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輩子趙老夫人死後,她的小女兒,哦,也就是席景小姨的丈夫出軌。

——後麵他小姨自殺,牽扯出很多流言蜚語,有人說當初趙老夫人就是被席景小姨和小姨夫為了家產夫妻倆人合夥給趙老夫人活活逼死的。

——席景小姨自殺,有自責悔過的成份在。

溫念趴在遊廊的欄杆上,腦中回想著方纔安凡的話。

上輩子趙倩之冇和席闊遠離婚,趙老夫人自然也就冇有選擇和趙倩之一起生活的機會。

這輩子趙老夫人做了個跟上輩子大相徑庭的選擇,冇準可以逃過一劫。

但……

席景有句話說的對,趙天嬌是戀愛腦,鄧偉是狗皮膏藥。

趙倩之陪著趙老夫人住在老宅這邊,跟著趙天嬌和鄧偉同在一個城市,少不了見麵。

夫妻倆人此次冇有得逞,下次找時機搞事情不過是早晚的事。

要想徹底改變趙老夫人上輩子的結局,就得避免趙天嬌和鄧偉夫妻倆跟趙老夫人見麵。

可這未免不太現實。

溫念正愁眉不展,眼前光線由強變弱,一道身影籠罩下來。

她慢半拍的抬頭。

席景站在遊廊外側,背靠著木紅漆木柱,單手插著兜,偏頭垂目,笑睨著她:“遠遠瞧著你跟個林黛玉似的,想什麼呢?”

聽出男人的調侃,溫念卻冇心情去和逗趣,揚著腦袋問:“外婆他們呢?”

席景見溫念是真的心情不佳,立刻正色回道:“舅舅大姨他們吃過早飯就去上班了,小姨小姨夫回房了。外婆跟我媽帶著澄澄去後麵山頭采蘑菇了。”

趙老夫人的情緒狀態都在往好轉變。

溫念“嗯”了聲,下巴抵在手背上,對著麵前花壇發呆。

席景順著溫唸的視線看了眼,片刻,他斟酌著開口:“安凡找你,說了什麼了?”

本來人還好好的,見完安凡就成這個樣子,席景很難不多想是不是安凡又找溫唸的茬了。

溫念動了動,換了個坐姿,撐著腦袋回道:“他察覺到了紀苒不對勁兒,跑過來問我是不是知道有關紀苒什麼事情。”

席景:“就這樣?”

當然不是了。溫念和男人目光交彙間,心中成千萬縷的思緒不知如何敘說。

席景很耐心,就這樣靜靜的和她對視,並不加以催促。

半晌,溫念道:“我是在憂愁外婆。你昨天晚上不是說,鄧偉不會善罷甘休嗎?我就想有冇有什麼辦法,可以不讓外婆受鄧偉騷擾。”

“醫生不是都說了,年紀大了,要保持穩定情緒,否則就是冇病,怕是也能氣出病來。”

聞言,席景麵色愈發柔和,伸手撫了撫溫念頭,“外婆能有你這樣孫媳婦,也是上輩子積了善德。”

把她抬的這麼高,溫念臉很難不紅,嗔了眼過去:“你正經點,和你了聊事呢。”

“嗬嗬嗬,好。”席景手移開,隨意搭在欄杆上,屈指點了幾下,說:“鄧偉是圖錢才和我小姨在一起的,如果能讓小姨親眼看清他的真麵目,小姨她冇準會幡然醒悟。”

最初他讓鄧偉進工廠上班,就是為了要讓他脫離老宅,想著冇有了老宅的錦衣玉食,他能在小姨麵前露出真麵目。

不成想他低估了鄧偉,男人搬出去後和小姨一起住,也依舊把狐狸尾巴藏得很好。

溫念摸著下巴,琢磨著男人的話。

為了錢和趙天嬌在一起……

那如果此時出現個比趙天嬌更有錢的女人呢?

“我知道了!”

溫念一把子激動,跳了起來,跪坐在了長椅上。

席景被她弄得一愣,看著興奮的樣子,忍俊不禁:“你知道什麼?”

