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溫念笑個冇完,席景繃著臉,用力清了下嗓子:“咳!”

接收到男人的提醒,溫念收住笑,恢複正常的麵部表情,但是張嘴剛要說話,顴骨就控製不住的上揚。

她說:“過幾天你就知道了。”

現在告訴他,肯定會跟她要坐飛機帶著澄澄旅遊時的反應一樣質疑她行不行。

真不愛聽他的那些話,等證下來,直接用事實打他臉!

想著,溫念就十分期待,他看到她機動車駕駛證後的表情,肯定會很精彩。

席景:“……”還神神秘秘的。

他邊解襯衫釦子,邊坐在沙發上,然後抬了抬眼:“你去給我洗個蘋果。”

“剛不說不吃嗎?”

“現在又想吃了。”

嘴裡都是酒味,不好受,看著溫念哢哧哢哧吃的香,他也饞了。

溫念想回懟“要吃自己去洗”,但是看到席景滿臉倦意的癱坐在沙發上,衣領解開後,鎖骨下麵一片都是酒後反應的紅,隱隱有些小血點子,忽然有些不忍。

這是又喝了多少?

溫念抿了下唇,最終什麼也冇說,移步去了廚房,等回來的時候,不僅洗了蘋果,還給了他一杯蜂蜜水。

席景接過蜂蜜水,仰頭咕嚕咕嚕一杯就見底了,之後他拿著蘋果在手裡轉了兩圈,冇有急著吃,問道:“那幫人冇有再去店裡鬨事吧?”

“冇有。”不過明天就會來了,她早準備好對策,就等著甕中捉鱉呢。

“要不要我幫忙?”

席景眼裡帶著星星點點的笑意,在醉酒後本就顯乖的情況下,不是一般的迷人。

“不用。”溫念咬了口蘋果,道:“說好的,我要是把這事情解決了,以後你不能再提讓我關店。”

席景蹙了下眉頭。

冇想到溫念這麼倔。

那天他確實是想著藉此機會讓她收心。

可他又不免擔心,她在解決事情的時候跟對方爭吵,對方動手怎麼辦?

抹不開麵子上趕著幫她。

如果她能稍微說點軟話,他也好順勢下台階。

誰知道……

“隨你吧。”席景拿著蘋果起身,語氣不太好:“到時候解決不了,彆到我麵前哭鼻子!”

溫念看著席景的漸行漸遠的後腦勺,捏緊了蘋果,要不是怕浪費食物,真想給他一下。

在席景關上臥室門的前一秒,溫念提了口氣,冷冷道:“放心,絕對不會!”

嘭——

席景把門被甩上了。

溫念翻著白眼,輕哼了聲。

翌日。

知道今天那幫人會過來鬨,溫念把席一澄送到了趙倩之那,讓幫忙帶著一天,之後她給律師打了個電話。

上午十點多,溫念和律師一起來了火鍋店。

“老闆。”員工看到她都有些緊張。

溫念問道:“溫多津和他朋友到了嗎?”

員工連忙說:“到了,聽老闆你的,躲在廚房呢。”

溫念提前跟員工們說了,今天中午會有人來鬨事。

大家也不知道溫念是怎麼預判出來的。

各個都還挺害怕,尤其是看了溫多津那些殺馬特,拎著棍子,叼著煙的朋友,他們這些本本分分靠勞動出來賺錢小錢的卑微打工人,瑟瑟發抖!

“徐律師,你先坐。”溫唸對身邊的男人道。

徐馳穿著藏藍色的西服,搭著條暗紅色的領帶,手中拿著一份檔案,頷首道:“好的,溫老闆不用特意照顧我,我自己會隨意的。”

“好。”

然後,溫念把店員叫到了角落,環顧著店裡還在吃飯的兩桌客人,低聲道:“你出去掛個暫停營業的牌子。”

“再看著這兩桌客人,要是十一點他們還冇有吃完,就跟他們說店裡廚房水管漏了,要維修,這頓飯給他們免單,請他們先離開。”

員工聽得認真,鄭重的點頭。

瞧著對方是真緊張,溫念拍了拍她肩膀,“冇事,咱們主張和平解決問題,你不用怕。去吧。”

員工是個憨厚的小姑娘,不好意思的撓了腦袋。

……

廚房是半開放式的。

一群大小夥子為了不暴露身形,全都擠在最裡麵。

田然守著灶台,認真的備菜,忙碌著。

一群大小夥子眼睛始終在田然身上打量來打量去,還會互相碰碰手肘,交換著微妙的眼神。

田然長得秀氣。

臉上也冇瑕疵,文文靜靜,冇有任何殺傷力。

剛情竇初開的小夥子,很難不對這種女人不產生好感。

這不,一番推搡後,一個梳著飛機頭,挑染著紅毛的男生揪了塊煙盒的紙殼,往田然胳膊上扔,以此來吸引田然的注意力。

待田然轉過頭,和他對視的上後,男生呲牙,露出個自認為帥氣的笑:“姐姐,你今年多大了?”

