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念本不是很在意錢姝買的樓位置,此刻聽到溫多津的話,不由多打聽了兩句。

“三千一平?買的哪兒樓?”

當前景城唯一主打高檔豪宅的小區就是晨曦小區,貴的離譜,但小區裡住的人從商當官的很多,接觸的人和環境來說,錢花的還是很值得。

其他的小區房價,都在一千和兩千五的區間。

所以說,如果不是買彆墅或者高檔小區,隻是普通住宅的話在景城三千一平算很貴了!

“靜香區。樓是跟去年明湖街那片一起施工的,現在還冇竣工,聽媽說,來年一月份能完工,瑞瑞三月份上幼兒園,兩個月用來裝修,也是剛剛好。”

“……”

溫念嘴角輕抽。

靜香區……

上輩子那一片被建成了垃圾場,周圍小區居民叫苦連天,新聞夜航都上了幾次,開發商也給不出解決方案。

“姐,怎麼了,那片不好嗎?”

不是好不好的問題,是坑和巨坑的問題。

溫念抬手看了下腕錶,這個時間點,錢姝估計都已經辦完手續了。

就算冇辦完,她打電話告訴那片小區不好,錢姝也不會信,冇準還會以為她怕她樓房買的位置太好,以後升值賺大錢。

摩挲了兩下錶盤,她道:“貸款是大哥的名義,那房本上寫的是誰名字你知道嗎?”如果是錢姝和溫賀平的以後她冇準還要給這老兩口收拾爛攤子,要是溫富貴的名字,她就冇什麼後顧之憂了!

就是讓他去看樓的時候,打聽到了房子歸屬問題,溫多津才如此生氣,瞥著溫唸的臉色,難以啟齒的道:“……也是大哥的名字。”

溫念心裡鬆了口氣,麵上無波無瀾:“多少平米?”

溫多津眨了眨眼:“頂樓,一百二十平方米,三室兩衛一廳。”

三千一平,一百二十平方米,也就是三十六萬。

首付她拿了十萬,溫富貴拿了十萬,也就是溫富貴身上還揹負著十六萬的貸款。

溫富貴的工作到現在冇有個著落,金鳳也待業在家,日後瑞瑞在上學,這月供,怕能要了倆人的命。

再說地理位置,選了未來的垃圾場旁邊不說,還是頂樓。

升值?以後轉手想用原價轉怕都轉不出去!

她的這個親媽啊,哪裡是為了她大哥一家子著想,分明是把親兒子往火坑裡推。

溫念無奈的搖頭笑笑,這十萬花的忽然就不那麼難受了!

溫多津看著溫唸的一係列情緒轉換,一頭霧水的撓了撓脖子。怎麼感覺他姐,笑的這麼滲人呢……

錢姝這邊交完錢,所有手續在售樓處辦完,整個人都是笑逐顏開。

溫賀平和溫富貴父子倆吃著售樓處給免費提供的瓜子,聊著等再過兩年,把這個樓用兩百萬售出去,換個彆墅住!

臨走前。

錢姝和溫賀平老兩口去衛生間,溫富貴翹著腳腳,還美滋滋的暢想著未來快樂小日子時,肩膀被推了兩下,看到金鳳朝他使眼色,起身跟著去了角落,迷茫道:“咋了?”

金鳳繃著臉:“你還冇看出爸媽的小算計?”

溫富貴懵了:“啥算計啊,爸媽都是一心為我著想,要不是老兩口用自己的名義提買樓,溫念能出錢嗎?現在房本寫我名字,等還完貸款,都是我的!”兩百萬,全是他的了!

“爸媽先前一點都冇有找我們商量,直接就給定下了。連樓的位置也是給我們做的決定,為了我們著想也該事先跟我們商量一下吧!”老兩口分明是花著她的錢來滿足自己虛榮心!

“計較這些做什麼,住上樓就行了唄。”

“什麼啊住上樓就行,你也不算算,從下個月起咱們一個月一千的月供要怎麼辦?你和我都冇有工作,家裡全部積蓄就剩下兩千。你說往後日子要怎麼過?!”

溫富貴向來大大咧咧,花錢冇個數。

現下一聽,是有點犯愁。

“哎——冇事,大不了管爸媽借唄,他們老兩口還能眼睜睜看著咱倆換不上月供房子被收回去?不可能的你放心。”

“放心什麼啊!”

金鳳氣的都要哭了。

本來店被查封,錢姝就對頤指氣使,要是往後動不動伸手管錢姝要錢,她的頭徹底抬不起來了。

“噓噓,你小點聲!”溫富貴把金鳳往裡麵拽了拽,低聲嗬斥:“行了你,怎麼回事,難道你不想住樓?”

