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倩之早前見過夢淑清,印象中就是個非常洋氣會打扮的一個孩子。

不過時隔多年,這孩子穿衣可真是越發大膽了!

那領口低的都快看到溝底了。

讓她這大歲數瞧著血壓蹭蹭的,隻能暗歎,得虧不是她閨女,不然高低把頭錘掉。

“嗬嗬嗬,淑清,”趙倩之收起怒氣,笑著招了招手:“快進來,讓伯母好好看看,你這孩子最近忙什麼呢啊?”

“嗐,瞎忙活。”夢淑清兩手拎著補品,抬腳走過去,說:“搞了點服裝生意,這還要多虧有席哥照顧我才能順順利利走到今天。”

“你們是同學,互相照應應該的。你看看你客氣了不是,過來我們就很開心了,帶這麼多禮物做什麼。”

“冇什麼貴重物品,都是帶給外婆補身體的,我的一份小心意。”說著,夢淑清看了眼旁邊的趙天嬌。

趙天嬌把臉撇開,大步流星的走了。

夢淑清悻悻然的收回目光。

她等會兒要做的事情,還真有點對不起這位小姨。

不過事要是能辦成,讓小姨從軟飯男中脫身,她也算是功過相抵了!

趙倩之對著趙天嬌的背影翻了個白眼,然後拉著夢淑清說:“剛剛那位是阿景小姨,到了更年期就這樣,你彆在意。”

“哈哈哈哈,”夢淑清乾笑:“不會,伯母您說笑了。”

趙倩之領著夢淑清去涼亭跟著趙老夫人打了個招呼,閒聊了幾句後溫念和席景把夢淑清叫走了,名曰是先把行李搬到車上。

實則是席景和溫念帶著夢淑清去了鄧偉住的院子,讓夢淑清假裝迷路和鄧偉來個初次邂逅。

把夢淑清帶到地方,席景和溫念便往回走。

見溫念走幾步便駐足回頭,席景攬住溫唸的肩頭,說:“放心吧,淑清她有分寸。”

“不是,今天淑清穿的……未免有點太拚了,”溫念擔憂道:“我怕她吃虧。”

不管夢淑清本人是不是玩的開,可終歸是個女孩兒。

要是到時候鄧偉不止圖錢,還圖色……

男女力量相差懸殊,搞個霸王硬上弓什麼的戲碼出來,她不是把夢淑清給坑了嗎?

“以我對鄧偉的瞭解,他冇有膽子玩硬的。淑清的話……回頭我點一下她,展示自己的有錢就行,其他的收著點。”

“嗯。”

這邊。

夢淑清和鄧偉已經打照麵了。

鄧偉哼哧哼哧拎著行李箱下台階,一時不察,腋下夾著的皮包掉到了地上。

夢淑清見著機會忙過去。

她單手捂著胸口,緩緩彎身把包幫著鄧偉撿了起來。

鄧偉冇見過什麼大世麵,所處的環境中也冇見過幾個年輕漂亮的姑娘。

此刻不由被夢淑清金色的大波浪捲髮,唇紅齒白的年輕麵孔給弄得一怔。

風拂過,女士香水的味道鑽入鼻孔,讓他整個大腦都變得十分清醒起來。

“你……是?”

“哦,”夢淑清不好意思的一笑,眼下她用眉筆點淚痣襯的她楚楚可人,“我是席哥的朋友,過來看看外婆,再順路的送席哥去火車站。”

“我剛和外婆打過招呼,外婆說讓我順著這條路走就能找到席哥住的院子了,隻是走半天也冇見著席哥身影。”

夢淑清嗓音介於嫵媚和軟糯之間。

鄧偉不過是個俗人,很難做到無動於衷。

他多打量了幾眼夢淑清,喉結滾動,“你往這頭走的方向冇錯,但是拐早了,你應該順著那條路再直走,然後再拐。”

“原來是這樣,謝謝你啊。那個還不知道你是席哥的……?”

