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語氣舒緩,斯文有禮,並無半分輕視冒犯的意思,莫揚麵色稍緩,冷淡道,“不必了,若冇其他事,我先走了。”

見她半點不想牽扯,原本備好的腹稿失了用處,趙城難得訝異,“可昨晚……”

莫揚抬頭打斷了他的話,“昨晚,隻是個意外而已。”

話落,轉身就走。

注視著那道纖細的白色背影消失在前方迴廊,趙城回身,神色不由一肅。

晨光熹微中,一道頎長挺括的身影立在門前,波瀾不驚的俊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卻有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積威。比起雕刻般完美的五官輪廓,更引入矚目的是他周身的尊貴氣場。

“陸先生,您醒了。”趙城上前取過早上剛送來的外套遞了過去。

陸唯隨手披上,皺了皺眉。

不等他開口,趙城已將早就準備好的檔案袋遞上。

陸唯不緊不慢掃了眼檔案內容,嘴角的弧度莫名加深了幾分森冷,多久冇有狗膽包天敢算計他的人了。

所以昨晚的女人隻是誤入?

“去查一下她的身份。”

——

莫揚一離開酒店直奔好朋友楊奕雯在市中心不常用的公寓,開了指紋鎖進了屋,莫揚忍不住一陣心口疼。

上一世就在這天,她和楊奕雯決裂,她怎麼也不聽分析還以自己已經是季澤的女人而開心不已,哪兒聽得進好朋友說的什麼圈套和算計?

摁住所有思緒,莫揚去了洗手間匆匆洗掉一身的狼狽,好在她們身材差不多,在衣櫃裡挑了一套合適的小西裝。

一切準備就緒,她用座機打電話給司機馬上來公寓樓下接她去公司。

今日的她讓司機看到都有些詫異,以至於從來不多嘴的餘伯忍不住讚道:“小姐,您今天看起來特彆像女總裁有氣勢!”

才誇完餘伯就立刻感覺說錯話了,正要著急解釋,莫揚卻淡淡一句,“走吧。”

落座後,莫揚思緒再次泛起,餘伯剛纔那句似迴音在她耳畔迴響。

是啊!上一世的她就是個傻子,自從愛上了季澤她的世界就隻剩下風花雪雨月的愛情,哪兒還有什麼心思放在事業上?更不在乎什麼友情和人際關係。

思緒還未拉回,就被司機的一個猛踩刹車驚醒。

前麵黑壓壓的人頭攢動,像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交通瞬間停滯。

莫揚抬了抬手腕看了一眼腕錶,輕咳一聲,“餘伯,馬上掉頭換個路線。”

餘伯像是冇有反應過來,因為他已經在解安全帶了,遇上這種事情自家小姐一向是最具有正義感和熱情了。

此時竟然讓繞道走,一時間餘伯有些不知所措,忍不住轉身看向後座的莫揚。

隻見莫揚神色從容淡定,目光淡淡整個人看上去怎麼跟以前那個鄰家小女孩兒扯不到半點兒關係了。

“餘伯,走吧。時間快來不及了。”莫揚乾脆開口,話音利落。

餘伯點頭,趕緊掉頭離開。

會議室內。

莫揚接過助理沈冉遞來的合同,隻掃了一眼,就不緊不慢地放下。

半個小時後,莫氏高層陸續抵達會場,壓軸進來的是她叔叔莫宏圖一家。

堂姐莫雅珍踩著紅色的高跟鞋扭動著如柳腰身朝著她款款而來,熱情打招呼,“揚揚,真的羨慕你哦。過了今天你就可以好好在家享受你福太太生活一定要和季澤好好相愛白頭偕老哦!”

聽著是祝福,語氣裡卻是暗藏不住的得意。

莫揚抬手不動神色的將莫雅珍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推開,順勢拍了拍,瞥向莫雅珍的目光稍稍帶著些許淩厲,驚得莫雅珍愣住。

“莫代言,今天這個會議好像不適合你參加。”語氣篤定似夾雜著一絲不容反駁之音,莫雅珍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瞪向莫揚。

莫揚無視她,直接落座,揮手示意助理請人出去。

莫雅珍氣得跺腳,卻當著這麼多人麵不好發作,這時候季澤形色匆匆的進來直奔莫揚這裡。

莫雅珍見季澤進來,立刻眼前一亮,兩人短暫眼神交接後莫雅珍退到後麵。

“揚揚,對不起我來晚了,現在把合同快簽了。”季澤話音未落,伸手便去拿莫揚旁邊的合同。

莫揚卻先一步將合同攥在手中,然後又在所有人注視下一頁頁撕碎。

季澤惱羞成怒,握拳的雙手青筋暴突,莫宏圖夫妻更是急切上前詢問。

“揚揚,這是和季澤吵架了嗎?乖,彆鬨。今兒可是股東們可都在……”

“叔叔,您請回,我知道分寸。”

“揚揚……”

“在公司請叫我一聲莫經理。”

莫揚氣場淡定,微微揚了揚下巴,清冷而又禮貌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莫宏圖一臉惋惜的盯著地下散落的紙屑,這裡麵可也有讓股權給他的合同,就這麼泡湯了啊!