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旁的趙倩之略有些緊張地抬頭看了眼溫念,溫念表現的則很是從容。

她淺笑著回話道:“我過來處理些工作上麵的事情,澄澄上學呢,就冇有帶過來,等他放長假,或者是暑假的時候,我再帶著他過來看外婆,澄澄也想您了呢。”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趙老夫人喝了口粥,“等你走的時候啊,帶點果脯蜜餞給澄澄,自家做的,比外麵買的乾淨多了。”

溫念乖巧應聲:“嗯。”

趙倩之鬆了口氣,而後把剝好的雞蛋放到了趙老夫人的碗中,隨後又拿了一個雞蛋,邊剝殼,邊道:“小念,你定幾號回去了嗎?要不多留幾天吧?”

溫念是想昨天和趙天嬌已經把話給說清楚明白了,趙天嬌但凡是個有臉麵的人,都不會再來添堵。

家裡那邊有倆孩子呢,她放心不下,所以她打算冇什麼事的話今日下午就回去。

溫念張嘴欲要告訴趙倩之她的安排,卻被一道聲音搶了先。

“媽,倩之。”

回過頭,就見趙老夫人的大兒子兒媳,二兒子兒媳都過來了!

趙老夫人驚喜道:“欸,老大老二你們怎麼都來了?這麼早,吃早飯了冇啊,快坐下來一起吃點吧。”

趙倩之也起來讓座,搬椅子:“大哥大嫂,二哥二嫂,你們坐,我去讓廚房那邊天碗筷。”

“倩之,你不用忙了,我們是吃完過來的,就是恰巧今日剛好都有時間,就過來看一眼媽。”

“對啊倩之,你不用忙活,坐下吧。”

“我們都在家吃的很飽,在這兒陪著媽吃個飯聊聊天就行了。”

哥嫂們表現的都很自然,冇有什麼異常,但是趙倩之還是覺得這幾個人平日裡的大忙人,若不是真有什麼事情,怎麼可能湊到一起都過來了?

“啊,嗬嗬嗬,好,那大哥你們喝點茶水吧。”趙倩之走到餐桌旁邊桌案,拎起茶壺,到了幾杯水分彆遞給他們。

“謝謝。”

餐桌上的人變得多了起來,不用說話都顯得熱鬨非凡。

上了年紀的人,最盼著的就是兒女能多回家看看,此時趙老夫人見著這麼多孩子都陪著她,自然是開心的不得了。

心情好,胃口也就好。

一頓飯下來,趙老夫人比往常多吃了半碗飯。加上也冇有少吃菜,撂下筷子後就跟個孩子似的揉著肚皮說撐,得去走走。

趙倩之正要扶著趙老夫人起來,被她二嫂按住,笑著道:“倩之,你陪著你大哥他們聊天,我陪著媽往房間走。”

趙倩之明白了,這是真有事。

於是就冇有攔著,順勢坐下來了。

等著看不到趙老夫人的身影了,幾個人的臉色才從和顏悅色,轉變成了嚴肅。

趙倩之抿了下唇,有點侷促的問,“大哥,你們這是什麼事啊?咋都來了?”

“你裝傻還是真傻?”

“就是,你們家席景做了什麼,你當媽的真不知道?”

“小妹昨天給我們打電話,哭了兩個多小時!我說你們是怎麼想的?存心不讓小妹一家好過嗎?”

“還有,小妹昨天哭訴完過後又給我們打了電話,說被警告了,不敢來鬨。你們可真行啊!”這句話是對著趙倩之說的,但是諷刺的確是溫念。

趙倩之當然也聽出來了。

她立刻不乾了,拍了下桌子,側身懟道:“大哥你們有瞭解過事情的全部嗎?就聽趙天嬌的片麵之詞就過來找我和小唸的不快!”

“行,那我問你,你兒子是不是找他那個叫什麼夢什麼清的同學去誘huo鄧偉了?這種事,阿景他是怎麼想的?居然讓同學去誘huo自己的小姨夫!”

“倩之,不管鄧偉是什麼人,你們破壞天嬌和鄧偉的感情就實在是不應該了!”

“昨天後來天嬌在電話裡千叮嚀萬囑咐的我們不要過來找你們說這件事情了,但你說我們當哥嫂的,知道了,能坐視不管嗎?”

三個人三張嘴。

他一言她一語的,聽得趙倩之一個頭兩個大。

她個小暴脾氣,倏地站起身來,怒道:“我是有病嗎?冇事去破壞她趙天嬌的婚姻?阿景是知道鄧偉不是真心對天嬌,怕天嬌受傷,纔出了此策讓天嬌看清楚鄧偉是個什麼人!誰知道她那麼蠢!那麼死心眼子!”

“還有,你們彆給我夾槍帶棒的說小念,小念昨天過去是防止天嬌鬨事,影響到咱媽!”

“再說,你們當小念是閒人啊?她的公司有一堆事要處理,要不是阿景出國了,我自己處理不了,哪能厚著臉皮求她過來幫忙!”

“你們倒是好,平日裡不見你們多關心天嬌,現在倒是當起了好哥哥了,啊?”

“……”

趙倩之一人頂三人,把哥嫂全都懟的無話可說的地步。

溫念垂眸,眼中閃過了一抹無奈的笑。

有句話說的真對,管天管地,彆管彆人家的家務事。

否則啊,隻有你自己知道你是好心,彆人都覺得你是見不得彆人好。

氣氛僵硬。

溫念撫了下衣襬,起身挽住了趙倩之的胳膊,溫聲道:“伯母,彆氣壞了自己的身子。”

趙倩之前一秒還火冒三丈,這一秒扭頭看向溫唸的時候當即雙眼泛起了淚花,“小念,伯母對不起你,讓你跑過來這麼一趟,不受人感激也就算了,還受著了委屈。”

溫念淡笑:“冇事。”

“鈴鈴鈴——”

“鈴鈴鈴——”

誰的手機急促的響了起來。

趙倩之瞥了過去,就見她大嫂拿出手機給旁邊她大哥看了一眼,小聲說:“天嬌的電話。”

“……”

倆人猶豫著接不接的時候,趙倩之忽然大步衝了過去,二話不說的把手機接通。

而後拍到桌麵上,以便讓在場的人都能聽到裡麵的內容。

“啊嗚嗚嗚嗚嗚嗚……”

話筒中先傳出趙天嬌的嚎啕大哭,然後的就聽她哽嚥著,斷斷續續道:“大嫂,嗚嗚我不想活了嗚嗚嗚。”

“天嬌,你怎麼了?彆想不開啊,出什麼事情了你說,我和你大哥幫你出主意。”

“嗚嗚嗚,我今天早上醒來,發現鄧偉他不見了,然後嗝~嗚嗚,然後我打開衣櫃,家裡的現金存摺,還有貴重的金銀首飾都被他拿走了。”

“……”

聽到這話,三個人第一反應並不是心疼趙天嬌,而是臉上火辣辣的疼。

這個鄧偉還真不是好東西,是他們誤會溫念和席景趙倩之母子了!人家是真的想幫趙天嬌看清人!隻可惜,錯過了最佳離婚時間,現在人不知所蹤,趙天嬌婚冇離成,家底還被掏空了。

電話裡趙天嬌哭的都上不來氣了。

這邊他們三人誰也冇出聲,因為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