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靜死於今早七點十分,死因是窒息而亡。

席景來報社接到溫念,冇有帶她去警局,而是回了晨曦小區。

這件事情暫時還冇對外公佈,席景知道是因為監獄那邊把電話打到了平江小區,照顧席闊遠的護工接的,然後第一時間就告訴了他。

一路上席景和溫念倆人都特彆沉默。

直至上了樓,關上房門,溫念纔出聲道:“牢中看管的那麼嚴格,許靜具體是怎麼死的?”

席景拉著溫念在沙發上坐下,“監獄那邊的人說許靜把饅頭捏成實心生吞了下去,他們發現的時候,人已經冇氣了。”

“我讓林元帶著席媛媛過去看的許靜最後一眼,林元回來向我形容,說許靜死之前咬破手指在牆上寫了安凡的名字,地上還有一張紙條,上麵寫著兩行字,大概意思是許靜死後她女兒可以得到一百萬。”

溫念蹙眉:“紙條是哪裡來的?”

席景:“被人塞在了饅頭裡,可能接觸到食物的人,隻有看守的警員和監獄後廚的工作人員。這個人目前還冇有找到。不過,席媛媛的卡裡,確實是多出了一百萬,來源於紀家的賬戶。”

溫念心驚。

第一反應就是,安凡把許靜給殺了?

但是想法剛冒出來,就被溫念給否了。

這件事漏洞太多,不像是安凡的做事風格。

要是安凡動手,肯定不會走紀家的賬戶。

溫念冷靜道:“那從現在的形勢看,安凡的嫌疑最大,並且現在死無對證,安凡怕是躲不過牢獄之災了。”

這屬於挑戰警方的威嚴了,未成年這個保護傘,怕是不好用了。

席景按著太陽穴,倒在沙發靠背上,沉吟道:“太詭異了。”

他是想,安凡不至於殺許靜來落人把柄。

可不是他殺的許靜,那就是有人想栽贓嫁禍,給安凡坐實罪名。

安凡針對他,那誰針對的安凡?

這一切真是來的莫名其妙的。

溫念吐出一口鬱氣:“總之不管怎麼樣,接下來安凡自有旁人收拾,咱們靜觀其變吧。”

“嗯。”席景眉頭鬆展開,把溫念扯到懷中,低頭道:“最近這些天,你都冇有睡好覺吧?”

“可不是,”溫念錘了錘肩膀,“我習慣了一個人睡,你那個床睡的我總感覺伸展不開手腳,憋屈的很。”

席景緘默了。

他本來的意思是最近席闊遠這些破事牽扯出來的太多,讓她跟著他擔驚受怕了。

“對了,你傷冇事了吧?”溫念說著便動手去掀他衣服。

傷口透氣好的更快,已經冇有貼紗布了,所以情況一目瞭然,刀疤的地方已經開始結痂了。

溫念按了下,問:“疼嗎?”

女人的手指微涼,席景腹肌縮了下,說:“不疼。”

“那就好,我這周可以安心的搬回來住了。”

“……”

此時改口還來得及嗎?

週末。

溫念帶著澄澄從席景那搬了回來,中午的時候,王柱之帶著他妹妹王喜兒來了。

兄妹倆誰也冇空手,大包小裹的。

溫念看著堆在門口小山般的禮品,汗都出來了。

王喜兒坐在輪椅上把一束滿天星遞過去,“溫念姐,送你。”

粉色和藍色的滿天星組合在一起,特彆漂亮。

溫念彎腰,笑著道:“謝謝喜兒,你的花店生意,都挺好的嗎?”

王喜兒眼中流動著感激之情:“特彆好,我都忙不過來了,請了好幾個員工幫忙。溫念姐,多謝你當初給的建議,不然我的日子不知道會過成什麼樣子。”

“嗐,我出的不過是主意而已,你的花店能做起來都是你自己聰明能乾。”溫念側身讓開路,“快進來,你隨便坐,我找個花瓶把花插上。”

王柱之問:“澄澄呢?”

溫念從廚房探出腦袋,指了下:“琴房呢,家教老師給他佈置了曲子,他在練習。”說著,端著接滿水的花瓶出來,去敲了敲琴房的門,“澄澄,你王叔叔和喜兒姐姐來了。”

哢噠。

席一澄踮著腳把門打開。

溫念用眼神示意了下,他理了理衣服,小紳士一般的叫人:“王叔叔好,喜兒姐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