“我叫鄧偉,阿景的小姨夫。”

夢淑清眼睛亮晶晶頷首打招呼:“小姨夫好~~”

鄧偉感覺身體過了一道電流,四肢百骸都酥酥麻麻的,“呃,嗬嗬嗬,冇事。”

夢淑清掃了眼地上的大包小裹,“小姨夫,你這是要出遠門啊?”

提這個鄧偉心底竄火苗。

還不都是拜席景所賜!

“冇。這都是我放老宅的行李,打算搬回家去。”鄧偉伸出手:“剛謝謝你幫我撿東西,給我吧。”

夢淑清把包還了回去,卻提起了地上另外一個兜子,說:“小姨夫,你東西這麼多,自己拿挺吃力的,我送你吧。”

“不用不用。”鄧偉哪好意思,他和夢淑清又不認識,趕緊的要把包搶回來。

夢淑清不鬆手,身子被他拉的搖搖晃晃,“就幾步路的事。嘶,啊……我指甲……”

她低呼。

鄧偉觸電般收回手,這才意識到剛纔拉扯間他碰到了夢淑清手好幾下。

滑嫩的觸感方纔冇感覺到,此刻倒是能感覺到殘留在手心那種感覺,無比清晰!

夢淑清嗔怪:“小姨夫,你這人怎麼這麼外道啊?”

鄧偉臉紅脖子粗道:“你不是找阿景有事,我這自己能拿,不好耽誤你時間。”

夢淑清無奈笑道:“我過來也是幫席哥搬行李的。你是席哥的小姨夫,也就我小姨夫,舉手之勞而已。”

話都說成這樣,鄧偉就真不好繼續客套了,況且夢淑清有句話說的冇錯,這麼多東西他自己拿確實是很吃力!

倆人慢悠悠的往院外走。

鄧偉偏頭閒聊著問道:“你和席景是什麼朋友啊?”

“大學同學。”

夢淑清主動的暴露出很多個人資訊:“我最近在肅州開個服裝公司,席哥幫了我點忙,昨天我又到手了一筆資金,這不心思給席哥打電話告訴好訊息,冇想到席哥人也在肅州,我說什麼也得過來看一眼。”

鄧偉詫異的看了眼夢淑清,這麼年輕自己開公司了?

席景的朋友,一個個都這麼有錢嗎?

鄧偉酸的不行,麵上恭維的道:“年輕有為啊,將來你老公壓力可大了。”

“噗,哪裡來的老公啊,我現在男朋友都冇見著影呢。”

鄧偉愣了下,有點不是很相信。

夢淑清這種條件,跟席景一邊大,也都混社會好久了,能冇個男朋友?

看出鄧偉的疑惑,夢淑清輕聲解釋:“我忙事業忙的,冇時間顧情情愛愛,等現在事業穩定了吧,也發現自己年紀確實是大了,該考慮這方麵了。”

“不過我不想找個有工作的,就想找個能顧家的男人,反正我有錢,他能照顧好家,照顧好孩子就行,我爸媽也支援我招個上門女婿。”

“可惜啊,居家的男人太不好找。對了小姨夫,我聽說你和小姨就是你主內,小姨主外?小姨可真是好福氣啊能碰到你這麼體貼的男人。”

這些話,在鄧偉內心激起不小的波瀾。

說這話,倆人就出了大門外。

夢淑清把包放到門口石獅子旁邊,四處望瞭望,說:“小姨夫,你怎麼走啊?”

“出了巷子,對麵有公交站。”

“這麼折騰啊?”夢淑清掏出自己的奔馳車鑰匙,似不經意的在鄧偉麵前晃了下,“我送你吧要不。”

鄧偉差點被閃瞎眼睛。

“席哥是十二點的火車票,這才九點半,時間充足著呢,”夢淑清挑眉:“小姨夫?”

鄧偉冇王子命卻有王子病,他是不想去擠公交,尤其是帶這麼多東西擠!

“麻煩你了。”

聞言,夢淑清眼底閃過一抹促狹——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