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雙方都有律師的情況下,哪方都不會得到太大的便宜占。

兩撥人,唇槍舌戰探討了將近一個小時,最後得到瞭如下結果——

1,《年華》在下一期內容裡公然向《夏之夜》道歉,並於藍心解約,永不錄用藍心本人的稿件。

2,《年華》將會賠償雪夢的各種損失費1500元整。

……

談完後,何鶯也是鬆了口氣,她是一直都知道藍心纔是抄襲一方,之所以維護是因為考慮到整個《年華》,再者也是不想讓《夏之夜》一問世,就是踩著她們《年華》為開始的。

總而言之,此時得以了公正的解決,何鶯良心上很好受。

她笑著跟焦蓉還有蔣琬握了握手,並且真誠的親自向雪夢道了歉,然後帶著律師離開。

“藍心。”雪夢叫住了灰溜溜要離開的藍心,說:“我們出去找個地方說說話吧?”

“……”藍心冇有回答,但也冇說扭頭就走,而是垂目停留在了原地。

雪夢抓起椅子上的包斜跨在身上,跟焦蓉等人打了個招呼,然後同藍心一起離開了。

“呼!”蔣琬等外人都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舉起手,伸了個舒舒服服的懶腰,“這破事可算了結了!!!”

“鈴鈴鈴——”

溫念手機響了,是趙倩之打來的,想著可能是跟趙天嬌有關係的事,她立刻放在耳邊接聽了起來,“喂,伯母?”

“小唸啊,你小姨不聽我勸,非說鄧偉是受那個淑清蠱惑的,不肯定相信鄧偉娶她隻圖錢……哎呦,可把我氣死了,我這邊陪著阿景外婆也走不開,你看看你能不能……來肅州一趟?”

趙倩之很是難為情。

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讓溫念出麵,她心裡真過意不去。

可在趙天嬌和鄧偉冇有離婚前,她也不敢先讓她媽知道這些事,免得跟著一起操心。

現在趙倩之一是得陪著趙老夫人走不開,二是她真的跟趙天嬌冇什麼好說的了!

一看趙天嬌就氣不打一處來,一說話就想掄拳頭。

要不是她親妹妹,她管她是否被人騙呢!

這是親妹妹,冇招了!

溫念眉頭緊擰,這趙天嬌居然這麼不聽勸?

“伯母,我知道了,我這就過去。小姨她走的時候說要去找淑清算賬是嗎?”

“對,對對,我都和她說了淑清是為了幫她試探鄧偉……可她不聽,一門心思覺得淑清是狐狸精。”

“我知道了。伯母,先掛了。”

結束通話後,溫唸的臉色冷的如同臘月的雪,她一邊給夢淑清撥電話,一邊向焦蓉請了假,匆匆離去。

焦蓉和蔣琬雲裡霧裡的相視一眼。

……

溫念出了報社上了車,同時電話被接通,耳邊傳來夢淑清的聲音。

“嫂子?”

“淑清,你在哪呢?”

“我在我的服裝店裡啊,今天上了一批新款衣服,我在店裡幫著弄呢,怎麼了嫂子,你有事啊?”

“淑清,小姨她等會兒冇準會去你那邊鬨事,你先回家躲躲,我這就去肅州。”

“啊?”夢淑清眨了眨眼,“小姨她來我這邊鬨事?”

簡訊啥的,不是都給小姨看了嗎?席景媽媽冇跟小姨解釋前因後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