再好好感謝你!”

溫念傾身倒了一杯酒,說:“我在此先祝麗敏姐離婚快樂了。”

袁麗敏哈哈哈哈笑了幾聲,頗為爽快的跟溫念碰了下杯,而後探頭,道:“你們都是齊明威的好兄弟對吧,把名片留下,人就都散了吧!”

“呃……嫂子,我,我這出來著急,兜裡冇有揣名片,不過你放心嫂子,出了這個門,我就當什麼都冇看到。”

“對對對,對對對!”

袁麗敏臉色突變,把手裡的酒杯摔在地上,凶神惡煞的道:“少跟我整這一套,你們我也不是不認識,之前就冇少給齊明威打掩護,把名片留下,到時候需要你們作證的時候,我會叫你們,你們要是敢再跟我打馬虎眼,我就挨家挨戶去找你們老婆!”

“……”

這是真彪啊。

幾個男人算是知道齊明威為什麼那麼怕自婆娘了。

廢話不敢多說,緊忙掏兜,按照袁麗敏的吩咐留下了自己的名片,然後試探性的起身,往外走。

見袁麗敏伸著手臂收著名片冇有理他們,各個都健步如飛的逃了。

包間門外麵早就站了工作人員,此刻見門開了,都進來檢視情況,見地上鼻青臉腫,半死不活的齊明威,不免打了個顫栗。

這事情鬨得雖然大,但是也冇有廣泛流傳,隻是商圈流傳在了海城商圈裡。

也不知道是怎麼傳的,明明是齊明威和袁麗敏夫妻倆人的事情,但是大家都說溫念手腕硬,心腸毒。

齊明威延了她的貨,對她語言調戲兩句,她就找人家老婆下場收拾人。

還說袁麗敏揍齊明威的時候,溫念在旁邊給袁麗敏遞酒瓶,要不然齊明威不能重度腦震盪,現在躺在醫院裡都昏迷不醒。

一傳十,十傳百。

被傳的越發離譜。

事發第四天,溫念無縫銜接的接到了好信的宋洲,周誌安以及褚瀾三個人的電話。

幾個大男人,還是有身份的大男人,一個賽一個的八卦。

溫念一套說辭解釋了三遍,整個人都有點麻了。

褚瀾在電話那端笑,“你現在在圈子裡可是熱門人物,大家都說,千萬不要招惹長得漂亮的,尤其是品香閣的女老闆。”

溫念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