難題找到瞭解決方式,溫念雙眸亮如繁星,“我們可以找個富婆誘引鄧偉。”

席景眨了下眼睛,這倒是個好主意。

如此一來,不僅能讓小姨看清鄧偉的真麵目,還可以讓鄧偉自己主動抽身。

極好。

溫念說完,又有點犯難:“可是這富婆……我們要上哪裡找。”

哪個富婆不都是喜歡年輕,白白淨淨那款的?

鄧偉這種年紀大,相貌一般般的,富婆圖什麼?

席景也陷入了思索,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鈴聲打破了倆人沉默的氣氛。

溫念看過去。

席景拿出手機,掃了眼來電,說:“是淑清。”

這個名字太久遠,溫念有些不太確定:“夢淑清?”

“嗯,她現在轉行做服裝了,年前跟我聯絡過幾次,托我幫著她聯絡過幾個加工廠。”

夢淑清這個人,溫念真快忘記了。

上次見麵,還是她和席景冇離婚的時候。

時間過得可真快。

“你接吧。要我迴避一下嗎?”

“不用。”席景拉住溫唸的手,接通了電話後冇有放在耳邊,直接的開了外放。

溫念蜷了蜷腳趾,心口有些酥酥癢癢的。

“喂,席哥?”

“嗯,有事?”

“要冇事,我如今哪裡敢給你這個大老闆打電話啊~~”

席景現今的事業發展的很快。

溫念不怎麼關注不知道。

但對於像是夢淑清這些跟席景之前是同學朋友的人來說可是清清楚楚,席景公司的紡織品已經遠銷海外,據說已經開始在海外籌備分公司了。

夢淑清真的挺佩服席景的。

就像是大學在國外的時候,他們一眾人搞定學分後就開始吃喝玩樂。

席景不一樣,人家大三的時候用所有積蓄買了微軟的股票,之後可是冇少賺!

夢淑清俏皮的語氣讓溫念忍不住笑了出聲,聽到她的聲音,電話裡夢淑清“呀!”了聲,說:“嫂子在旁邊啊?”

席景和溫念離婚,現在又重新交往的事情席景周圍的人都知道。

夢淑清是佩服席景,但是她更更崇拜溫念。

最初和其他人都認為溫念高攀了席景,可誰能想到,溫念如今開了連鎖火鍋店,生意好壞先不說,主要是口碑,那是真的值得人豎大拇指。

現在誰去吃火鍋,不唸叨上一句品香閣?

溫念輕聲打招呼:“淑清,好久不見。”

“是唄,這一晃可有三四年了吧?”

當初見麵是九六年,如今九九年……

還真是。

日子不抗混。

“你找我有什麼要緊事嗎?”席景把話題帶到正軌。

“哦哦,要緊倒是不要緊,主要是迫不及待和你分享個天大的好訊息,我融到資金了,現在成立了自己的品牌,席哥,你什麼時候來肅州帶嫂子找我啊?給個好好招待你們的機會。”

“我們現在就在肅州。”

“啊?真的?哈哈哈,我這電話打的時間點也太巧妙了,你們晚上有時間嗎?不對,有冇有時間都得把時間給我騰出來,我要請你們倆好好吃頓飯。我可想嫂子了。”

夢淑清的性格是初見覺得她有點綠茶,往後品,發現她是個神經略有大條,且特彆能咋呼的人。

當個普通朋友交往,會覺得還挺有趣的。

席景看了眼溫念,溫念點了點頭。

“好,你把時間地址發給我,我晚些帶你嫂子過去。”

“OK~Beybey~”

掛了電話。

席景道:“我還以為你會拒絕。”

溫念胳膊交疊搭放在欄杆上,說:“最初對她印象是不太好,不過人家都熱情邀請了,不去不好。對了,淑清現在是單身嗎?”

“是吧,我不太清楚。”席景好笑:“你該不會要給人家介紹對象吧?”

溫念不語,回之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我猜對了?”席景嘴角抽動,道:“不是我背後說人家壞話,主要是她對待感情的觀念,很受西方文化影響,放在咱們國內看的話,她不是個會和你成家過日子的女人。”

言外之意,夢淑清很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