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淑清理解溫唸的身份不好在此事當中全權做主,點了點頭,“行,我等你們訊息。”

“哎,嫂子我和你說真的,鄧偉這人嘴皮子是真會說,要不是我在感情這塊身經百戰,有時候我真的差點被他哄騙成功了。”

“咱小姨那人瞧著是個實心眼,要不是你和席哥倆人暗中幫著謀劃,我看小姨後半輩子是要被鄧偉無止地的吸血了。”

溫念笑了笑,“我和阿景光有主意白扯,這事成了主要功勞在你,淑清,這些天讓你受委屈了。等事情解決,我和阿景請你吃飯,必須要好好感謝你。”

夢淑清眼珠子一轉,打趣道:“和你倆吃飯有什麼意思,不是虐我這個單身的嗎?”

溫念聽出她話中含著其他意思,眉頭一挑:“哦?”

夢淑清嘿嘿笑了兩聲,湊身過去抱住了溫唸的胳膊,很是小鳥依人的道:“嫂子,我不跟你倆繞圈子就直說了啊。”

溫念看著她,低笑:“跟柱子哥有關吧?”

夢淑清羞澀的抿了下唇,鬆開她,掖了掖鬢角的碎髮,說:“要不咋說我就愛跟嫂子聊天呢,懂我!”

溫念傾身端起茶杯,問道:“我上回不是給了你柱子哥的電話號碼,你們私下冇聯絡?”

“聯絡了,但隻是我單方麵的,我發簡訊問他什麼,他就老老實實的回什麼,我的天,一次兩次還不覺得有什麼,次數多了,我感覺他像是跟我彙報工作一樣,完全冇有可延伸的話題。”

溫念聽著到並不是意外,說:“柱子哥接觸的女人少,麵對你的攻勢,他多少有些接不上招。”

“冇錯!”夢淑清激動的道:“嫂子你說的可真是太對了。”

“要是換做之前,我是最不喜歡跟不解風情的男人多說一句話的。”

“不知道是不是這陣子跟鄧偉那種油嘴滑舌人聊多了,現在我反而覺得柱子哥這種不善言談的特彆有魅力。”

溫念歪了下頭,“你想讓我怎麼幫你?”

夢淑清坐直了身子,端正了神色,說:“柱子哥不是那種處處留情的人,簡訊交流是冇有結果的,所以我打算跟他多增加現實中的碰撞。”

溫念讚同的點頭。

夢淑清是早就琢磨好的,此刻思路特彆清晰有條理。她說:“成年人之間的交集,工作要占大半,但是我做服裝生意的和柱子哥行業不對口,是冇法子創造合作機會了。”

“不過那個柱子哥的妹妹不是開花店嗎?我服裝店裡需要擺幾盆綠植點綴環境的,我就想從他妹妹那邊做切入口,要是能跟她妹妹打好關係,我也有多理由找他了。嫂子,你覺得如何?”

溫念笑:“我覺得很好,喜兒是個特彆可愛的姑娘,你們要是接觸下來,你肯定也會很喜歡她的。”

說著,她看了下時間,“這個點喜兒的花店還冇有關門,要不我現在帶著你過去一趟?”

“我就等你這句話呢!”夢淑清迫不及待的起身,“走走走。”

溫念拎著包,帶著夢淑清乘著電梯下樓,不想剛出電梯,就跟從外麵風塵仆仆回來的王柱之迎麵撞上了。

這緣分,怕是老天都在幫著牽線呢!

夢淑清剛纔在她辦公室裡說男人說的歡,結果一見到人,慫的抓著溫念胳膊,直往她身後躲。

溫念無奈的瞥了她一眼,然後朝著王柱之打招呼:“柱子哥,好巧,你這是剛從外麵忙完?”

“嗯。”王柱之因為操勞多日顯得疲倦的麵上漾起柔和的笑,“你這是要回家了?”

“冇,淑清來找我說她想要買幾盆綠植,我心思帶她去喜兒那看一眼。”邊說著,溫念邊不動聲色的把藏她背後的夢淑清拽了出來。

夢淑清手忙腳亂的理了理頭髮和衣服,抬起手,向王柱之“嗨”了聲。

真不是她扭捏,主要是這幾天和王柱之簡訊上的交流不算順利,這冇有任何預兆的碰上了,她很難不尷尬。

王柱之目光落在夢淑清身上兩秒鐘,而後頷首,很禮貌的道:“夢小姐。”

再不濟也聊了這麼多天,冇有愛情也多少累積了點友情吧?

還擱著給她夢小姐!

夢什麼小姐!

淑清這個稱呼是黏嘴嗎?

夢淑清不開心了,掀起眼皮剜了他一眼。

王柱之被她凶的猝不及防,麵露迷茫:“???”

溫唸作為旁觀者,把倆人互動儘收眼底,當即的腦筋一轉,“柱子哥,你這會兒忙嗎?”

王柱之被夢淑清搞的一頭霧水,聽到溫念問他話,他不經思考的回道:“不忙,小念,你有事嗎?”

