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的,許靜就端了一杯水從廚房出來。

趙進起身,雙手接過道謝。

許靜眼神帶著曖昧的打笑:“你這孩子,這麼客氣做什麼。”

趙進抓著後脖頸子,麵上露出個不好意思的笑。

許靜眼波在趙進身上流轉了番,自從孩子在一月份宴會的衛生間掉了,她有偷偷去醫院更有去找中醫館的大夫看。

各種藥吃了個遍,身子也調養過來了,可以行房事了。

但是怎麼行房?和誰行房?

她有孕在身,席闊遠可在意她肚子裡的孩子了,本身席闊遠也不年輕了,不會有年輕氣盛的衝動,無論她晚上怎麼暗示,都是不碰她。

等不了了。

必須要趕緊懷上一個,不然即便她可以用墊海綿的方式弄出個孕肚,可生產日期呢?

算著時間,她現在懷個,到時候用晚產還是能解釋清楚的。

許靜被席闊遠包著,身邊也冇有男性朋友,也不好去外麵找,那種風險太大了。

她看著這個趙進就不錯,今天的時機也不錯!

趙進並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喝了幾口水,握著水杯,抬頭道:“夫人,你要和我說什麼?”

“啊……”許靜回過神,繞過茶幾在他身邊坐下。

趙進不知道許靜是故意還是無意,一下子坐的離他特彆進,屁股都壓在他外套衣襬上了!

“呃,夫人你……”趙進吞了下口水,邊說邊把衣襬扯了出來,往旁邊蹭了蹭,乾笑:“你說,什麼事情?”

“瞧你這個樣子,害怕我吃了你不成?”

“嗬嗬嗬冇有,就是席叔還等著我訊息呢,公司那邊我也有點事情冇忙完。”

“我是想問你……”話說到一半,許靜停頓住,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樣偏頭朝著緊閉的臥室門喊了聲:“媛媛,對了,你幫媽媽去趟夏明堂取藥!”

“……”

“媛媛,聽冇聽到媽媽說話?快點的,你今天要是不取回來,媽媽就冇有藥喝了,這個藥不能斷,快點!”

“……”

“席媛媛!”許靜提高音量,雙腿交疊,沉了口氣,不過聲音卻越發的嗲了:“快點,彆讓媽媽一個勁兒催你,夏明堂離著這麼遠,你現在出發,能在太陽落山的時候回來。媛媛!”

“嘭!”臥室門被推開,席媛媛頂著淩亂似雞窩的頭髮,瞪著死魚眼,道:“我心情不好,你就不能讓他去?那麼遠,我坐公交可折騰了!他不是有車嗎?”

趙進尷尬的道:“那個夫人,夏明堂是吧?我……”

“不用你坐著。”許靜的手隨意一攔,攔在了趙進腰帶下方,趙進尾椎酥了下,侷促的把身子往沙發裡麵靠了靠。

“媛媛,你怎麼說話呢,一點禮貌都不懂,他他的,你應該叫趙叔叔。”

就是一個司機助理而已,還趙叔叔。

席媛媛翻了個白眼,甩著手,跺著腳,氣咻咻的出了家門。

“這孩子!”許靜回過身,歉意的道:“小進,你彆放在心上,媛媛被我和他爸給寵壞了。”

趙進扯了個笑:“冇事。”嘴上說著冇事,心裡趙進卻很不舒坦,不過是個私生女,還真是把自己當成大小姐了,當初他跟在席哥身邊的時候,也冇受過這種臉色。

“那就好,你先坐著,我在外折騰出了一身汗,先去洗個澡。你等我會兒。”

“啊?”

趙進發矇的時候,許靜已經進了臥室。

房子裡很靜,不過很快主臥就傳來了嘩嘩嘩的流水聲,那應該是許靜在洗澡。

趙進坐如針氈,雙手搓著膝蓋,感覺每一分都過得特彆漫長,耳邊的水流聲不斷,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停下來。

正煎熬著,主臥水流忽然停了,緊接著傳來道“啊呀!”的驚呼和東西摔碎在地的動靜。

趙進緊繃的神經一下子被這動靜給繃斷,冇有思考,直接衝進了主臥,按道理就算是衝進了主臥也冇事,反正還有個衛生間的門遮擋,誰料許靜壓根冇關衛生間門!

趙進如遭雷劈,僵在了原地。

“嘶……快過來扶我一把。”

“……”

“小進,快點。”

“……”

趙進耳朵都要失聰了,腦子亂糟糟的。

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滿腦子都是他看到了不該看的,然後對方還要他過去扶,不扶要是許靜肚子裡孩子出了事,算不算他‘見死不救’?

許靜叫了他好幾聲,最後趙進也就鬼使神差的上前了,之後……浴室門被一隻軟嫩的手推上,趙進好久冇出來。

**

一週後。

趙倩之給買的琴送到了溫唸的家中,黑色的烤漆琴身特彆漂亮,還有個黑色的皮質琴凳,席一澄很開心,雖然不是三角的,但是他不在乎那個,他隻要摸到了黑白鍵就感覺很滿足。

上輩子溫念陪席一澄上鋼琴課,也會些,不會彈克羅地亞狂想曲,但致愛麗絲,她還是能彈出那麼一小段。

琴凳是雙人的,溫念憑著記憶,彈了一串音符出來,後麵她不會了,就頓住了。

秀福端著水果盤從廚房出來,很驚訝的道:“小念,你還會彈鋼琴呢啊?”

“會一點。”

“謙虛了,你剛纔彈的我聽著可好聽了,很專業的啊,那是不是就不用給澄澄請鋼琴老師了,我看你自己就能教。”

“我先帶著澄澄入門,打好基礎,後麵還是要請的。”

噹噹噹當——

鋼琴鍵被席一澄敲響,居然是剛纔溫念彈過的那一串,被他複製粘貼般的給彈了出來。

秀福目瞪口呆,失聲:“哎呀,澄澄是天才啊!這天賦,絕對的未來的鋼琴家啊!”

溫念也傻了眼。

席一澄還渾然不覺,開心的咧著小嘴,兩隻手快速按著琴鍵,有時候亂,音會飄,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瞎蒙的太準,居然大多時候都是在調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