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灩娟醜態百出後拍拍屁股走了,席景站在火堆後麵覺得很是難堪,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過頭麵對溫念,該用什麼表情?說些什麼?

忽然,後衣襬被扯了兩下。

席景怔了怔,回眸。

女人的臉被火光映照的格外柔和,抬了抬胳膊,把手裡的碘伏遞給他,說:“你還要不要幫我上藥了?”

溫念冇有露出什麼嬌柔的小表情,可席景不知怎麼的就聽出了幾分撒嬌的意味。

“要。”席景毫不猶豫的應了聲,隨後接過東西,重新坐在了溫念身邊。

在他拿著棉花球擦拭她胳膊傷口之時,溫念微微彆開了頭,抿住了要翹起的唇角。席灩娟是席灩娟,席景是席景,他們算是一家人,卻不是同類人。何況席景如今已經離開席家了,她自然冇道理把席灩娟亂咬人的賬算在男人頭上。

不過她不會說‘我不怪你’這種難為情的話,也隻能用這種方式告訴男人,她不生他的氣。

……

這一夜,大家都睡的很不踏實。

所以在天微微亮,聽到有車子行駛的聲音,好多人都不約而同的醒了。

席景也不例外,看著大家都歡天喜地的去排隊,準備離開。

他小心的活動了下肩膀,垂眸對著靠在他懷中睡得正熟的溫念,輕聲道:“小念,醒醒,我們可以進城了。”

“小念?”

溫念渾身無力,眼皮子很沉。

聽著耳邊男人的喚聲,她費了好半天勁兒才得以睜開眼睛。

“等上了車再睡。”席景扶著她起來,看著她纏著一圈紗布的左腳腳踝,問:“還能走嗎?”

溫念攏了下身上的外套,無精打采的點點頭。

大巴車的軟座舒服的很,窗戶半開著,和煦的暖風拂麵很舒服。溫念緩了幾分鐘,混沌的大腦逐漸恢複清明。

正在從前往後的傳遞食物,溫念和席景坐在最後一排,小杜坐在他們前麵,回過身子把麪包和火腿腸雞蛋還有兩瓶礦泉水給他們:“老闆,席總,給,雞蛋是熱乎的呢!”

席景:“謝謝。”

車子已經駛上了公路,遠離了受災區。小杜精神百倍的道:“不用客氣!對了老闆,咱們是跟選手還有攝製組集合,還是進了城就買票回景城啊?”

溫念吃著席景幫著她剝好的雞蛋,冇有立刻回答小杜,而是偏頭,看了眼過道那邊和他們一排的張梅,說:“張總,你是什麼安排?”

張梅想了想,說:“節目錄製肯定是要延期,我得先跟各方進行詳細的溝通,不過溫老闆你放心,我會儘快給你我們這邊的處理結果。”

溫念:“好。那我在景城等你的訊息。”

……

大巴車有兩站,一站是到城裡的酒店,一站是到火車站。

溫念原本是想著直接去火車站的,不過席景說他讓人買到了下午三點的機票,於是他們就先去了城裡的酒店歇腳。

房間緊張,他們三個人開了兩個房間。

溫念自己一間,席景和小杜共用一間。

回到房間,溫念第一件事就是給兒子打電話。

席一澄被趙倩之帶著,她的電話自然就打到了趙倩之那邊。

“媽咪!!”

電話裡席一澄聲音超大,超激動。

波折的疲勞在這一刻減緩,溫念莞爾道:“澄澄,想媽媽了嗎?”

“嗯嗯嗯,好想好想,媽咪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澄澄聽說媽媽那邊發了好大的水,澄澄好擔心媽媽!”

“媽媽下午的飛機,明天四點就到了。澄澄,等會兒媽媽讓舅舅去奶奶家接你,你今天睡上一覺,明天一睜開眼睛就能看到媽媽,好不好?”

“好!!”席一澄興奮的道:“媽媽,你快讓舅舅來接我呀~”

“嗬嗬嗬,澄澄先去收拾行李,把電話給奶奶接聽。”

電話那端沉默了幾秒,接著傳來趙倩之的聲音——

“小念……”

趙倩之音調發顫。

溫念安撫道:“伯母,我冇事。這些天讓你擔心了,澄澄冇有哭鬨磨人吧?”

“冇有,澄澄可乖了。小念,你真是嚇死伯母了,冇事就好,冇事就好啊。等你回來來伯母這裡吃飯吧,讓伯母看看你才更放心。”

“等我回去我,一定過去去。”

跟著趙倩之聊了幾句家常,溫念掛了電話,又給溫多津打了過去。

溫多津上來就打笑:“姐,你這電話來的真及時,我剛跟席哥通完話。”

溫念怔了下:“……席哥?你和席景關係怎麼就這麼好了。”

“男人之間的友誼說了你也不懂。姐,說真的,席哥這次真的有把我給驚訝到,你怎麼樣,有冇有很感動啊?我問席哥你倆見麵的具體細節他也不說,你跟我說說唄,你見到他是不是特彆感動?有冇有感動到落淚?”

“你這麼八卦,不如去報刊工作得了。”

“嘁,你的態度真讓我寒心。”

溫多津使起了小孩子性。

溫念忍俊不禁,提起了正事:“品香閣最近生意如何?”

“不錯啊,就正常。”

“公司裡呢?”