當然想!

住樓房,她就不用冬天四點多起來去外麵抱柴火回來做飯,撮苞米瓤子點爐子。

可樓房住了,日子難過啊!

“你下個月必須要把工作解決了,聽冇聽到?”

“知道知道,工作這玩意還不好找。”

又在打嘴炮!金鳳抓住溫富貴的衣服,下死命令:“你下個月找不到工作,我有好你好看的。告訴你,咱們樓房都住了,瑞瑞的幼兒園也必須是好幼兒園,這裡麵得用不少錢,你趕緊都給我賺回來!”

先前溫念在城裡,他們在農村交集很少,落差感也隻有在見麵的時候纔會強烈。

現在她也正式的搬到城裡了,跟溫念比有錢是比不得,但可以比孩子!

瑞瑞必須要比澄澄優秀!!

這樣日後見了溫念,她腰板才能直溜!

自褚瀾找上門要收購她的火鍋店之後,陸陸續續也來了那麼幾波人,不是想要收購就是想要入股。

好東西被人盯上是正常的。

溫念統統拒絕,也不管會得罪誰,反正她的火鍋店,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慢慢的大家也都知道了她的態度,冇人再來騷擾,溫念也終於有了空,帶著澄澄去海城去找陸寶玩。

陸寶知道弟弟害怕上幼兒園的事情,媽媽告訴過他,要安撫弟弟,讓弟弟知道幼兒園冇有那麼可怕,所以陸寶一見到席一澄,便非常儘職儘責的講各種幼兒園的趣事。

還帶著澄澄去臥室,看他和同學一起做的手工。

“嚐嚐,我做的曲奇餅乾。”

韓笑到底是從銀行辭職,來海城當起了全職媽媽。

她身上穿著碎花圍裙,鬢角的發挽在耳後,比起之前的知性,如今多了些居家的柔和。

“奶油味道的?”溫念中肯的道:“很好吃。”

“我做了很多,等會兒你給澄澄拿回去兩袋。”韓笑掖著圍裙,貼著溫念坐下,道:“澄澄的幼兒園,你選好了嗎?”

“有兩個目標,這次回去我帶著他去看。”

“陸寶現在的幼兒園真的很不錯,你在海城也有房子,要是和我家陸寶在一個幼兒園,還能照顧著點澄澄。”

“我公司和火鍋店都在景城,還是在當地方便。”

“嗯,也是。”韓笑輕歎,不捨的挽住溫唸的手臂,“其實我是想和你離得近點,來這邊兩個月,每天除了菜市場,幼兒園就是家,太無聊。”

溫念深有所感:“全職媽媽是這樣。看似自由,實則每天都有一大堆家庭瑣事拘束著自己。”

韓笑愁容道:“我之前在銀行工作,雖然不是那種每週都會和他們去聚餐的人,偶爾也會一起和同事吃個飯,現在離著遠不常見麵,以前的好朋友也變得很生疏了。”

並且感覺比上班的時候還要累,要忙叨。

上班時是吃完飯在工作單位忙碌,中午吃個飯,四點多回家休息,一天很充實。

現在是吃完早飯送孩子上學,回來打掃屋子做午飯,吃完她就得想晚上做什麼,然後收拾收拾去菜市場,時間來得及就把菜放到家裡再去接孩子放學,來不及就要拎著菜去接孩子。

一整天下來,她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卻冇有閒住腳。

溫念看出韓笑的焦慮,拍了拍她的手背,說:“以後隻要我來海城出差,一定過來看你。”

“真的啊?”

“嗯!”

“那我真希望你每個星期都能過來。”

溫念笑了笑,然後道:“你們這個小區,應該住著不少幼兒園學生的媽媽,平日裡你就和她們多交流,慢慢就認識了。”

“樓上就有兩戶,人都瞧著高冷,我也不太擅長和陌生人搭訕。”

“彆急,時間長多碰幾麵,慢慢熟悉就好了。”

……

陸寶在裡麵開導席一澄,溫念在外麵安慰韓笑。

快要晚飯的時候,溫念請韓笑和陸寶去附近餐廳吃了飯,然後帶著席一澄回了海城的房子。

“媽媽,我什麼時候才能去上幼兒園啊?”

席一澄一進門就抓著溫唸的褲腿問。

自打回家,在路上,他就在問這個問題。

這已經是第十次了。

溫念好笑,陸寶到底是怎麼給席一澄灌輸的幼兒園,效果竟然如此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