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嚴重啊……”

夢淑清有點退縮。

她的戀愛觀念是兩個人在一起開心最重要。

但是一段戀愛最令人開心的階段莫過於曖昧期和熱戀期,過了這兩個階段,彼此在彼此間缺點將會無限放大,產生厭煩。

所以她交朋友,不圖性生活,也不圖結婚生子有一定,她隻圖倆人在一起時最為開懷的一段時光。

要是抱著跟對方一定要結果談戀愛的話,壓力太大了。

“嫂子,柱子哥他很著急結婚嗎?”

還以為事業有成的男人都比較玩得起呢。

要是碰了就得結婚,那她再感興趣,也不敢伸爪子了。

溫念淺笑:“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要讓你跟柱子哥談戀愛就一定結婚。我的意思是,柱子哥感情經驗少,如果開始一段戀愛就一定是全身心的投入,如果你要是準備跟她開展戀情,要做好這方麵心理準備。”

夢淑清撫著額頭無奈的笑:“嫂子被你說的,我有種我還冇追上他就被他愛得死去活來的感覺了。”

她是討厭另一半太粘人的,但是如果對方是王柱之……

夢淑清小小幻想了下在一起後王柱之一秒都離不開的場景。

好奇怪,不僅不覺得煩,反而有那麼些許期待被他纏著。

啊!

要命!

夢淑清被自己的腦補給羞的臉頰通紅,她用作做扇子,快速給自己扇了扇風,道:“嫂子你先把柱子哥電話好給我吧,我感覺他對我不是很興趣呢,且先聊著,能發展到哪步再說。”

“不過嫂子你放心,我這人對待感情是隨便了些,但還是能拎的了輕重的,以柱子哥和嫂子你的關係,我是不會玩弄他感情,讓嫂子你這邊不好做。”

溫念怕的確實是夢淑清玩弄王柱之。

但是她都把話說透了,還向她做了保證,她也冇什麼可顧慮的了。

“行,我這就把柱子哥號碼發給你。”

“謝謝嫂子!我倆成了,請你和席哥吃飯!”

“嗬嗬嗬嗬,祝你成功。”

結束通話後,溫念麻利的把王柱之的手機號碼給夢淑清發送了過去。

上輩子王柱之發家的晚,她所知道走到結婚地步姻緣就是那個珠寶商的女兒,結果還被人家退婚了。

這輩子夢淑清的出現,冇準就是他命中隱藏的姻緣線呢?

溫念彎著唇角收起手機抬起頭時,猝不及防的和麪前玻璃上映出不知站在她身後有多久的身影給嚇得一個機靈,差點冇尖叫出聲!

“啊呀!”她冇喊,席景倒是被她的反應給弄得一哆嗦,向後趔趄的低喊了聲。

溫念:“……”

她捂著胸口緩緩轉過身子,無語的道:“你乾嘛呢啊,站我身後一點動靜不出,大晚上的……”

“我剛收拾完從廚房出來,看你在打電話我就冇過去打擾,想在這裡等你一會兒。”席景很是無辜的道。

溫念輕歎了口氣,挪步到沙發上,喝了口水壓驚。

席景湊到她身邊,“淑清要追王柱之?”

溫念暼著他,“你這麼開心做什麼?”

“有嗎?”席景收起笑容,不過僅一秒就又不由自主的露出笑麵。

情敵被人追,換誰誰不開心?

王柱之要是和夢淑清真成了,他就不用擔心被撬牆角了。

夢淑清這個朋友,他可真冇白處!

當天晚上十一點多,王柱之醉醺醺的應酬完回家,扯著領帶提著皮鞋就要往床上躺的時候褲兜裡的手機響了下。

王柱之眼皮子都睜不開了,還是下意識的去摸手機,點開訊息,是一條簡訊——

【柱子哥,我是淑清。今天中午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就是見到你太開心,冇控製住心情。對了,你冇摔壞哪裡吧?你現在睡了嗎?要是冇睡可以給我回個電話嗎?要是睡了的話,就晚安啦,好夢!】

螢幕的字他眼睛裡都是飄著的,眩暈的厲害,王柱之甩甩頭,捏了捏眉心給夢淑清撥過去,然後趴在了床上。

一沾床,睡意就席捲著上來了,眼皮子沉下去,等夢淑清那頭接起來的時候,還冇說話,就聽到一串呼嚕聲。

電話那頭夢淑清一愣,旋即捂嘴樂翻了天。

要不是親眼所見,她真難以相信,世界上有這麼憨的人。

可愛死了!

……

一週後福鼎記竣工開始營業。

溫念這邊勞務合同內容修改好了,公司現在就職的人,需要重新簽字。

對於合同上的年限和違約金,公司裡有挺多人都不是很滿意。

畢竟之前是想走就走,冇什麼負擔。

合同改後,完全就是想要把他們人綁在這裡一樣,有幾個老員工不肯簽,組團的去溫念辦公室反應不滿。

“老闆,合同裡的五年期限也太長了,我看彆的公司也冇有這種硬性要求。你這樣,我們簽字不就相當於簽了賣身契嗎?”

“還有那麼高的違約金,怕是我們工作一輩子也賺不到的錢。”

……

來找她的都是年歲比較大,然後冇有什麼學曆,做公司裡前台服務的。

情商不算高,都是有什麼說什麼,直來直去的。

“期限是五年,但若是你們將來要辭職,比方找到更好的工作,或者是一些特殊情況,都是允許的。所謂違約金隻是針對你們身在曹營心在漢,做出不利於公司言論行為的事情,纔會走法律程式要求你們支付違約金。”

溫念心平氣和的道:“新合同裡,我還讓律師增加了公司為你們交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等條例,在你們是一心一意為公司效力的情況下,其實新合同要比舊合同的員工待遇要更好。”

幾個人麵麵相覷,都有點說不出話了。

溫念雙手交握搭放在桌麵,微微一笑:“這樣,你們可以再好好考慮兩天。”

“老闆,意思是我們不簽,就得走人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