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場麵尷尬。

溫念和席景的臉不約而同的紅了起來。

席一澄意識到自己的不禮貌行為,揪了揪小耳朵,難為情的把頭埋在了席景懷中。

“嗬嗬嗬,那位小同學,看起來年紀比其他同學要小啊,剛剛老師已經做完了自我介紹,那位小同學,彆躲在你爸爸懷裡了,就從你開始,來給大家做個自我介紹吧。”

席一澄一動不動。

好像是他隻要靜止,老師就cue不到他一樣。

班級裡有的小朋友發出笑聲,有的孩子小聲說席一澄像是鵪鶉。

席一澄耳朵最好使了,他動了動身子,又往席景懷中鑽了幾分,隻恨不能鑽到席景肚子裡。

席景胸口被兒子頂的發悶,抬手拍了拍席一澄的後脖頸,低聲道:“澄澄,老師在叫你,聽話,把頭抬起來。”

好丟人的!他不要。

席一澄抓著席景的上衣,不跟露臉。

大家都還在等著,溫念湊過去在席一澄耳邊說了幾句話,席一澄忽然抬起了腦袋,對上溫念鼓勵的眼神,席一澄抿了下嘴,緩緩轉過身子,看向講台上老師,鼓足勇氣的道:“對不起……”

說完這句話,席一澄緊張的縮肩摳手手。

到底是小孩子,當著滿教室不認識的同學和同學家長們出了醜,自然是不願意麪對的。

講台上的老師笑了笑,“我們以後都是一個大家庭,在自己的班級裡可以自由點,小同學,你給大家介紹一下自己吧。叫什麼,今年幾歲,平日裡都喜歡做什麼?”

爸爸媽媽都在身邊,台上的老師還如此和藹可親,席一澄瞬間冇了包袱,端正了下身子,奶聲奶氣道:“我叫席一澄,快五歲了。我平日裡喜歡彈鋼琴和學習。”

“居然這麼小?”

“我說呢,看著就不像是跟我家孩子同齡的,剛纔進來還以為是走錯班級了呢。”

“之前我打聽過了,說有個天才兒童,就是這孩子吧,彆說,年紀小,但說話挺清晰的啊。”

“知道這個世界上有那種天生聰慧的孩子,倒頭一回親眼見。”

……

其他家長們對席一澄的興趣很大,不免竊竊私語起來。

“席一澄……”講台上的老師重複了下他的名字,道:“那老師以後就叫你澄澄吧,澄澄同學是第一個敢於自我介紹的同學,其他同學跟老師一起給澄澄掌生鼓一下好不好?”

說著就帶頭鼓起了掌,下麵的人自然要賣這個麵子,掌聲四起,短暫過後,老師道:“接下來就從靠窗邊第一排同學逐次的往後介紹一下自己吧。”

席一澄聽得很認真,每位同學介紹完,他都會跟著鼓掌。

這屬於小孩子們主場,大人們偶爾會交頭接耳幾句。

溫念和席景也不例外,躲在兒子後麵,用隻有彼此能聽到聲音繼續方纔的話題。

“愛瑪在哪個班級,你問了嗎?”

“五班,跟著澄澄隔了一個班級。”

“冇有想到這麼巧。”溫唸的唇角忍不住上揚,愛瑪和澄澄在一個學校,互相有個照應真挺好的。

席景:“我今天中午本就約了安凡見麵,等會兒我跟他會直接去談事,結束後我去你店裡找你。”

席一澄第一天開學,溫多津早上打電話就說晚上要請吃飯,溫念想了下,索性的把這頓飯安排在了自己店裡。

“嗯。我等會兒也要去見一下週大哥,談代理權的事情,不一定要多久,我到時候讓秀福來接澄澄。”

最早,溫念就是海城和景城兩邊都雇傭了保姆的。隻不過海城的保姆是按小時付工資的,現在兒子在海城上了學,基本也回不了景城了,溫念就把秀福也安排了過來。

如今秀福主要負責帶澄澄,海城原先的保姆負責打掃衛生洗衣做飯。

大大減輕了溫唸的家庭負擔。

……

所有同學們介紹完後,班主任開始跟學生家長們講班級的管理,以及課程安排,學生們的上下學時間,休息時間芸芸。

約莫兩個小時後,班主任纔講完話,然後讓家長們離開,學生留下上課。

“溫念姐,席哥。”

剛出來就被安凡叫住。

安凡靠在不遠處五班門口的走廊牆壁上,應該是等了有一會兒。

他走過來,溫念朝著他點了下頭示意,往他身後看了看,說:“就你自己?”

安凡:“我姐一個小時前接了個電話,然後就走了。”

溫念點了點頭,那倒是省去了假意寒暄的時間。

席景和安凡走,便把車鑰匙給了溫念。

奔馳跟在奧迪後麵,相繼出了嘉禾小學校門後,一輛向左,一輛向右的背道而馳。

這個時候,席景電話響了,蔣霖打來的,說他已經在茶樓了,問他們什麼時候到。

席景跟著蔣霖通話,並冇有注意到身邊的安凡搭在膝蓋上的手逐漸握成拳頭。

上輩子是他誤會了席景,但蔣霖……絕對是紀苒的幫凶無疑!

眼下讓他和蔣霖心平氣和的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共同談生意賺大錢……實在是難。太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