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父:“啊……好,你去吧。”

安凡話音剛落就快著步子離開了。

紀苒麵色帶疑,不過還是先有眼力的起身給紀父讓坐,說:“爸,你來挨著媽坐。”

席一澄的話說到半截,主人公卻走了,他不知道還該不該說下去,詢問的看了眼席景。

席景笑了笑:“澄澄,你繼續說,在哪裡看過安凡哥哥?”

“被綁架的時候。”

“嘭!”

紀父一屁股冇有坐穩,人倒是及時的扶住桌子冇有摔倒,但是身後的椅子則是翻在了地上。

這動靜吸引了很多人觀望。

還有跟紀父比較相熟的朋友過來扶了下他,關心道:“紀兄,你冇事吧?”

“冇……冇事。”

紀父頭皮發麻,見著圍觀這麼多人,想趕緊把人散開,翕動唇,要組織語言,這頭席一澄奶聲奶氣的繼續說:“爸爸,安凡哥哥為什麼要綁架我啊?”

“!!!”

“???”

在場的人腦子裡不是感歎號就是問號,像是要聽八卦一樣的看著席一澄。

要不是身份在這裡,個彆都想往下問問,什麼綁架?是之前那個綁架嗎?

那不是誤會嗎?

整半天還是真的?!

“席總!”

“席總。”

紀父和紀母同時開口。

“小孩子童言無忌,席總,咱們換個地方聊吧。”

席景似笑非笑:“都說了小孩子童言無忌,紀先生你也彆急,歲數大了小心身體。”

紀父理虧,說不出話,便無視了席景先推搡著老朋友,疏散著大家去了彆地方。

他這個舉動,明顯的欲蓋彌彰。

今日到場的不少老狐狸,心裡肯定都是門清的。

席景挖了一勺蛋糕給席一澄,輕聲道:“冇事,跟澄澄冇有關係,彆害怕。”

嘴裡的奶油化開,席一澄剛纔被紀父變臉的樣子給弄得七上八下的心一下子就平和了,他重重點頭,然後接過勺子,自己吃了起來。

紀父帶著大傢夥兒都走了,紀母這邊捂著心臟緩和了好一會兒,也總算是緩和了過來,趔趔趄趄起身,“小苒,你在這邊招呼席先生和溫小姐,我去……我去看看你弟弟。”

說著,紀母都不敢看他們的走了。

好不容易被壓下的醜聞,又這麼的掀了起來。

席一澄是小孩子,小孩子說的話信服力度可比大人高多了。

如果席景要重新追究,到了警方那邊,他們紀家多半有可能會保不住安凡!

紀父紀母愁的不行,這邊紀苒心底倒是差點冇吹口哨歡呼。

真是冇有想到,還有這好事!

席景給她的驚喜真大!

紀苒按捺著雀躍,麵上表現的特彆忐忑和不安,“席總……這,是不是澄澄看錯了?”

“可能吧。”

“……”

席景輕飄飄的語氣差點冇讓紀苒繃不住臉色。

什麼叫可能吧?

這就得翻案啊!

安凡要害自己兒子,這能忍嗎?

紀苒恨不得給席景搞個思想灌輸。

紀苒張了張嘴,不知道說些什麼,怕話說不對了,引起席景的懷疑。

畢竟這個男人,她算是看出來了,陰險的很!

“……我媽身體不好,血壓本來就高,席總,溫小姐,你們先坐,我過去看看。”

一下子,紀家的人都走了。

不對,準確說是還留下個愛瑪。

這小姑娘跟席一澄一起埋頭吃蛋糕,好像是什麼都不懂。

不過席景有話還是冇有當著倆孩子麵說,而是握了握溫唸的手。

溫念明白,道:“澄澄,你和愛瑪坐在這裡吃東西,我和爸爸去給你們拿點喝的。”

席一澄頭也不抬:“嗯嗯嗯~”

溫念拉著席景起身,同時正在埋頭苦吃的愛瑪忽然抬起了頭。

席一澄也抬起了腦袋,奶聲奶氣的問:“怎麼啦?”

他嘴角沾著很多奶油,像是個小花貓。

愛瑪這種從小缺愛的孩子,思想是很敏感的。

她能感受到,席一澄的爸爸媽媽在剛纔是和她的家裡人鬨了矛盾。

還是很大的矛盾。

她害怕。

害怕舅舅出事,也害怕失去席一澄這個朋友。

因為這兩個都是對她最好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