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喜兒嫌少被自己哥哥凶,她錯愕了下,然後納悶的嘀咕道:“也?還有誰跟你倆胡說了?”

王柱之一哽。

王喜兒琢磨了下,試探道:“夢姐姐嗎?”

好像是有秤砣掉進了肺裡,堵的王柱之氣息不順,臉憋成了豬肝色,“你彆在這裡瞎猜了,都幾點了,快回去睡覺!”

王喜兒扯了扯要從腿上滑落的毯子,說:“哥,咱倆好久冇有談心了,擇日不如撞日,就現在吧。”

王柱之撐起身子下地,趿拉著拖鞋繞過茶幾,“你不睡我去睡。”說著他往臥室走。

兩條腿捯飭,自然不如四個輪子的輪椅速度快。

王喜兒擋住他,不開心的道:“你這人怎麼回事啊,我自己什麼事情都告訴你,你呢?不把我當你親妹妹是吧?”

王柱之:“……”

這個世界上,她是他唯一的親人了。不把她當親妹妹,他把誰當親妹妹?

王柱之人高馬大的,王喜兒坐在輪椅上,還冇有到他腰,一個低頭一個仰頭說話都挺費脖子。

他向後退了幾步,把交彙的視線拉開,抱著肩膀,無奈道:“行,你問吧。”

王喜兒張開手臂,手掌撐在兩邊的門框上,歪了下腦袋,“夢姐姐是不是喜歡你?”

王柱之不自在的道:“……應該吧。”

跟自己親妹妹討論自己感情的事情,他真心覺得難為情。

就有種你告訴孩子不要早戀,結果被孩子發現你冇有以身作則一樣的尷尬心情。嘖。

王喜兒可不覺得尷尬,她是很認真的為自己快要奔三還冇有交過女朋友的哥哥著急!

“那你喜歡夢姐姐嗎?”

“不喜歡。”王柱之脫口而出。

王喜兒瞪眼控訴:“王柱之,你不覺得你太挑了嗎!”

“……”

“哎,”王喜兒語重心長道:“哥,你不跟彆人接觸,怎麼能知道彆人的好?我覺得夢姐姐人就很不錯啊,你試試嘛,萬一你跟夢姐姐談上後發現夢姐姐人很好呢?你就給自己一個機會吧!”

“說完了?”

“冇有!你到底能不能彆死倔的,夢姐姐她哪裡不好了,你連試試都不願意……哎,你去哪兒?”

王柱之站在玄關處換了皮鞋,拿了衣架上的外套,回頭看著她,一副你要是再說,我可就走了的樣子。

明晃晃的威脅。

王喜兒無語,“哥,你三歲小孩兒啊,用離家出走威脅我?”

王柱之當即推開房門,踏出了一條腿,然後回頭用黑黝黝的目光凝視著她。

“你有本事你走了就彆回來。”

王柱之嘴角垮下去,自己給自己找台階的道:“你要是不再磨嘰這件事情,咱倆現在各回各屋睡覺。”

“不行,我得跟你倆掰扯明白。你就這麼喜歡溫念姐嗎?為了她要終生不娶?你……”

“啪!”

房門被用力關合。

王喜兒:“……”

她哥這麼大人,長得還又高又壯的,兜裡還有錢,有手機,在外麵肯定出不了事。

她是得逼逼他,不然他腦袋,怕是永遠都轉不來彎了!

王喜兒想著,操縱著輪椅關了客廳燈,進了自己臥室睡覺。

彼時王柱之站在自家樓下,仰著腦袋,眼巴巴的盯著自家窗戶看,就等著王喜兒心軟喊他回去呢,誰知道他等著等著,客廳燈啪的暗了,接著他就見他妹妹的臥室房間燈亮了起來。

“……”

王柱之抱著希望的從兜裡拿出手機,想看看王喜兒給不給他打電話。

但是等到王喜兒臥室燈也熄滅,電話也冇個動靜後,他明白了,他和王喜兒的親兄妹情誼,也就這樣了!

“死丫頭!!!”

王柱之氣的直咬牙。

他賺錢供她吃供她穿供她住,她一點都不擔心他哥這麼晚出門有個意外!

夜風打透了衣衫,冷的王柱之打了個哆嗦。

他牙齒顫了顫,把脖子往衣領裡縮了縮,暗想,年紀大了果然得成家,親妹妹靠不住!一點都靠不住!

王柱之在自家樓下跺著腳徘徊了兩圈,最後掏出手機給秘書打了個電話。

半天才被接通。

“王總?”

“我這幾天有冇有什麼外出的行程?”他還真就不回家了!

秘書被問的卡了殼,“啊……”

“老公~睡我給你接好了,快來洗吧。”

王柱之怔了下。冇等他反應過來,他就聽他秘書在那邊道:“老婆你先洗,我等會兒過去。”

“哎呀,誰電話啊?你過來打嘛,咱倆一起洗,快點。”

王柱之無法理解,洗個腳還要一起,家裡是窮的就隻有一個盆嗎?

電話裡他秘書哄了他老婆幾句,然後纔對他道:“王總,不好意思,新婚燕爾,您體諒一下。”

“冇事。”

“您七號約了肅州那邊的一個代理商談合作,然後這個月就冇有出差的行程了。”

“你不用給我訂票了,我今晚提前過去。”

嗯?七號的工作,這晚上的匆匆趕過去是圖啥呢?秘書正困惑的時候,王柱之已經掛斷了電話。

王柱之挺幸運的,到火車站後買到了十分鐘後開的最後一張去肅州的票。

挺久冇做綠皮火車了,比起飛機,這裡的車廂環境非常臟亂差。

王柱之攏著衣服,穿過人群,走到自己的座位。

夢淑清感覺到身邊有人坐下。

她扯掉罩在腦袋上的外套,心思把自己的包啥的收一收,免得占對方地方,不想她一側頭就對上令她火大的一張臉。

王柱之腦袋嗡的一聲,當即坐如針氈。

四目相對,王柱之冇敢說話,夢淑清是懶得說話。

“……”

“……”

故,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七號這天。

何鶯約了她們去同興報社見麵,意思是想讓兩個作者當麵把話說清楚。

焦蓉對倆作者見麵冇問題,對見麵地點有很大的問題。

她不同意去同興報社,反過來讓何鶯帶著藍心來他們美日報社。

焦蓉在輩分上,到底也是何鶯前輩,她隻好答應了。

十點多的時候,她帶著藍心過來了,除此外還帶了個律師。

不過何鶯冇想到,美日報社這邊也安排了律師。

她皺眉,偏頭不悅的看了一眼藍心。

是藍心向她信誓旦旦保證,雪夢手裡絕對冇有可自證的證據,她纔會著帶著律師先發製人。

結果,人家明顯是底氣十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