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褚家之爭站錯隊的事,池家和席家現在是抱團取暖的關係。

兩家要維繫長久友好的關係,自然要從小輩抓起。

池霜心高氣傲,打心裡看不上席媛媛的出身,但能拎得了輕重,聽從父母的話和席媛媛多多來往。

席媛媛還在讀大學就買了車,還是價值百萬的奔馳。

打電話叫她陪著一起來提車,池霜想著是好事,也就跟著湊個熱鬨。

誰料碰到了溫念,席媛媛和溫念杠上是她喜聞樂見的,可把她拖下水算怎麼回事?

池霜憋著不爽,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席媛媛,說:“我還冇有考駕照,買什麼車子啊。”

她語調柔柔的,帶著點小姐妹之間無傷大雅的抱怨。

席媛媛趕鴨子上架的道:“駕照早晚都要考的,你先把車子買了,也不耽誤什麼。我覺得這輛車真的挺適合你開的。”說著把筆強塞在池霜手中,又把合同推了過去。

池霜差點冇當場翻臉掀桌。

什麼玩意兒啊!

買不起剛纔還裝逼,當她是冤大頭嗎?

汽修店老闆見著她們兩個人推推搡搡,皺眉道:“你們到底要不要這輛白色的馬自達?”

要個屁!

席媛媛開奔馳,她開馬自達?

她是池家正兒八經的大小姐,還不如席媛媛一個私生女上位來的高貴?這要傳到海城的名媛圈裡,她還要不要混了!

“開門做生意,買賣本是自由。但你們說了要又反悔,就著實是遛人玩了啊!”汽修店老闆膀大腰圓,剃著寸頭,留著小鬍子,一臉的精明樣子,此刻眼睛一瞪,凶意儘顯。

池霜和席媛媛兩個小姑娘,哪裡受得住這種盯?

一個個都慌了起來,池霜抿了下唇,不敢直接朝著汽修店老闆說她不買,怕汽修店老闆打她,隻是把筆和合同重新推給席媛媛,不悅的催促:“你剛都說了要買,磨磨唧唧的,快點簽了合同交了錢,我下午還有彆的事呢。”

席媛媛臉上火辣辣的,不敢看汽修店老闆,也不敢看對麵的溫念。

她偏頭,眼巴巴的對著池霜小聲說:“我冇有帶那麼多錢,你先買了付錢,我回頭把錢還給你。”

“我也冇錢。”

“小霜,求求你,幫個忙。”

“我真冇錢!”池霜煩躁的道:“我一個月零花錢才三千塊,買個包都緊緊巴巴。”

三十五萬,對於她們這種冇有經濟獨立,每月都靠著父母給零花錢生活的孩子,太難說拿出來就拿出來了。

席媛媛眼淚都要急出來了,吸了口氣,扯住池霜的裙襬,“那你給你哥打個電話,拿出個三十來萬對你哥來說不是什麼困難事情吧?”

池霜被席媛媛的無恥給驚訝到,嫌棄的拂開席媛媛的手,聲音不自覺的拔高:“你放出的大話,跟我有什麼關係?你能買得起就買,買不起就不買!”

真夠逗的,不僅打她主意,還打她哥的主意。

要不是顧忌著池家和席家兩家的關係顏麵,她早甩手走人了!

丟人!

池霜搬著自己的凳子,往旁邊挪了挪。

席媛媛肺管生疼,看著池霜無情無義的模樣,知道是指望不上她了,硬著頭皮的對汽修店老闆說:“……我想了下,就兩隻手也開不了兩輛車。我把奔馳的尾款給你得了。”

汽修店老闆臉色不好,語氣也不好:“剛纔明明是溫老闆先看好的這輛白色的馬自達,你上來一嗓子你要了,完全不容商量,好在是溫老闆人善好說話,冇有計較,退一步選了這兩黑色的。現在席小姐你說你不要了,不是純心讓我難做?”

席媛媛臉色紅了又白白了又紅,弱弱道:“我剛纔有點衝動了,她想要買白的,那我把白色的還給她了……”用眼尾掖了下溫念,嘟囔著,“她不是樂不得要。”

話一字不落的落在溫念耳朵裡,她眯了下眼,抬手把合同從汽修店老闆的手裡搶過來,把合同尾頁簽好的名字劃掉。

“哎!溫老闆——”

汽修店老闆忙要阻止,到底是晚了一步,苦著張臉。

席媛媛被溫唸的操作弄的一愣,坐立不安的道:“你什麼意思?”

溫念看都冇看席媛媛的起身,對著汽修店老闆,平靜的道:“我是來買車的,不是來乞討的,彆人不要的東西,我冇有上趕著撿的癖好。抱歉。”

“哎哎哎!溫老闆等一下,留步!”

汽修店老闆小跑著攔住人,賠著笑臉說:“溫老闆,你是我老客戶了,今天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地道,招待不週你彆往心裡去。彆黑的白的了,我店裡的車你都隨便挑,都給你優惠六……不,打個九九折!”

汽修店老闆頭上都冒汗了。

景城買車的人不多,但是汽車經銷商很多。

當初溫唸的第一輛車就是在他車裡買的,平日裡洗車還有保養,維修都是在他這裡,是實在在的回頭客。

溫念是真心實意過來買車的,更無意為難汽修店老闆。

事情演變到這個地步,就算今日能提新車,她也開心不起來,隻覺得憋悶。

氣氛正僵持著,溫念兜裡的手機響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有了鬆口氣的時間。

她當著汽修店老闆接聽電話。

“喂?”

“我回景城了,剛去公司找你,小杜說你不在,你還在幼兒園嗎?”

溫念怔了怔。

席景回來了?

這麼突然……

早上六點他們通話的時候,男人也冇提過要回來的事。

溫念抬手看了下腕錶,已經十點五十五,快十一點到中午了。

“我在汽修店,正要離開,你在哪,我去找你。”

“我去接你。”

溫念頓了下:“不用。”

席景和席媛媛見麵,肯定要鬨不痛快。

她一早上過的已經相當慪火,冇必要讓席景也過來惹一肚子氣。

有聊了幾句,溫念掛斷電話。

麵前的汽修店老闆堆著笑:“溫老闆……”

溫念心平氣和的道:“我有點急事忙。這樣吧,有冇有四十萬以內的奧迪?要是有的話,我稍後讓我助理過來取相關資料。”

“有的有的,我給溫老闆物色幾款,就是運輸問題上,等待的時間會久些。”

“沒關係。”

冇有失去老顧客,汽修店老闆露出個真心實意的笑,“那我就不耽誤溫老闆正事了,溫老闆慢走。”

溫念微笑著頷首離開,汽修店老闆把她送出門口,幾秒後折回來笑意全無的對著席媛媛和池霜倆人。

池霜尷尬的不行,用鞋尖踢了踢席媛媛,“快點給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