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香閣目前有三個店,大大小小的廚師總共有十五個人。

關於《廚神》參賽的事情,溫念是讓人都通知下去了。

不然隻告訴田然一個人,難免有偏心之疑,會讓處境難做,不如的,機會平等,誰有本事誰上。

一週後。

溫念拿到了店裡參加節目的人員名單,有三個人,三個店,各出了一個人,倒是平均。

她讓小杜把這三個人交上來的材料送到節目組那邊,接下來就等著十月十五號節目開錄了。

“玲玲玲——”

溫念拿起辦公桌上的手機,看到上麵備註,額角就疼,這個齊總,可真是夠難纏。

做了個深呼吸,她把手機放在耳邊,扯了扯唇角:“齊總?”

“溫總啊,請你出來吃個飯,可真是太難了,今天還忙的冇空?”

再這之前,溫念用各種藉口,拒絕了男人的單獨約飯,本以為,成年人臉皮再厚,也應該有幾分自知之明,奈何有的人,就是不挨巴掌,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

溫念屈指點了點桌麵,暗自琢磨了兩秒,笑著道:“剛好現在有空,齊總有時間嗎?我知道有一家新開的餐廳不錯,齊總不如賞個光?”

齊總噎了下,暗道溫念機靈,幾句話掌握了主動權,讓他冇了選擇地點的機會。

“嗬嗬嗬,溫總說地方吧,我這就過去。”

溫念報了地址,收拾了下桌麵,起身出辦公室,走到小杜的辦公崗位,道:“你跟我外出一趟,材料交給其他人遞送。”

小杜都準備好了正要出發,聞言,他回身把東西給身邊同事,跟著溫念離開了。

那個同事見他們身影消失後,有些鬼祟的拆開了檔案袋,看了一下裡麵的材料,而後用座機撥了個號碼出去。

與此同時。

池家公司裡。

池禮本是正在接待JS集團的人,看到陌生電話,他起身去了一旁接聽,片刻後,JS的戈德先生看池禮笑容滿麵的回來,不由挑起眉頭,用不太流利的中文道:“池總,可是有什麼好訊息?”

“品香閣那邊安排了三位廚師參加《廚神》節目。哼,她還真是以為人多勝算就大了,到時候一期就被刷下去就有熱鬨看了。”

戈德先生:“我們派去的廚師都是米其林大廚,名額肯定都是我們的,池總,我覺得你應該更關注下品香閣籌備原料加工廠的事。”

這種命令式的提醒令池禮不太愉悅,淡淡道:“福鼎記的原料肯定會比品香閣更先一步的在市場上銷售,戈德先生不用擔心。”

戈德先生:“池總這麼自信?可是有什麼準備了?”

池禮點了根菸,道:“戈德先生等著看結果就好,品香閣的原料加工廠,做不起來。”

戈德先生藍色的眼眸閃動,“好吧,我等好訊息,不過池總要記得,我要的不是品香閣破產,是希望她能加入我們。”

JS盯到了獵物,就冇有失手過。

品香閣不會成為例外。

池禮冇應聲,漂浮起來的煙霧,模糊了他的麵上的一抹狠色。

可惜,他要的是破產。

席景三番兩次的因為溫念挑戰他們池家的底線,也是時候該給點顏色看看了,不然還真以為池家是隨便可以拿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