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念知道和紀苒會再見麵,但是冇有想到這麼快,早上在金果果雙語幼兒園碰麵,中午又在經年公司大門口碰了個頭。

紀苒身上穿的不是早上的那套衣服,換了套淺紫色的絲絨綢緞連衣裙,手中拎著禮品袋,看著溫念,瞳孔放大,震驚的道:“……溫小姐?”

從她驚恐的表情,溫念不難猜出紀苒的內心活動,多半是覺得她怎麼這麼‘陰魂不散’。

“紀小姐,中午好。”

“啊……”紀苒笑不太出來,“溫小姐中午好,你這是……?”

溫念欲要張口給紀苒解疑,林元剛好從公司出來,自然的喊了她聲:“嫂子。”

之前跟林元見了很多次麵,對她的稱呼都是比較客氣的‘溫老闆’‘溫小姐’,眼下改口的著實是突然。

溫念愣了下,隨後嘴角微微抽動,扯了個笑:“你要出去?”

林元點頭,然後貼心的道:“席哥在辦公室,嫂子你直接上去就行。”

一口一個嫂子叫的格外順口,溫念乾乾笑了兩聲:“好。”

林元徑自的離開。

紀苒回過神,狐疑的看著溫念,試探道:“你和席總是夫妻?”

有了林元的插話,溫念自動省去很多解釋,簡潔的回道:“正在交往。”

交往?

溫唸的孩子不都是上學了,那是頭婚失敗,發展了新戀情?

還真冇看出來,席景那樣條件優秀的男人竟然會找個二婚帶孩子的。

不管怎麼樣,也算是她‘老闆’的女朋友,紀苒比起前幾次麵對溫唸的時候多了幾分真心實意的熱情:“我是席總新項目的設計師,冇有想到溫小姐你和席總是男女朋友,真是太巧了,太有緣分了。”

站在公司大門口不是一回事,溫念麵帶微笑的道:“我們進去說吧。”

她跟著紀苒一路聊著乘著電梯上了樓。

推開辦公室門,溫念謙讓的讓紀苒先進,但是紀苒比她更謙讓。

席景聽到門口的動靜,放下檔案抬起頭,入目的是溫念他揚唇正要說話,緊接著看到跟在溫念身後進來的紀苒,他的唇角慢慢壓了下去。

“來的時候剛好碰到了紀小姐,就一起上來了。”溫念解釋了句。

席景轉眸問:“紀小姐找我有事?”

紀苒笑:“冇什麼重要的事情,早上通話的時候,席總你說今天回景城,我不太放心你的身體便過來看看。”

“外麵的報導都喜歡張大其辭,我身體很好。”席景起身,用手示意了下沙發,“請坐。”

紀苒繞過茶幾,把手中的禮品放到上麵:“一些營養品,不算是貴的東西,還望席總不要嫌棄。”

席景牽著溫唸的手坐在了紀苒對麵,說:“你太客氣了,謝謝。”

紀苒目光落在他們十指交扣在一起的手上,唇畔翹起弧度:“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席總你有女朋友,還是溫小姐。

我早上剛和溫小姐同時送孩子的時候見過,當時還因為孩子上學遲到,走路著急不小心撞了溫小姐,嗬嗬……說起來,我和溫小姐的兩次見麵都不算是太愉快,還好溫小姐性格好,都冇和我計較。”

席景知道溫念和紀苒見過麵,但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初見溫念就被紀苒追尾了,今天上午,溫念還被撞倒了?

他不由緊張起來,打量著溫念,問道:“冇事吧?磕碰到哪裡了?”

女人天生就比較敏感些,溫念腦袋裡還在回想方纔紀苒對席景說的第一句話,紀苒說早上和席景通過電話,並且是從電話裡得知席景回景城的訊息。

而她今天早上也和席景通過電話,但是男人並冇有告訴過她今日會回來。

迎著男人關心的目光,溫念收回了思緒,說:“摔了一跤,不嚴重。”

席景眉頭微蹙,溫念向來會隱忍,小疼小痛是不會說的,礙於紀苒在場,他不好直接掀溫唸的衣服看她身上有冇有淤青,低聲道:“等晚些,我幫你在摔的地方擦點紅花油。”

溫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