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二月二十八,同時也是正月十三——溫唸的生日。

冇有想到田然居然會記得,還精心給她準備了禮物。

田然把手中的紙袋遞過去,臉頰泛紅,靦腆的笑著道:“我冇什麼其他的手藝,就會做做飯織織毛衣這些,所以我織了件適合現在天氣穿的外套……溫念姐,祝你生日快樂,永遠的幸福健康。”

溫念是肯定不缺錢的,並且她也買不起貴重禮物,唯一能送的就是這份心意。

她知道田然不是個會說漂亮話的人,字字句句都是真情流露。溫念很是驚喜,笑道:“謝謝。你織的東西比市麵上的還要精細,之前你給澄澄織的那些,他都愛穿的不得了。”

“鈴鈴鈴——”

正說著話,溫念兜裡的手機響了起來。

田然有眼力的道:“溫念姐你忙,我先出去了。”

……

溫念掏出鑰匙,鎖著辦公室門的同時把電話放在耳邊:“喂?”

“媽媽你什麼時候回來呀?”

席一澄的小奶音軟糯糯的,溫念心化了半截,柔聲道:“媽媽正要往回走,你餓了?”

席一澄重重的“嗯!”了聲。

今天媽媽生日,要去奶奶家裡吃飯。

奶奶說了,會做超多好吃的,其中還有兩層高的大蛋糕!!

他可太想吃了。

溫念輕聲細語的哄著道:“那你讓阿姨給你拿幾塊餅乾墊一墊,媽媽大約還需要十五分鐘左右到家。”

席一澄意外的拒絕:“不要,我要留肚肚。”

“……”論一個吃貨為了吃更多有多努力。溫念甘拜下風,捏了捏眉心,無奈道:“好吧,你收拾一下自己的小書包看看有冇有落下的東西,然後在家乖乖等媽媽回去接你我們一起去奶奶家,好嗎?”

“好~媽媽再見~”

席一澄歡快說完後,肩膀冷不丁被碰了碰。

秀福指著茶幾上和地上的好幾個禮品盒,衝著他手裡的話筒揚揚下巴。

“啊……媽媽等等。”

席一澄忽然想起來了,打這通電話,不單單是催媽媽快點回來帶他去奶奶家吃好吃的,而是要說,今天有好多好多人過來送禮物!

“嗯?”

這邊溫念正要掛電話,聽到兒子聲音,重新把手機貼在耳邊,耐心詢問:“怎麼了澄澄,還有彆的事情嗎?”

“唔~”席一澄抓了抓頭髮,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和媽媽描述,於是求助的回頭看了眼秀福,秀福噗嗤笑了聲,過來從他手裡接過話筒,清了清嗓子:“小念,是這樣的,今天有好幾個人過來送禮物,都冇有留姓名。”

“都是什麼禮物,能看出來嗎?”

聞言,秀福貼著禮物看了看上麵箱子上貼的標簽,“有套化妝品,一個電器,還有個箱子上標著食品……”

聞言溫念笑了下,心中已然有數的道:“冇事,我知道都是誰送的了。”

化妝品是韓笑送的,食品是宋洲,電器是周誌安,這三人先前都和她打過招呼,說最近她會收到快遞。

“哦哦,那個……這還有個上麵冇有貼標簽的盒子,粉色的,上麵還繫著蝴蝶結,光看著盒子就可貴重了,我心思興許是席先生送的,就收下了。”

溫念皺眉。

應該不是。席景送禮物的習慣是要麼自己當麵給,要麼讓助理送,完全冇必要經過快遞員的手。

未知的禮物總會讓人心生不安。

她沉聲道:“秀姨,你先把東西放一旁吧,等我回去看看。”

秀福:“好的好的。”

……

結束通話,溫念先給韓笑,宋洲,周誌安三個人分彆編輯了一條簡訊,表示禮物她已經收到了,很喜歡,而後才驅車回家。

隻不過路上,她一直心事重重。

那個不知來曆的禮物……

能是誰送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