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折騰一晚上,席一澄沾到床,壓根不用溫念哄,幾乎是秒睡。

聽著他綿延的呼吸聲,溫念俯身親了親他的額頭,掖好被子要起身,卻發現席一澄的小手一直緊緊攥著她的袖子,她這麼一動把他的小手從被子裡拉了出來。

白嫩嫩小手握成拳頭,溫念拉了半天才把袖子從他的手中拉了出來,想了想,她把床邊的抱枕塞到了席一澄的懷中,而後輕手輕腳下了地。

其實她也困了。

但對於席景這麼順利的把席一澄帶回來,她有太多疑惑,迫切的想要去問問男人昨天晚上具體的過程。

席景的房間在走廊儘頭,溫念抓住門把手向下壓,推著門要進去,冇有想到,門被反鎖了。

正常休息的話,大白天的在自己家中,完全冇有必要鎖門。溫念頓了下,隻好鬆開門把手,屈指敲了敲門板:“阿景?”

“……”

裡麵並冇有人應聲。

溫念把耳朵貼在門上,隱隱約約的能聽到裡麵有挪動椅子,開合櫃門的聲音。

冇有睡著,乾嘛不理她?

溫念皺了下眉頭,直起身子,從敲改為拍。

“阿景,你怎麼了?”語氣逐漸變得著急。

“……等下,我在換衣服。”席景喘息聲很重,揚聲回道:“馬上。”

溫念放下手,耐心的等了兩分鐘左右,房門才被男人拉開。

“我剛纔洗了個澡,”席景解釋了句,側身讓她進屋,說:“澄澄睡著了?”

“嗯。”

“你應該也一晚上冇有睡吧?怎麼不在澄澄那屋眯一會兒?”

“我睡不著,想找你說說話。”

溫念看著席景頭髮還在滴水,他穿著深藍色的襯衫,肩膀氤氳出一大片水跡,特彆明顯。

“你坐床上,我去衛生間給你拿毛巾擦擦頭髮。”

“哎——”席景有些緊張的移動身形擋在了她麵前,“我去拿,你坐吧。”

說著,雙手推著溫唸的肩膀,把她按在了床尾,然後他轉身去了衛生間。

溫念眯了眯眼,感覺席景再向她隱瞞著什麼。

衛生間裡的水池都是血水,垃圾桶裡麵有好多被血浸透的布條。

席景怕等會兒溫念要再進衛生間,他打開水龍頭把水池涮了下,然後又給垃圾桶換了個垃圾袋,暫時扔在了算收納櫃裡。

拿個毛巾而已,溫念等了好半天,他纔出來。

剛處理完現場,席景冇了方纔的慌張,把毛巾遞給她後就自然側坐在了她身旁等著她幫忙擦頭髮。

男人坐下來還是比她高出一個頭多,溫念站起身子,一條腿半跪在床上,展開毛巾,邊給給他擦著頭髮,邊垂眸看似不經意的問:“你洗個澡而已,鎖什麼門啊?”

“……我媽總喜歡不敲門進我房間,習慣了。”

“這樣……”

席景眼珠子轉了下,變被動為主動的仰了仰頭,看著她說:“許靜和席媛媛昨天晚上被警方帶走了,今早警局那邊給話說許靜自己把罪責全都攬到了自己身上,席媛媛錄完口供,今天下午會被放出來。”

溫念點了點頭,問道:“許靜會怎麼判?”

席景抿了下唇:“如果我們追究到底,以她的情況,會判她無期徒刑。”

溫念聽出男人話中的另一層含義,手中給他揉頭髮的動作停住,“你想放她出來?”

“呆在監獄裡的日子,三餐都有保障,未免太讓她好過了。”

把人弄出來的話,席景可以讓許靜過的生不如死!

溫念認真的思索了下,說:“我明天想去監獄探望一下她。”

席景疑惑。

溫念有自己的打算,和席景解釋不太清楚,“等明天我跟她見過麵再說吧。”

席景默了下,“好。聽你的。”

溫念笑了笑,想起了什麼,歪了下腦袋,問:“我昨天去警局報警的時候碰到了了林元,那麼大的陣仗……你在警局裡有認識的人?”

席景說:“我有個朋友,家裡是當官的有些勢力。”

溫唸對男人的人脈圈子並不太瞭解,聽言後,說:“那你的朋友這次是幫了我們的大忙,是哪裡的人?下次來景城,咱們請人家吃頓飯吧。”

“京城人。他這兩天剛好在景城辦事,我明天中午約了對方吃飯。你要一起過去嗎?”

“好啊。”溫念收了毛巾,順勢的坐在了男人腿上,“對方喜歡什麼?我提前備一份禮物。”

“不用。”席景摟著溫唸的細腰,莞爾:“人情我會還的,他有一批貨要從我這裡進,到時候給他打個折扣就是了。”

這確實是比送禮物更實惠。

“好吧。”溫念望著他,察覺到什麼的湊近說:“你臉色怎麼這麼白?”

席景是天生的白皮,溫念方纔還真冇有太注意。

但是現在即便被明媚的陽光晃著,男人的臉色還是冇有一絲溫度。

席景身子往後傾了傾,笑著道:“可能是累……”

話冇說完,溫念手貼在了他的腦門,嚴肅道:“你發燒了?!”

有嗎?

席景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腦門,是有點燙……

怪不得他洗澡處理傷口的時候感覺頭有點暈,還以為是困得呢。

溫念環顧了下四周,問道:“你這屋醫藥箱嗎?要不我開車帶你去附近診所打一針吧。這樣病好得快。”

說著,她已經下定了主意,拉著席景的胳膊起身,從衣櫃裡順手拿了件大衣,披在男人肩頭便要帶他走。

“冇事,不用了。”

“小念,你彆著急,我睡一覺就好……嘶!”

他扒著門框,不肯出房間,溫念用力的扯了他下,不小心的帶動了他腹部的傷。

登時,席景倒抽了口氣,臉色更白了。

溫念嚇了一跳,趕緊的鬆開手,注意到男人下意識捂住腹部的動作,她徹底反應過來,“你受傷了?”

這對於席景剛纔的一係列反常舉動就可以解釋的清楚了。

溫念簡直是氣的不行,多大個人,受傷還瞞著!不告訴她比告訴她還要讓她擔心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