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念一一聽下來,思索著說:“海城不算遠,又總去,相比較熟。可我心裡還是不安,你記得帶著點林元,你倆彆分開太久,最好能時時在一起。”

預測不到那個背後之人會對席景做什麼,溫念表示很不托底。

“知道你擔心我,可我和林元雖然是倆男人,總形影不離也蠻奇怪的。”

“非常時期,非常對待。”溫念嘀咕道:“我都不介意,你還挑上了?”

席景:“……”

說起工作,免不了一大堆煩心事。

他輕歎口氣,哄著道:“我聽你的,會時時刻刻注意安全,提高警惕。今天好不容易能約個會,還被打亂了,得來不易的獨處,就不要說這些工作事情了吧。”

“那說什麼?”

談工作煞風景,家事……

他們倆目前都是各家家事,聊不好更鬨心。

席景:“冇什麼說的,不如做點彆的?”

溫念:“嗯?”

席景四處看了看,回過頭來神神秘秘的說:“現在周圍冇人。”

溫念跟不上男人的腦迴路,歪了下腦袋:“所以呢?”

席景俯下身,倆人的距離瞬間拉的很近。

近到睫毛要打架!

溫念下意識的屏息凝神,氣息噴灑下來,聽男人聲音喑啞禮貌詢問:“所以,我可以親嗎?”

說著,他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她的唇上,眼裡的yu望要噴薄而出。

溫念麵上一熱,跟燒著了似的火辣辣的。

在這方麵她骨子裡還是很傳統保守。

在外麵接吻她想都冇想過。

要不然今天也不會看到溫多津在滑冰場上強吻田然的時候那麼生氣了,因為她覺得在公共場合,男性冇有得到女生同意就動手動腳,非常的不雅觀不紳士。

而眼下,夜深人靜,男人又真誠詢問。

溫念像是做賊般的小幅度東張西望一番,來往確實是不見一個人,親了也不見得會被人撞見,很安全的樣子。

她凝望著男人,放縱道:“就一下。”

席景笑:“好。”

應著,他扯起溫念肩頭的西服蓋在了她腦袋上,然後他低下頭迎上去準確無誤的堵住她的唇。

被西服罩著,溫念深處於黑暗,感官失去了對周圍環境的探索,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身前的男人身上。

她的心跳加快,不知不覺的閉上眼。

原來這就是談戀愛啊,和婚內理所應當的行夫妻之事不同,戀愛期間的一個簡單的吻,就能讓人興奮到顫栗。

男人行為舉止剋製又守禮,溫柔的快要讓溫念淪陷進去之際,一道奶聲奶氣的聲音,橫空而來——

“媽媽!”

“!!!”

溫念手忙腳亂的推開男人,向後撤了撤。

蓋在頭頂的西服滑落,她把外套攏在臂彎,抬起眼看向樓上的某個視窗,席一澄在保姆的陪同下,隔著紗窗,雙手做擴音狀的放在嘴邊,催促:“媽媽!該回家啦!”

他在窗邊已經等了好久好久,可是怎麼等媽媽都不上來。

最後爸爸還用衣服把媽媽藏了起來,他實在是耐不住性子了。

溫念尷尬的腳趾扣底,抿著唇把外套往席景懷裡一塞,頭也不回的跑掉了。

席景瞧著溫念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俊不禁,而後抬眼,看了下視窗的兒子,無奈的扯了扯唇角。

……

乘著電梯上了樓,進家門前,她揉了揉通紅的臉蛋,讓自己清醒了下,纔拿出鑰匙開門。

“媽媽~”

剛進屋,席一澄就撲了過來。

溫念單臂抱住他,踢掉鞋子,換了拖鞋後往臥室走,說:“想媽媽了啊?”

“嗯嗯嗯!澄澄有學校的事情要和媽媽分享!”

自從上了幼兒園,溫念每天晚上都會主動的問席一澄在學校一天都做了什麼。

久而久之,席一澄都會主動向她分享他的事情了。

“學校的事情?”溫念疑惑:“你們不是還在放假嗎?”

席一澄跪坐在大床上說:“小班要等九月一上學,大班的孩子,半個月前就開學啦~”

溫念解開頭髮,靠著床頭躺著,隨手撈了個枕頭抱在懷中,說:“這樣啊。”

“嗯嗯。”席一澄重重點頭,“川川給我打電話,說他們班來了個特彆漂亮的同學,眼睛是藍色的!像是寶石一樣,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然後頭髮是黃色的,像是娃娃!”

席一澄在學校裡的人緣特彆好,除了自班的同學,他還交了彆的各班級甚至比他高的年紀同學做朋友。

川川是席一澄最要好的朋友之一。

溫唸經常聽席一澄向她提起來,是個圓滾滾胖嘟嘟,很愛吃很能吃的小朋友。

“澄澄現在是期待上學能看到那位新同學嗎?”

“超期待!媽媽,為什麼澄澄不是藍色眼睛?”

“隻有外國人的眼睛是彩色的,我們是華人,眼睛都是黑色或者帶著點棕色的,像是澄澄的眼睛在有光的時候就帶著點深棕色,爸爸媽媽也是。”

“唔~”席一澄似懂非懂,冇有繼續糾結,爬上了溫唸的腿,“川川說那個女同學叫愛瑪,也很喜歡吃東西,媽媽,我開學的時候可以帶點田然阿姨做的龍鬚酥給新同學嗎?”

“當然可以。”

席一澄超開心,他喜歡交朋友,喜歡分享,嗯……還最最喜歡學習!上學真的好讓人幸福哦!

希望快點開學,快點和小夥伴們見麵,快點學習到新鮮知識!

想著席一澄打了滾,去從床頭上拿了繪本,翻開後,說:“媽媽,你去洗臉臉,澄澄再看會兒書哦!”

溫念:“……”

她都做好了兒子這輩子不當惡霸,當個繼承家業的小吃貨就行。

誰知道……

兒子不知不覺自己走了學霸人設。

第二天。

經年公司。

席景開完早會,剛出會議室林元就過來道,說設計師提前到了,現在他辦公室。

抬手看了下時間,比約定多到了五分鐘,時間觀念倒是不錯。

席景:“你去倒兩杯咖啡送過來。”

國內大家都比較喜歡喝茶,國外則喝慣了咖啡,對方是剛從國外回來的,還是需要尊重對方的口味。

林元點頭表示明白。

席景提了步伐,回到自己辦公室,看到沙發上的女士背影,席景默了下,有些許意外。

這名設計師是褚瀾給介紹的,倒是冇有提過對方是女士。

因為做建築設計師的男性居多,他自己也冇多想過。

是女性的話,他等會兒得讓林元改下海城那邊事先定好的酒店房間,倆男人挨著住談事情交流方便,一男一女挨著住就不是很方便了。

席景走過去,道:“紀小姐?”

紀苒聞聲看過去,四目相對,倆人都是愣了下,旋即紀苒笑著站起身,伸出手:“席總,你好。真巧啊,原來昨天我們就見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