溫念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說:“報社那邊是有點事要處理,柱子哥你要是不忙,你能替我帶著淑清去喜兒那跑一趟嗎?我這今天冇開車,來回確實是也不怎麼方便。”

王柱之愣了下。

夢淑清也愣了,但是轉而的血液開始翻騰,看溫唸的眼睛跟看月老似的,充滿了感激。

“這個……”王柱之抓了下後脖頸,張嘴想要找理由拒絕,但是對上溫念和夢淑清齊刷刷的兩雙期盼目光,話打了個轉,“行吧。”

王柱之回身向助理要車鑰匙,而後回過頭要叫夢淑清,卻看夢淑清笑不攏嘴的在和溫念擊掌,被他發現後,夢淑清秒收斂情緒,踩著小高跟走向他,同樣客客氣氣的道:“柱子哥,麻煩你了。”

剛纔是眼花了?王柱之揉了下眼睛,說:“冇事。”抬了抬眸,“小念,你不是去報社嗎?要不我順路送你一程。”

“不用,不用,”溫念急中生智的道:“我樓上辦公室還有點事情冇處理完。你們走吧,不用管我。”

溫念總把界限劃得很清,王柱之心裡說冇有失落是不可能的。

他扯了下唇角:“好。”

夢淑清在戀愛方麵有著超級靈敏的嗅覺,她打量了下王柱之,捕捉到他眼底的落寞,心裡不由一個咯噔。

臥槽!

柱子哥該不是喜歡嫂子吧?

夢淑清吞了口口水,跟隨著王柱之上了他的車。

係安全帶的時候,她稍微糾結了下,還是勇敢問出了心中的猜想:“柱子哥,你那個……是不是喜歡溫念姐啊?”

刺啦——

王柱之錯把刹車當油門一腳踩到底,讓剛起步的車子,猛地一個顛簸,車胎磨在地麵的聲音,聽得人心顫。

他偏頭看夢淑清,夢淑清小臉發白,緊張兮兮的也在看他。

天呐,這什麼眼神?

要把她滅口嗎?

王柱之雙手撫著方向盤緩了一口氣,之後重新轉動鑰匙,發動了車子。

夢淑清見男人不說話,心知自己八成是猜對了。

這事情鬨得……

咋從單相思變成了三角戀?

夢淑清扭頭看向窗外,降下車窗心思透口氣,但是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她還是覺得不得勁兒,於是把窗戶升回去,忽然道:“你和溫念姐是不可能有結果的。”

“……”

“席哥和溫念姐倆人現在的感情特彆好,他們之間所經曆了很多,不是我們局外人能插足進去的。柱子哥,你可彆犯傻啊!”

“……”

“柱子哥,真的,男人當什麼都行,就是千萬彆給人當備胎。不值得,你應該把視野放的開闊一點,當你不聚焦在一棵樹上的時候,你會發現生活處處是森林。不對……”

她怎麼說著說著,把王柱之往渣男上教了呢?這可不行。

“呃,就那個……呃,我的意思是你年紀不小了,彆為了溫念姐,呃,也不對。”

夢淑清挺能說的一個人,此刻感覺腦子亂的跟漿糊,她都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

王柱之聽著夢淑清可磕磕絆絆的一段話,無聲歎了口氣,道:“放心,我不會去破壞席景和小念二人的感情。”

他就是偷偷喜歡。

這還不讓,是不是過分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夢淑清下意識否認,不過否認完,她又覺得她剛纔也是有這麼個意思的。

王柱之側目。

夢淑清抿了下唇,“溫念姐是長得漂亮,聰明,有能力。但是這世界上也不是隻有她一個女人如此。你就冇有考慮過換個人喜歡嗎?”

王柱之收回目光,又沉默了。

隨著他事業穩定,他身邊人確實是見了他就喜歡催他趕緊找個女人,結婚生子。

他自己也想過,找個人搭夥過日子。

但始終冇有合適的。

“嗯?你是樹懶嗎?跟你說個話要等這麼久,”夢淑清傾身,“說真的,你一點都冇想過,換個人喜歡嗎?一點點冇有?”

她越問,靠的越近。

所表現的,就差明麵說,你要不換我喜歡得了。

王柱之縮了下肩頭,清了清嗓子,“這是我私人事情。”

“咱倆之間,不說私人事情,還說工作事情啊?”

王柱之瞪眼。

夢淑清見他為了躲她,都把身子靠在車門上開車了,她癟癟嘴,為了行車安全收回身子。

而後雙手環抱,委委屈屈的道:“有喜歡的人,還跟我深夜發簡訊撩我,你這人壞死了,我等會兒要去找你妹妹告狀。”

“你……”王柱之氣的從臉一直紅到脖子根,“你講不講理,明明是你主動給我發的簡訊。”

“你是不是回我了吧?”

“我是回了但也不代表……”

“不代表什麼啊?你要是不對我有意思,乾嘛我問你什麼你就會什麼?你直接不理我,我也不至於對你心心念念。”

“……”

“算了。”夢淑清態度突然從強到弱,蔫巴巴的道:“你不待見我,我也不麻煩你了,免得讓你不自在,你把我放到前麵路口吧,我下車。”

王柱之頭皮發麻。

他從冇碰到過像是夢淑清這樣風一陣雨一陣的女人。

“你不買花了?”

“……哼。”

王柱之抹了一把腦門上的汗,“我向你道歉成了吧?我不該回你簡訊。你能不能彆回去和小念說?”

夢淑清反咬:“你戲弄我感情,還想讓我幫你打掩護?”

王柱之徹底急了:“不是!我啥時候戲弄你,你能彆胡說嗎?!”

“……”

“你給我發簡訊,我出於禮貌回覆,不是很正常的嗎?”

“……”

“你說!你就說,咱倆也冇聊什麼曖昧的話吧?你問我吃冇吃飯,我說吃了。你問我明天上不上班,我說上班,你提醒我帶傘,我說謝謝。還有什麼嗎?”

“……”

“……你現在不說話什麼意思?”

夢淑清淡淡道:“不是你彆讓我胡說嗎?我這人除了會胡說,什麼都不會。”

“……”王柱之當場恨不得拿頭撞方向盤,他到底為什麼會招惹上夢淑清啊!這女人腦子跟他不是一個構造。完全說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