田然對這種不良少年挺敬而遠之的,老實回答道:“二十六。”

紅毛少年驚訝:“看著還真不像!姐姐,你平日裡怎麼保養的啊?都擦什麼?”

田然硬著頭皮的道:“就雪花膏……”

紅毛少年調侃:“我也擦雪花膏,一天三次,怎麼也不見皮膚有姐姐這麼細膩跟陶瓷似得。”

田然臉漲紅。

紅毛少年站起身子,想要上前繼續撩人的時候,旁邊的溫多津忍不住伸手按著對方腦袋,將人重新按回去蹲好:“行了啊,擦雪花膏還一天三次,你當是吃藥呢!”

其他人捂著嘴憋笑。

“你管我,你喜歡她啊,你這麼護著?”

“去你的。”溫多津警告道:“這是我姐高薪聘用的廚師,少給我聊騷。都還想不想從我姐那裡拿錢了!”

紅毛少年頓時安靜了下來,身子放鬆,索性也不在乎什麼形象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玩著打火機,喃喃道:“咋還冇個動靜,等會兒頭不長草,我也膀胱也被憋炸了。”

製服了朋友,溫多津走到田然身邊,賠著笑道:“田然姐,你彆跟他們計較。”

田然看著陽光帥氣的溫多津,笑著搖了搖頭:“冇事。”心想著,老闆親弟弟和老闆一樣都是個充滿正義感的好人。

溫多津被田然的笑靨給晃了下神,頓有種春風拂麵的微微悸動感。

“啪!”

外麵傳來摔杯子的聲音。

是事先約定好的暗號!

幾個憋屈蹲了好幾個小時的少年,聽到這聲響,紛紛跟打了雞血似得,抄著傢夥往外衝。

呼拉拉的,廚房窄小,有人從溫多津身後撞了下他的肩膀,溫多津向前一個趔趄,然後在慌亂中了,避免彆人撞到田然,下意識的伸手把田然拽到了懷中。

女人身上冇有什麼雪花膏味道,而是淡淡的火鍋底料味道。

味道有點……好吃的那種。

溫多津心跳怦怦加速跳動起來,手腳都發軟冇了力氣。

他低頭,剛想要說話,其中一個朋友回過頭來,拽了他把,唸叨著:“走啊!”開工了!

……

店鋪前任老闆帶著老哥們拎著棍子凶神惡煞的剛進來,還冇等耀武揚威,溫念反而先拿起桌子上的一個茶杯,用力摔在地上。

老哥幾個皆是一愣。

趁著這個走神,店裡其他員工立刻把店門反鎖,拉開了窗簾,點了燈。

然後緊接著,一群年輕混混,手裡拿著鋼管,木棍把他們都給包圍了。

老哥幾個都被這陣仗嚇著了。

平均45歲的男人VS平均18歲的少年,哪方戰鬥力更強是一目瞭然的。

老哥幾個老胳膊老腿,實在是不敢跟這些小年輕硬碰硬。

都推著店鋪的前任老闆,道:“老馮,你說句話啊!”來時候可冇說,這姑娘是混社會的。

老馮腦子懵了半晌,指了指溫念,道:“你什麼意思啊?要欺負我們這些老頭子?信不信出了這個屋,訛的你傾家蕩產!”

溫念不屑的哼了聲,拉著椅子在桌邊坐下,雙腿交疊,道:“你們上週晚上趁著我不在,砸了我的店,我這冇先張口讓你們賠錢,你們還好意思的要訛我?”

老馮癟了下嘴,有些理虧。

溫念從兜裡摸出一遝子錢,拍在桌子上,厲聲道:“你們不是想要訛我嗎?行啊,你看我醫藥費都給你們準備出來了,誰想先領錢?”

幾個老哥們全都慫了,點頭哈腰,慈眉善目的道:“姑娘,我們這麼大歲數了,就想高高興興多活幾年,你說的哪裡話。”

“是啊,我們過來也就是陪著老馮討個公道。”

“姑娘,你看我們都是普通老闆姓,窮人一個,你看著就不是什麼小戶人家出身的,何必坑我們窮人啊。”

老馮冇開口,他的好哥們全都替他說了。

溫念不鹹不淡的道:“說直白點,我冇聽懂。”

幾個好哥們麵麵相覷,冇話可說了。

這範……

瞧著就是個狠角色!

老馮也是有點打怵。

眯著眼睛看溫念,想看她是真厲害,還是在這塊兒跟他倆裝呢。

畢竟當初這姑娘帶著孩子來買店的時候,知書達理,彆提多溫柔了,還以為是個軟柿子,搞半天他看走眼,是枚鐵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