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唸白天還在唸叨著褚瀾出手太慢,晚上她躺床上陪席一澄看英文繪本,指著上麵的橘子問席一澄用英文怎麼讀的時候,第六感突然給她來了警示!

“媽媽,”席一澄懵懵懂懂的道:“為什麼要笑,澄澄讀錯了嗎?”

“冇有。”溫念揉了揉他的腦袋,“澄澄讀的對,發音也很標準。”她是笑褚瀾確實如宋洲所說‘手段多得很’啊!

第二天。

溫念約了裝修師傅去分店,讓把樓上的201和202包間牆壁打通,安裝一扇百葉窗和一個暗門。

“老闆,好好地,把兩個包間打通做什麼?”小潘站在外麵,看著包間裡拎著大錘鑿牆的裝修師傅,很是費解。

包間存在的優勢就是私密性好,裝了門窗後也太奇怪了。

尚未發生的事情,溫念不好跟小潘解釋太多,隻道:“從現在起,所有外地來吃飯的客人,都安排在這兩個包間用餐,告訴下麵的店員,千萬記住了,不要馬虎。”

小潘還是不明白其中的奧秘,老闆說什麼,她就應什麼:“好的。”

灰塵太大,石壁碎渣不住的往外迸。

溫念後退兩步,遠離施工場地,把小潘叫到樓梯口。

“昨天來吃飯的客人,有提聖誕禮物和優惠的情況出現嗎?”

“有!”說起這個,小潘很是激動,“十桌有八桌客人吃完結賬後都問電視廣告的事情,和他們解釋後大多數人都能接受,個彆會抱怨上幾句。”

“就是……大家都挺失望的,還問我們店聖誕節的時候,有冇有類似於乞巧節時那種活動,上次乞巧節冇有訂上位子的顧客都有意提前預定。”

乞巧節的活動做的太成功,大家對品香閣擁有著很高的期待值。

褚瀾的品香樓在電視廣告推廣搞的一出聖誕優惠活動,更是直接把顧客的胃口吊了起來,逼的他們,也不得不儘快再搞出個活動。

溫念問:“今天是幾號了?”

小潘說:“十三號了,還有十二天聖誕節。”

十二天……

正常情況,從想策劃案加上實施佈置店內,趕一趕,時間是來得及的。

然而現在跟風搞聖誕節活動,怕更會讓大家把‘品香閣’和‘品香樓’傻傻分不清。

溫唸的手搭在樓梯扶手上,屈指敲了敲:“聖誕並非我們傳統節日,去年店也冇有弄活動,今年也跟去年一樣,等這週日開會針對春節活動做個探討,不能被品香樓牽著鼻子走。”

至於如何讓大家區分清楚,想來想去,還是也得在電視台投放個廣告才行。

要比品香樓的廣告更出彩,更吸引眼球!

小潘認真想了想:“那老闆,我們要不要也搞個電視廣告?”

溫念正在想這個事情,就被小潘問出來。

她頓了頓:“要的,開會的時候,我們對此詳細討論。”

公司裡的流動資金緊張,電視台廣告的投放,在投放平台,時間,內容,成本上都要好好下功夫,不能急於一時。

……

兩個包間的改造冇費太長時間,一天半就全都弄好了。

也是從這開始,小潘細心的發現,每天來店裡吃飯的外地人日益變多,來的人麵孔雖不同,時間上卻有規律可循。

按照溫念說的,她把外地的客人全都安排在了改造後的包間裡。

頭兩三天,小潘會特意的讓店員留神,多注意這些外地客人。連著五六天,這些外地客人都是正常的吃飯就走,冇有任何異常後小潘不由暗暗的想,是不是她想多了?

老闆她其實隻是單純的想改造出個,接待外地客人的包間而已。

漸漸地,小潘放鬆了警惕,冇有把多餘的精力在放在樓上那幾個客人身上,專注籌備策劃起了春節活動。

二十二號下午三點多,小潘趴在收銀台後麵正收修改方案的時候,溫念帶著幾個人過來。

準確說是帶了兩男一女。

他們都戴著眼鏡,男的揹著鼓鼓囊囊的黑色雙肩包,女的揹著的是斜挎包,手裡拿著本子和筆。

三個人身上有很濃的人文,書香氣息。

小潘打量著人,緩緩起身:“老闆,你來了。”

溫念頷首,問道:“樓上的201和202包間有位子嗎?”

小潘回道:“剛纔有一家五口的外地客人過來吃飯,我給安排在了201包間,202包間現在是空著的。”

溫念詳細的詢問:“201的客人都點了什麼?”

小潘低頭翻了翻菜單,遞給了溫念看,說:“客人要了一個鴛鴦鍋,一個粥底火鍋,店裡的熱門配菜和主推的菜品這一桌客人都點了。”

溫念捏著點菜單,說:“現在都有哪幾樣給上了?”

“呃……”小潘犯難的道:“這個具體的得問一下廚師。”

“嗯,你接著忙,我帶著人去後廚看看。”

小潘想著自己要不要陪同的時候,溫念已經領著三個人去了廚房。

一進廚房,跟在溫念身後的兩個男的立刻拉開揹包,從裡麵拿出了攝影設備,開始做記錄。

廚房寬敞明亮整潔,兩個主廚和四個幫廚正在忙。

事先冇有打招呼,看到溫念和像是過來采訪的人,大家皆一怔,顯得有點拘束,不知道是看鏡頭還是繼續忙活手中工作好。

溫念走到其中一個主廚的身邊,把點菜單遞過去,詢問道:“201包間的菜,現在上幾個了?”

主廚手在圍裙上擦了擦,過了一眼點菜單,說:“鍋底剛上端上去,酸梅湯,龍鬚酥上了,其他的全都在這裡備著呢。等三分鐘我這小酥肉出鍋,樓上的鍋底也就開了,跟著其他菜一起端上去。”

“嗯好。”溫念笑了笑,給介紹道:“這三位是雜誌社的工作人員,過來取材,給我們火鍋店做專訪的,你們忙,我帶著他們四處參觀參觀。”

一聽是采訪的,主廚和幫廚都打起了精神,秀刀工的秀刀工,秀顛勺的秀顛勺。

溫念忍俊不禁,回頭示意了下配菜,說:“我們用的食材都是當天進貨,最新鮮的,這裡有手套,你們戴上後可以隨便檢查。包括冰櫃裡的肉,也可以隨便翻看。”

第六感給她提醒——

褚瀾會雇傭一家五口過來吃她的火鍋店吃出問題,同時請海城那邊的當地記者以‘探店’她這個跟品香樓名字相似的火鍋店為由來吃飯,正好碰到飯桌上發熱噁心的一家五口。

接著,她火鍋店就會出現在海城的新聞報紙頁麵上,如此一來,她品香閣反倒成了盜版。

彆人波臟水容易,後期她的火鍋店再怎麼洗白,這個汙點,也免不了被廣大民眾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