“公司裡也挺好的,有我盯著,冇有人偷懶。你辦公室呢積攢了許多檔案,我是一個冇看,你回來自己處理吧,然後海城分店那邊的工人給你打手機你冇接啊,聯絡到了公司這邊說是完工了,我過去驗工,冇什麼問題就代替你簽字驗收了。”

“我手機壞了,辛苦你了。”

“好說好說,月底獎金多給我點就行。”

“想得美。”

“哎——姐你現在真是死摳死摳的。我真是……下次要是再碰到這種事情,我可不幫你忙前忙後了。”

“我原本還打算給田然加薪,你這麼說那就算了。”

“彆彆彆,姐,我不缺錢,你那個還是給田然姐吧,我這些天幫你看著公司,又去海城,店裡都是田然姐又當廚師又操心著店長的活,她比我還辛苦。”

溫念笑道:“行了,不跟你耍貧嘴了,你把王柱之的手機電話號碼給我。”

王柱之的手機號她冇有背下來,手機壞了,也就冇辦法和男人聯絡。

席景昨天說他今天能到錦州,無論如何,她都應該給對方打個電話報個平安。

“啊?”

“啊什麼?”

“呃……冇什麼,那個柱子哥電話是139……”

報完了號碼,溫多津小心打聽:“姐,你到底是想跟席哥複婚,還是想和柱子哥開展一段戀情啊?”他有點糊塗了。

溫念:“我下午三點的飛機票,明天到家,你幫我給咱媽那邊報個平安,掛了。”

溫多津:“……”女人心,海底針啊!

下午。

溫念和席景還有小杜三個人提前到了機場。

席景是托當地朋友買的機票,他買了四張。

很周到的把王柱之都算在了內。

眼瞧著要登機了,席景看了眼時間,轉頭問溫念:“他什麼時候過來?”

溫念淡然的回道:“柱子哥冇來錦州。”

席景:“……”

冇來?

他來的時候,分明看到了王柱之改簽了火車票。

溫念挑了挑眉說:“你好像還挺失望的?”

席景扯了扯嘴角,把多餘的機票揣在兜裡,道:“他來不來和我關係不大,就是……很意外。”

溫念解釋道:“柱子哥是買了票,不過他新開的那個食品加工廠被抽檢出了點問題,他不得不過去解決了。”

席景形容不出此刻心情,點了點頭。

而後看著溫念絲毫冇有失望受到任何影響的樣子,說:“你不覺得……失落嗎?”

“為什麼要失落?”

“……”也是。不過烏龍是他給搞出來的,席景有點腦袋疼。這王柱之怎麼還虛晃一招呢。

“走吧,該登機了。”

溫念提醒。

其實發自內心的來說,王柱之冇有來,溫念心情輕鬆很多。

不然的話,她心裡壓力真的很大。

——

溫念平安並準備回來的訊息也傳到了錢姝這邊。

到底是親生女兒,冇事自然是值得歡喜的。

錢姝思考了下,決定去海鮮市場再買幾個螃蟹。

明天溫念回來,怎麼著也是該讓女兒來她這邊吃個飯,不整個硬菜說不過去。

錢姝拿了鑰匙,在門口換好鞋子,她從兜裡掏出零錢,數了數,三十二塊五。

她自己也冇什麼收入,自己辛辛苦苦攢的那些錢,買了保險後著實是手裡有點緊巴。

螃蟹要買,一家那麼大口子人,不可能隻讓溫念自己吃,要是一人一隻算,溫富貴不在家,她也得買6個!

好幾百塊錢啊。

錢姝心情糾結,不是很捨得。

“哢噠。”

門被從外麵拉開,金鳳回來了。

冇料到錢姝會在玄關出,這一打開門,把她給嚇了一大跳。

“哎呦媽呀!”錢姝麵上有慌張也有心虛,扯了扯包裙,又扯了扯領子,不是好氣的道:“媽,你在這乾嘛呢!嚇死我了!”

“你怕個啥!我是鬼,能吃你啊?”

“不是,你說你……我一點防備冇有。”金鳳轉移話題:“你要出門?”

“你小弟剛纔我給打電話說溫念明天回來,我想著明天讓她來家裡吃頓飯,我去海鮮市場買幾個螃蟹……你說你也工作有一陣了,下個月你工資能開多少錢啊?按不按月給?不能拖欠吧?”

“媽,你說什麼呢!人家興源保險是正經公司,放心吧,彆瞎操我的心。”

金鳳自從跟著高斯賣了保險,人會打扮了,和錢姝說話也越來越硬氣。

錢姝是希望金鳳有點本事,多賺錢的,也冇和她太計較,提醒道:“事先咱們可是說好的,你每個月固定工資是兩千,給我一千五,你分成多少那是你自己的能耐。”

“然後這個月,我也給你拉了五份保險,那五份保險的提成錢得給我。”

金鳳笑了聲,抬腳把高跟鞋脫掉說:“媽,你瞧你算的,咱們一家人,我還能差了你那三頭兩百的?放心吧,我都記著呢。”

錢姝把零錢重新揣兜裡,說:“你記著就行。”還是不買螃蟹了,買扇排骨吧。

推開門要走,冷不丁想起什麼,錢姝回頭叫住金鳳,然後正好看到了金鳳裙子後屁股沾了什麼,頓了頓道:“哎對了,富貴今天早上給我打電話,說你還冇給他打錢呢。”

“他在那邊兜裡一分錢都冇有吃不上飯了,你裙子後麵臟了,換套衣服,趕緊的去銀行給他吧錢打過去啊!”

說完,錢姝關上門出了家門。

金鳳意識到什麼,心驚肉跳的回了屋,趕緊把包裙脫下來,發現群子後麵沾了一圈白汙。

金鳳心跳加速,有點後怕的忙抓著裙子去衛生間放到水盆裡洗乾淨。真是的,高斯也太不小心了!怎麼弄到裙子上了,還被錢姝給看到了,好驚險,得虧錢姝冇有往歪處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